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左右一场战争胜负的因素不仅仅在于双方兵力,还在于双方信息之间的对决。

    为何远古时代的谋士如此备受推崇?

    关键也正在于此。

    善谋者,纵然只有寥寥信息,依旧能准确算计敌心,掌握先手,决胜千里。

    在姜芃姬看来,这些人不仅仅拥有聪慧异常的大脑,对周遭情势的分析和推演也强得令人侧目,旁人刚刚看到开头,人家脑子里已经演算出了结局,这便是普通人与谋士之间的区别。

    可若是有详尽、准确、即时的信息呢?

    普通人也能看出几分端倪,而谋士则更加如虎添翼。

    所以,若姜芃姬想要以崇州为基础,进而谋夺北疆,她必然要详细了解北疆的方方面面。

    “我会亲自手书一封给父亲,让他提前派遣人员搜集北疆的信息……”姜芃姬道,“北疆皇族与东庆联姻已经快三年,早过了蜜里调油的蜜月期,接下来也该是时候图穷匕见了?!?br />
    北疆公主安伊娜嫁入东庆皇室,本身就没有安什么好心。

    别的不说,婚前与四皇子巫马君在假山下厮混、耳鬓厮磨,姜芃姬可是见证者。

    若是人家真心诚意想要联姻,缓和两国关系,会出轨自家未来的小叔子?

    人家嫁给了二皇子,当了二皇子正妃,这些年掀起的幺蛾子可不少。

    只可惜了镇北侯府,竟然成了最大的炮灰。

    安伊娜公主不愧是北疆三族的明珠,颇有智谋,成了皇家媳妇之后,很快就将母家身份不高的二皇子捏在手里,将他哄得服服帖帖,把他变成自己在东庆朝堂的传声筒。

    当年南盛向东庆借兵退敌,二皇子遵从安伊娜公主的谋划,举荐镇北侯府。

    人家的理由也十分正当,甚至驳无可驳!

    镇北侯府一脉能征善战,老侯爷更是百战不输的大将军,若是派遣镇北侯府所属嫡系精锐军队,帮助南盛退敌,不仅能昭示东庆对南盛的诚意,还能在其他几国面前宣扬东庆国威。

    举荐镇北侯府,这没有毛病。

    毛病在于准备后勤粮草的人是二皇子,监军更是与镇北侯府一脉又深仇大恨的宦官!

    将士在前方拼杀,后方粮草却磨磨唧唧供应不上。

    本该配合行动的援军回回迟到,受伤将士得不到应有的照顾,粮草马匹时常短缺……

    镇北侯府的嫡系精锐被这般阴狠的小动作折腾,弄得伤筋动骨,精疲不堪。

    最后一战,军情延误,精锐十去七八!

    遣兵回朝,吃了大亏的镇北侯府被申斥不说,还被降了爵位,褫夺了兵符。

    没了精锐军队作为依仗,令官家忌惮的兵符又被夺走,如今的镇北侯府已经到了悬崖边,岌岌可危,虽是都会掉下去,摔个粉身碎骨。

    若非官家忌惮名声,估计镇北侯府已经从东庆彻底消失了。

    从这点来看,似乎安伊娜公主什么都没做,但姜芃姬却没有小看这个女人。

    如今东庆朝堂这般形式,这位公主可是功不可没。

    徐轲蹙了蹙眉头,留下几道浅浅褶痕。

    “图穷匕见?”

    姜芃姬冷冷一笑,“难道不是?镇北侯府大半精锐已经葬送南盛战场,相当于削掉东庆十之三四的兵力,剩下的兵力集中在官家、沧州孟氏以及昌寿王手里,这三者可不是一条心的?!?br />
    “郎君所言极是,是轲想岔了?!?br />
    徐轲叹了一声,抬手揉着额头,顺着姜芃姬的思路分析下去。

    “东庆内部矛盾重重,若是混斗,北疆三族便可坐收渔翁之利。同时,还有南面的威胁。当年四国驰援南盛,南蛮四部借势和谈,博取两三年的休养时间。如今已经恢复元气,南盛国割地求和,失了大片国土,如今还未喘息过来,如何能扛得住南蛮四部的强势侵袭?”

    南蛮四部修生养息够了,如今兵强马壮,南盛国依旧是苟延残喘,灭国之祸近在咫尺。

    若是南盛失守,东庆必然面临北疆三族和南蛮四部的双面夹击。

    外患重重,内忧不断。

    这般局势,谁都能想得到,东庆将会是下一个南盛!

    这是一个几乎无解的死局,姜芃姬却要从这死局中走出一片活路!

    “这是我们的机会,孝舆?!苯M姬冷静地道,“是非成败,在此一举?!?br />
    谁说最后坐收渔翁之利的会是北疆三族?

    想要打开局面,唯有灭了北疆三族,这也是唯一的出路。

    不得不说,这个想法是极其大胆的,但姜芃姬既然说出来了,自然有完成的把握。

    东庆腹地大多平坦,适合骑兵作战,整体上属于易攻难守,而北疆三族多马场,骑兵多,一旦崇州失守,北疆三族的骑兵冲入东庆,依照如今的情势,东庆几乎没有抵挡之力。

    姜芃姬想要逐鹿天下,北疆三族这块地方便是最好的跳板。

    拿下北疆,灭东庆,抵挡南蛮,甚至灭了南蛮,再与其他三国分庭抗礼。

    想要完成这一目标,她还需要一枚极为重要的棋子。

    这一枚棋子,必须有能量帮她牵制北疆三族埋在东庆钉子——安伊娜公主。

    “万事俱备,只欠四皇子巫马君大婚了?!?br />
    姜芃姬笑得诡秘莫测,徐轲则是不解。

    这与四皇子巫马君大婚有什么关系?

    他正要开口,姜芃姬眼神一凛,令他下意识将喉间的话咽了回去。

    过了半响,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

    “郎君,一切已经收拾妥当了?!?br />
    踏雪温和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徐轲冲着姜芃姬无声挑眉,使了眼色。

    自家郎君当真厉害,这脚步声差得那么远,对方竟然都能听到。

    “嗯,我也累了,你下去准备热汤和干净的衣裳,等会儿我要沐浴?!?br />
    踏雪俯身,温顺地道,“是?!?br />
    姜芃姬眸色暗了暗,起身取来书房架子上的一只匣子。

    “正事先谈到这里,接下来也该私事了?!?br />
    姜芃姬将匣子推到徐轲面前,示意对方打开。

    徐轲依言打开,里面没有放金银珠宝,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仅有两片暗黄的竹简。

    “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