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慧珺的脸蛋快速涨红,眉心蹙起,好似忍耐着巨大的痛楚。

    她双手抓着姜芃姬的衣袖,整个身子好似虾一般蜷缩起来,肌肤盖了一层薄汗,瞧着十分的无助可怜,令人不禁心生怜惜……姜芃姬眼睛眨了眨,还没来得及动摇的心神又稳了回去。

    系统道,“宿主,你这是自掘坟墓。你见过她最狼狈的时候,就不怕她一朝得势对你不利?”

    “你要知道,这世上有些人值得被信任,有些人则没有资格?!苯M姬勾了勾唇,笃定地道,“很明显,慧珺有这个资格被我信任。我信任的人,不会再去怀疑,除非她背叛了我?!?br />
    想要阴到姜芃姬,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会说出这种天真的话,只能证明你对人心还不够了解?!毕低忱淅涞匦鹗龅?,“人性很复杂,眼前这位显然不是什么高风亮节的人物。宿主的确将她从人生低谷拉了出来,她也的确会对你感激涕零,恨不得以身相许,可一旦走到高处,这段经历将会是她亟待磨灭的黑历史?!?br />
    姜芃姬嘲讽地笑了笑,“你一个系统,教导我人性为何物?”

    系统被这话狠狠噎了一下。

    若是它有表情,如今的脸色铁定已经青黑如墨,沉得能滴出水了。

    过了一会儿,系统阴阳怪气地开口。

    “其实,宿主你刚才不应该满足她的要求,她已经知道你的性别了?!?br />
    姜芃姬却说,“为何?”

    系统道,“根据系统数据分析,这个女人爱慕你,崇拜你。如果宿主没有主动揭穿性别,她还会沉浸下去。大量事实证明,心中感情有归宿的女人远比了无牵挂的女人更加好控制,她若是真正爱上你,她会无偿替你卖命。宿主却自毁长城,也不怕她就此黑化,趁机捅你?!?br />
    这下,姜芃姬笑了。

    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够无耻了,却不想系统真正的面目会如此可憎。

    “我想你似乎误会了?!苯M姬摇了摇手指,一脸认真地道,“首先,我与慧珺之间属于公平交易。我给她荣华富贵,帮她铺平青云之路,她替我做事,帮我达成目的,再公平不过。如果以虚假的感情欺骗、牵制她,这属于感情诈骗。在我看来,这是人渣才会选择的手段?!?br />
    系统说慧珺对她有爱慕之情,姜芃姬刚才也看出来了。

    正因为如此,她才答应慧珺的请求,以此断了对方的念想。

    若是不知情还好,明知道慧珺对自己有意,还故作不知,让对方带着误会当柳府庶妹的陪嫁娘子,按照计划走“祸国妖姬”的路线,这不是人渣是什么?

    姜芃姬这人的确没什么三观,但这种欺凌弱者感情的事情,她做不出来。

    反而言之,提出这种建议的系统……

    呵呵,思想境界和手段也就这么点儿。

    不足为惧。

    慧珺沉沉睡了一晚,几乎是无梦到天明。

    有记忆以来,她都不知道自己原来能睡得这么安稳,这么放松。

    迷蒙起身,身上盖着的陌生被子顺着她的动作滑下,令她不由得一怔。

    环顾一圈,她发现周遭的摆设十分干净利落,空气中还飘散着淡淡的熏香。

    这根本不像是女子的闺房。

    “姑娘可是醒了?”

    屋外传来陌生的女声,慧珺抿了抿唇,谨慎道,“嗯?!?br />
    她已经猜出这间屋子是谁的了。

    踏雪推开门,身后跟着几名侍女,几人端着铜盆巾帕等物,沉默地服侍慧珺洗漱。

    “姑娘可真好看?!?br />
    一名侍女看得呆了,不由得喃喃一声,眼中带着些许痴迷。

    慧珺拧了眉头,心下疑惑。

    她知道自己生得好看,但也不至于让柳府的下人也这般失神吧?

    瞧着镜中的女子,慧珺眼底添了几分迟疑。

    脸还是那张脸,五官还是那个五官,但莫名就是比昨日多了些什么,令她更具惑人的魅力。

    洗漱干净,慧珺内心暗暗忖度,有些忐忑。

    “昨日,奴冒犯郎君了,还请恕罪?!?br />
    当慧珺出现在直播间画面之中的时候,姜芃姬仿佛听到了无数的狼嚎。

    她笑了笑,不受那股魅惑气质的吸引,眼神依旧清明。

    “你又无罪,何须恕罪?要不要坐下与我一道用餐?”

    “郎君盛邀,奴便大胆应下了?!?br />
    古代早餐花样稀少,哪怕是士族,顶多吃得精细一些,不过直播间的观众表示,哪怕看了几年,依旧百看不厌,更别说今天还有一位古典大美人,秀色可餐,瞧着能多吃好几个肉包。

    两人无声地吃完早膳,姜芃姬把其他下人挥退。

    “你可知道以后该怎么做?”

    慧珺想了想,道,“帮二娘子固宠,争取四皇子殿下的宠爱?”

    毕竟是陪嫁娘子,除了这点儿作用,她还真不知道能做什么。

    不过,若只有这样,根本解释不通柳府在她身上投入的精力。

    “不,事实上这和我家庶妹没有丝毫干系?!苯M姬平淡地开口。

    没有丝毫干系?

    慧珺闻言,心中一动,隐约明白什么。

    她是不知道皇储之争,也不知道哪个皇子未来更有可能荣登皇位,但既然是做“祸国妖姬”,自然是伴随君王身侧,吸引对方全部的目光,让对方为自己着迷、沉沦,甚至枉顾国法。

    柳府给她安排陪嫁娘子的身份,应该不是为了在四皇子身上投资。

    “奴听说,当今圣上龙体康健……”她试探着询问。

    龙体康健,这意味着皇帝还有好多年能活,轮不到几个皇子觊觎皇位。

    若是猜测正确,这是要她勾了四皇子,然后踩着巫马君去君王身边?

    慧珺眼神闪动,表情微变,姜芃姬便知道对方已经猜到真相,缓缓点了点头。

    “奴明白了?!?br />
    她深吸一口气,露出壮士断腕一般表情。

    “二皇子正妃,乃是北疆公主,名为安伊娜。这个女人年纪与你相仿,但心计很多?!?br />
    姜芃姬刻意提了一句,慧珺明白过来。

    “奴会谨慎对付这人?!?br />
    姜芃姬道,“无需害怕,你只需要享福。其他的,怎么任性怎么来?!?br />
    “奴不怕,多享受一天也是血赚……”

    “不是,我要说的不是这个?!苯M姬一字一句道,“我要说的是——你无需害怕,等尘埃落定,我会保住你?!?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