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住她?

    在她成为真正的“祸国妖姬”,天下人都恨不得将她啖血食肉的时候?

    慧珺呐呐不言,水光潋滟的眸子闪动着复杂的情绪。

    对于这般美好的承诺,慧珺不愿意相信的,但她的心却在瞬间背叛了她的理智。

    姜芃姬又补充了句,“我说了,这是一场很公平的交易。我在你身上投资,耗费精力,让你享尽荣华富贵,平步青云,你帮我达成目的。事成之后,我自然也有责任保你安然无恙?!?br />
    因为姜芃姬酥炸天的承诺,直播间的弹幕直接换了一种风格。

    之前都在舔慧珺的盛世美颜,如今都在给姜芃姬喊666。

    【醉斩白蛇羹】:苏苏苏苏酥炸天,主播你的后宫还缺人不,上过大学会写代码那种?

    【我爱大神云芨】:主播真心是6翻了,胸襟广阔,感觉隔着屏幕都要被她征服。

    【岁月在指尖流逝】:#掩面,我也是这么觉得。主播明明没有撩,但总觉得自己被撩到了。

    【玲珑密保锁】:虽然我觉得主播只是一本正经履行交易合同的内容,但真的好苏啊。

    【多啦爱梦】:哎,古往今来,用女人霍乱朝纲,达到目的之后再过河拆桥的人比比皆是,他们都该跟主播学学。想想那些家伙把锅甩给红颜祸水的难看吃相,我还是选择主播。

    银货两讫,公平交易,保证双方利益,遵守合同内容,感觉画风如此清新。

    当然,十五万直播观众,总有人看姜芃姬不顺眼。

    【我欲成仙】:#抠鼻,没有落到实处的承诺也只是屁话,谁知道她以后怎么过河拆桥。

    【一双筷子】:什么苏炸天,感觉尴尬癌都要发作了,我只觉得恶心做作,傻子才会相信。

    【三只松鼠零食】:楼上几个,你们做不到,不意味着主播也做不到。一句话奉还给你们,主播说的话是承诺,可你们的恶意揣测就是真实了?脸大如盆!我是不知道主播苏不苏,但我知道她很有担当和胸襟。也是,一个敢剑指帝位的人,难道连一个女人都?;げ涣??

    慧珺不知道有观众看直播,也不知道他们的评论,她更不是傻子,但她依旧选择了相信。

    “您都这么说了,那么奴便在上阳宫等候郎君大驾亲临?!?br />
    在此之前,她要好好地活着,活得比谁都要肆意潇洒。

    “好?!?br />
    姜芃姬仔细瞧了瞧慧珺的容貌。

    那些卡牌并非瞬间生效,这中间有一段时间的缓冲,在使用者原有容貌的基础上渐渐改变,最先生效的是气质类卡牌以及局部微调卡牌,如今的慧珺已经具备举手投足都惑人的神秘气息,她的眸子也带着吸人般的深邃和诱惑,若是没有防备,很容易被她吸引目光。

    “你暂时先以帷幕遮掩容貌,等庶妹与巫马君成了好事,你再寻机会,伺机而动?!?br />
    慧珺点头,“奴谨记在心?!?br />
    只要牢牢勾住巫马君,博得他的宠爱,慧珺不信自己找不到接近皇帝的机会。

    姜芃姬想到某个细节,对慧珺提了提,免得她日后犯了忌讳反而被害。

    “你的容貌与皇帝心中白月光极为相似,好好利用这点,这也许能成为你的利器,若是能将那位白月光取而代之,再好不过?!苯M姬冷冷一笑,对着慧珺道,“当然,你不用刻意模仿那位的言行举止,毕竟替代品永远也不可能替代正品。你唯有做另一个白月光,心尖宠,才能渐渐消磨掉前任留在皇帝心中的一切。具体如何做,你如此聪慧,自己拿捏就好?!?br />
    “白月光?”

    慧珺不解,不懂这个词是何意思。

    “心上人,求而不得的心上人?;蛘咚?,已经得到了,却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割弃?!?br />
    慧珺惊讶地睁大眸子。

    在老百姓心中,皇帝便是天地之间最无所不能的人,这世上竟然也有皇帝求而不得之人?

    “对了,等你入宫之后,记得暗中查查‘王氏’,已故王贵妃,她是四皇子巫马君的生母?!?br />
    慧珺将这些默默记在心上。

    她偏着脑袋,眼中带着疑惑,“不知皇帝心中的‘白月光’是何等脾性?”

    姜芃姬想了想,道,“大概属于那种离开男人就无法呼吸的柔弱女子吧?!?br />
    “奴明白了?!?br />
    既然那位白月光是柔情似水的仙女儿,那她便走奔放泼辣路线,当媚惑入骨的妖姬。

    暂时处理好慧珺的事情,她翻了翻自己的小金库,挑出不少好东西给寻梅做嫁妆。

    正在罗列单子,屋外的踏雪微微推开门,躬身道,“郎君,二娘子求见?!?br />
    二娘子?那个庶妹?

    姜芃姬拧着眉心,她翻遍了柳羲的记忆,只能找到一个模糊的幼小身影。

    虽然同住一座宅子,但柳羲与这位庶妹的接触几乎为零,姜芃姬来到这里之后,也没见过她,后来又去琅琊求学,根本没见过传说中的柳府二娘子。

    “让她进来吧?!?br />
    姜芃姬收拾了一下桌案,不多时,屏风后传来轻飘飘的脚步声以及衣裳摩挲的声响。

    瞧见这位庶妹脸蛋的时候,她倏地笑了。

    她算是彻底明白柳佘打什么主意了,为何一定要将这位庶妹嫁给巫马君。

    “坐吧,一家人不用拘束?!?br />
    姜芃姬随口道,那位二娘子则依言坐下,望着姜芃姬长久不开口,眼神怯怯的,好似被欺负了一般,两人就这么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有率先开口打破沉默的意思。

    最后,还是这位庶妹忍不住了。

    她紧张地绞着帕子,暗咬下唇,“羲哥儿,小妹今天来……有事相求?!?br />
    “什么事情?”

    “小妹即将嫁入皇家为妇,但生母依旧没有名分……”

    姜芃姬打断她的话,道,“然后呢?”

    “羲哥儿能否与父亲书信一封?小妹这身份在府中颇为尴尬……若是嫁入规矩森严的皇家,有人用生母的事情戳小妹肺管子,父亲与羲哥儿也颜面无存不是么?”

    姜芃姬眯了眯眼睛,瞧着这位庶妹。

    这番话是真是假,有几分真情有几分假意,根本瞒不过姜芃姬的眼睛。

    “你能嫁入皇家,全赖父亲的身份,与你生母有何干系?她在府中有无名分,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