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轲稳了稳心神,将内心高大上的姜芃姬稍稍挪到一边,继续报告情况。

    “依照郎君指令,女性部曲交由姜女郎管理。于是轲回到河间之后,先去找她了解情况?!?br />
    徐轲口中的姜女郎便是姜弄琴。

    对于姜弄琴,徐轲是避而远之的,一个谁也惹不得的女人。

    他几月前从琅琊来到河间,正想找姜弄琴了解部曲情况,这人正在训练女部曲。

    与她对练的是一个人高马大的青年壮汉,他就眼睁睁瞧着她压着对方暴打,真的是暴打!

    青年块头很大,手臂肌肉一块一块凸出来,瞧着十分有威慑力,然而人家反应动作没有姜弄琴快,从头到尾没有抓到她衣角,反而被她抓着头发,直接摁在地上,以袖刀抵着脖子。

    从头到尾,粗暴利落。

    太可怕了……这种女人……

    “弄琴很努力……”

    姜芃姬几年没见过姜弄琴,但这不意味着她就把人家忘了。

    她偶尔会寄过去训练单子、图画绘制的训练方案、搏杀要领以及某些心得,弄琴每天勤耕不辍地训练,抽空还会读书认字,最近甚至能动手给她写信,询问一些比较简单的问题。

    对于这样肯努力改变现状的人,姜芃姬一向很欣赏。

    徐轲点头赞同,他见过姜弄琴最初的模样,所以几年之后,再看她的变化,才会觉得诧异。

    在弄琴打理下,女部曲隐隐有了规模。

    不过,收养的女娃平均年纪太小,只能进行很基础的训练,帮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琐事。

    年纪足够的,身体又太弱,稍微训练就哭哭啼啼,对于这种人,弄琴根本懒得怜香惜玉。

    姜芃姬眼底浮动笑意,“她是如何处理的?”

    徐轲表情古怪,道,“姜女郎对女部曲放话,要么在这里拼杀,要么去窑子里伺候男人?!?br />
    有人不信,被姜弄琴提出来,当了杀鸡儆猴的鸡,直接让人牙过来领人,点名卖到何处!

    一番手段下来,谁也不敢再闹了。

    这些女子本身就是穷苦人家出身,又不是娇生惯养的闺阁娘子,忍了几天,见弄琴根本不心软,自然不敢再吱声,让她们训练便训练,让她们聚一块儿识字便识字。

    慢慢的,她们发现弄琴也不是害她们,渐渐归了心。

    至于那些年纪明显比较大的妇人,弄琴安排她们浆洗、缝制衣裳、起锅做饭……

    此时,直播间有观众提及一个问题。

    【大庄主夫人】:主播,我觉得除了这些之外,其实可以再教她们紧急救治知识。古代战场死亡率那么高,大部分人都不是当场死亡的,而是战后没有得到紧急救治和妥善照顾。

    【老司机联萌】:这个的确,女性部曲想要获得外界认可,肯定要拿出实锤,让那些哔哔的人闭嘴。至少,主播手下的部曲要先认可她们存在的意义。如果她们不仅能打仗,还能处理伤口,救治士兵,肯定能堵住不少流言蜚语。不管外头怎么说,主播内部势力要和谐。

    姜芃姬没有错漏这些建议,手指在身前的桌案上轻轻敲打。

    她既然让弄琴收养那些孤女,组建女部曲,心中自然有一系列措施和方案。

    直播间观众的提议具有很大的可行性。

    不过……姜芃姬蹙了蹙眉头,她虽然学过急救,只是那些手段大部分都不适合远古时代。

    【主播V:】你们那边有战场急救方面的书籍么?

    【糖炒栗子】:有有有?。?!我姐姐就是学护理的,回头给你找找她用的书本。

    【卫慈娘娘嫁我】:去去去,别抢——本宝宝就是学护理的,急诊科工作五年经验!

    【注意事项】:屁,本宝宝还是急诊科护士长呢,谁敢跟我抢!

    这几年,姜芃姬大部分精力都用于学习,但也没有放松对系统的压制和试探,经过她的努力以及系统一步一步退败,直播间等级升到了4级,上限人数涨到了十五万!

    十五万直播观众,哪怕这里头都是吃瓜观众,但也不乏各行各业的人才。

    姜芃姬请教一些护理急救知识,响应的观众自然多如过江之鲫。

    她认真听完徐轲总结的报告,心中整理出大致的信息。

    “崇州那边,有什么消息?”

    姜芃姬沉吟半响,询问崇州的消息。

    她当年撺掇柳佘拿下崇州牧,本身就看中了这块地方。

    因为北疆三族虎视眈眈,东庆为了支援南盛又调走了一批将士,柳佘便有名正言顺的理由招兵买马,美名其曰“护卫边疆”,哪怕东庆皇帝和北疆蜜里调油,也不能将他的理由驳回。

    “老爷前些日子传回消息,一切皆安?!?br />
    “嗯,崇州有父亲坐镇,我倒不是很担心?!苯M姬知道柳氏二房的库房多么丰厚,崇州那边至少能建起一支两万的军队,加上她精心训练的部曲,也不算太寒碜。

    徐轲垂下眼睑,姜芃姬这些安排,他隐约能猜到她的心思。

    “以轲之了解,如今诸皇子皆已成年,夺嫡形势日渐严峻,外戚与宦官暂时联手,搅得整个朝堂混沌不堪,昌寿王野心勃勃,接下来怕是有大动作。郎君不若趁势……”

    姜芃姬摇了摇头,“不能,若是这么做了,那就便宜觊觎已久的北疆?!?br />
    她明白徐轲的意思,趁着朝堂混乱,东庆民不聊生,占据先手,拥兵占住一片地。

    当然,枪打出头鸟,自然要等其他势力按捺不住了,先冒头吸引火力,她跟在后头动手。

    若是这样,相当于东庆内耗,让北疆坐收渔翁之利。

    徐轲问,“郎君想要先收拾北疆?”

    “东庆腹地,先让他们抢?!苯M姬勾了勾唇,道,“抵御外族,单就立场上就占了大义?!?br />
    自家兄弟亲戚打架和外人过来抢夺西,意义肯定不一样。

    北疆三族便是外来者。

    “北疆看似难对付,但东庆本土势力就真的好对付了?几位皇子、皇帝以及分封的诸侯,彼此间的关系剑拔弩张,算上其他世家支持的势力,东庆内部可有混战要打。与其跟他们抢夺,还不如等他们抢完了,再收拾。在此之前,先拿下北疆三族,占了他们的马??!”

    “可这北疆……东庆与他们作战多年,依旧拿他们没办法……”

    徐轲也考虑过这点,但单枪匹马挑北疆,等同于对付一个国家。

    仅凭崇州一州之地,又怎么做到这点?

    她笑了笑,诡秘莫测,“所以,我们需要占据先手?!?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