庶妹语噎,仍旧不死心地道,“小妹只想给生母求一个名分,并无他意。父亲离家多年,从未流连后院,她心中苦闷,仅有小妹做心中寄托。如今小妹即将嫁入皇家,嫁作他人妇,以后再无机会无法侍奉母亲膝下。羲哥儿,你我为人子女,也该明白这份担忧……”

    庶妹说得十分真诚,双目隐隐饱含泪光,瞧着令人心生动容,直播间的观众也心软了。

    【偷渡非酋】:挺孝顺的一个小姑娘,感觉她帮自己地位低下的母亲求一个名分也正常。

    【面馆大厨】:哎,瞧着可怜兮兮的。

    【老司机联萌】:可怜个锤子。主播可是原配所生,这个庶妹和主播可不是一母所生。用现代的话来说,你会因为同父异母的妹妹可怜,想要帮助小三获得正经名分?这不逗呢么!

    【上厕所用手指】:问题是古代和现代不一样,人家古代三妻四妾合法好么,又不是小三。

    【音乐家诸葛琴魔】:是一夫一妻多妾合法,不是三妻四妾。另外,我追了直播间好几年了,庶妹的生母根本连个妾都算不上,有什么脸来求名分?说是孝顺,其实威胁成分更多。

    姜芃姬蹙眉瞧了一眼直播间的弹幕,发了一条弹幕,平息了这次论战。

    【主播V】:庶妹不是亲生的,而是抱养的。她不知道,但她名义上的生母肯定知道,自然不可能撺掇她来要名分,这只能是她自己的主意。若真的孝顺,大可以嫁人之后书信给父亲诉苦,如今人还没嫁呢,跑来跟我说这事情。名为孝顺,实则威胁,她的心思哪里纯了?

    她是柳佘名义上唯一的嫡子,但她如今十五岁,搁在远古时代算是可以成家立业的男子。

    哪里有成年儿子去插手父亲后院小妾名分的?

    姜芃姬冷冷瞧着对方,问道,“首先,你只有一个母亲,便是父亲正室。其次,母亲帮父亲打理后院多年,可有亏待谁了?你这话若是传出去,是想陷母亲不义,说她苛责阴毒?”

    庶妹脸色煞白,顿时不敢再言。

    姜芃姬从桌案上抽出一本册子丢给她,说道,“这是母亲为你准备的嫁妆单子,只多不少,你也不用在这里跟我耍小心眼。你可以去看看别家庶女,谁出嫁了能有这般丰厚的嫁妆?嫁给四皇子,乃是父亲为你谋划的绝好婚事,母亲怕你自卑多思,开了库房为你备嫁……”

    庶妹的脸好似刷了好几层石灰水,惨白惨白的,眼中带着被人戳穿心思的惊恐。

    姜芃姬眯了眯眼,语气十分不客气,“你也别以为府中短缺你什么,母亲更不欠你以及你生母分毫。你是要嫁入皇家,平步青云了,但这又如何?你说为人子女该明白你的孝心,但你也要为人妇了,该不该体谅一个正室的心情?一个小小庶女嫁了高门,拨出去大批的嫁妆给她备嫁,还要提拔一个眼中钉膈应自己,你让母亲的脸面何存?”

    庶妹捡起自己的嫁妆单子,不看后面罗列的内容,光是前面的东西就足够晃了她的眼。

    正如姜芃姬猜测的那样,庶妹这次过来的确是存了自己的小心思。

    提醒柳佘父子别忘了她是要加入皇家的,她代表着柳府的颜面,嫁妆单子不能薄了,若是不满足这点,也该给她一个好的名声,就算不能将她记入嫡母名下,也给生母贵妾名分。

    姜芃姬悠悠地道,“都是要嫁人的大姑娘了,父亲后院的事情你少掺和?!?br />
    语毕,那个庶妹怀揣着又喜又惧的心思,随便找了个借口回自己院子。

    瞧着庶妹离开的背影,姜芃姬挑眉,然后将这件事情丢到脑后。

    另一处,徐轲的婶母开心地选着良辰吉日,裁缝正给徐轲量身材。

    “婶母,时间选早一些,最好半个月内办下来?!毙扉鸬?。

    婶母狐疑,“半个月……这也太急了,多亏待人家寻梅?!?br />
    三书六礼一整套下来,耗费的时间可不短,若是半个月就预备着成婚,难免要精简一些。

    徐轲无奈道,“若是这半月不成婚,以后也不知有没有机会了?!?br />
    “这怎么说?”婶母不解,旋即想到什么,“难不成寻梅不愿意……还是你想变卦?”

    “不是?!毙扉鹋∽琶纪?,安抚自家婶母,“实在是如今局势不饶人,郎君心有大志,轲自然也要跟随左右。此次,郎君送主家二娘去上京完婚,恐怕会有其他变数……若是运气差一些,接下来几年没什么安宁日子,恐怕要拖着寻梅……所以,轲想着,还是先完婚吧?!?br />
    婶母不知道变数是什么变数,但也知道徐轲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顿时为难了。

    徐轲低声道,“等婚后,轲会好好补偿她的?!?br />
    婶母冷下脸,心里也明白,依照徐轲和寻梅两人的年纪,的确不能再拖。

    良久,她道,“算了,咱们普通百姓,办个喜事只图热闹和喜庆,那些虚礼省了就省了??戳丝词奔?,正好十一天后就有个好日子。若是寻梅那个丫头答应,就这么定下来好了。只是,你以后可要好好补偿她,要是亏待了,婶母第一个饶不了你!”

    徐轲点点头,“婶母放心,轲知道?!?br />
    虽说婚事有些赶,但并不混乱。

    晒嫁妆当天,姜芃姬给寻梅置备的丰厚嫁妆让周遭邻里看红了眼睛。

    左邻右舍哪个不说徐轲走了大运,竟然能娶到这么好的美娇娘?

    姜芃姬甚至以徐轲婚礼开了一次半互动直播模式,详细给直播观众讲解了这个时代的结婚流程,当天送“礼钱”的直播观众格外的多,打赏信息几乎把后台淹没。

    新婚后三天,姜芃姬也识趣地没有打搅两人,让他们继续腻着。

    只是时间飞快,梳着妇人装束的寻梅已经为新婚丈夫准备远行的行礼。

    两人坐在榻上,一时间相顾无言。

    也没哪对新婚夫妇像他们一样,成婚没几天就要暂时分开。

    想了想,寻梅道,“出门在外,注意安全,家中诸事,妾身会照顾妥当?!?br />
    徐轲点头,双手握着她的双手,愧疚道,“委屈你了?!?br />
    “挺好的,这毕竟是妾身自己的选择。只怕夫君日后……发现妾身并非表里如一,嫌弃妾身?!毖懊反桨牯舛?,眼神带着犹豫,良久之后,竟然主动抱着徐轲的腰,“……另、另外……”

    “嗯?”

    “千万、千万别让郎君与踏雪单独相处……”

    徐轲懵逼。

    “防着踏雪,她有异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