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孟恒的第一时间,姜芃姬耳边响起系统的声音。

    【系统:恭喜主播完成即时制任务——帮助孟恒,获得奖励“神秘大礼包”,请到后台收信处领取奖励?!?br />
    这就完成了?

    姜芃姬轻笑,系统真是撑不下去了,不然也不至于这么急迫。

    她神色如常地打量了一番孟恒,不同于孟悢相貌的精致,孟恒乍一看去有些粗犷,一袭儒衫穿在身上,甚至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只是仔细再看,又觉得对方周身充满了刚毅之气。

    与其说孟恒是饱读诗书的文人,更不如说他是精通武艺的武人。

    瞧了一眼他虎口的厚茧,这是常年握刀握枪的痕迹。

    哪怕孟恒武艺不好,但身子骨也绝对不弱。

    “你便是恒表哥?”

    姜芃姬跟渊镜先生说了一下,然后跟着那几个小厮护卫去见孟恒。

    最初见到孟恒,对方还坐在马车里,披着一件灰扑扑的披风,车内的炭盆早已熄灭,没有丝毫余热,里面的装饰也是简朴,好似普通寒门士子,瞧不出半点儿孟氏嫡子的派头。

    “你是?”

    孟恒蹙了蹙乌黑浓眉,想不起自己何时见过姜芃姬。

    “母亲常常与我说起恒表哥呢,总是担心你在孟府的日子……”

    姜芃姬没有明说来历,孟恒一听这话,也该明白了。

    “你是……羲表弟?”孟恒怔怔地将她打量,似乎没想到眼前这个英气的少年就是传闻中柳佘的嫡次子,又听姜芃姬说起古蓁,他的表情都变得有些晦涩,“母亲这些年过得可好?”

    古蓁离开孟府的时候,孟恒堪堪记事,多少也知道当年的事情。

    因为知道古蓁不和离会有什么下场,孟恒对这位生母也没什么怨念,反而十分尊重怜惜。

    孟府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不然他也不会大老远跑去上京求学,避开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

    姜芃姬说道,“今年早春大病一场,母亲险些没有挨过去。不过?;鱿嘁?,那一场大病养好之后,连一些年轻时候留下的病痛也一并根治了,如今过得很好?!?br />
    孟恒说道,“母亲过得好,这再好不过了?!?br />
    姜芃姬问他,“听恒表哥的小厮说,马车车轱辘出问题了?”

    孟恒的脸出现些许尴尬红晕,道,“嗯?!?br />
    姜芃姬暗中瞥了一眼那个坏掉的车轱辘,顿时明白根由出在哪里。

    这辆马车不知道服役多少年了,年久失修,车轱辘也用了不少年岁,如今不堪重负才坏的。

    堂堂孟氏嫡长子,竟然坐这样的老马车,可见他在孟府的日子有多难过。

    大雪天出门,车内也没有备上充分的炭火,连穿的衣裳都是浆洗不知多少遍的旧衣。

    “若是恒表哥不急着赶路的话,不如跟我一起,互相有个照应?!苯M姬出声邀请,好似真正的十二岁顽皮少年,“母亲病重得意识模糊,常常对着门口呼唤恒表哥的乳名。如今我俩见着了,我可得好好问你,到时候回去也好跟母亲学一学,让她安心?!?br />
    孟恒听了,心中一动,仿佛脑海中出现那般场景。

    他小时候的记忆不多,但对于古蓁还是有印象的,那般恬静美好的贵妇,好似仕女画中走出来的,令人不禁升起岁月静好之感慨,如今她病重之时还念着他,如何不感动?

    心中一热,他道,“既然如此,恒便叨扰了。母亲改嫁多年,不孝子未曾过去探望,实乃遗憾。羲表弟能否跟恒多说说与母亲有关的事情?”

    “这是自然?!?br />
    姜芃姬带出来的马车有三辆,稍微拾掇拾掇,还是能给孟恒腾出一辆的。

    得知车队之内有名满九州的渊镜先生,孟恒险些怔在原地,傻愣愣地反应不过来。

    “羲表弟,如今拜入先生门下学习了?”

    “没有,先生收徒严格着呢,我只是在先生书院那边读书几年,也能受益匪浅?!?br />
    单看脸蛋,孟恒也并不是如何机灵聪慧的人,但他说话做事十分实在。

    听到表弟能进入琅琊书院读书,他不禁唠叨了两句,无非就是督促她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若是换成娇气的少年,绝对会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但姜芃姬却十分受用。

    孟恒就像是孟府这汪泥沼孕育出来的莲花,十分独特。

    渊镜先生收的学生十分有脾气,不是每个人都合得来。

    有些同窗数年,彼此只说了几句话,交情十分淡薄,排斥外来者有些严重。

    孟恒察觉到这点,大多时间都待在马车,偶尔出来跟姜芃姬交流,极少与渊镜的学生谈话。

    姜芃姬完成这次没有丝毫难度的即时制触发性任务后,她没有理会后台邮箱的“神秘大礼包”,系统忍耐不住,撺掇她去开,姜芃姬却说,“我要等哪天黄道吉日,脸好再开?!?br />
    系统:“……”

    老子有一句***现在就要说!

    她没把系统惹毛,第二日找了个机会问卫慈。

    “听先生讲,子孝精通八卦易经,可会看人面相?”

    卫慈掀开车帘,用眼神询问姜芃姬。

    又想做什么妖?

    “你瞧我今天运势如何?”她问。

    卫慈听后,一张脸涨得铁青,瞧着姜芃姬的眼神带着几分不善。

    “我是真心求问啊,不是刻意戏弄你?!?br />
    他继续表情冷漠,“印堂发红,煞气不侵,此乃大吉?!?br />
    他就没见过这人印堂发黑的时候,哪怕有外来煞气入体,也没能压住她本身的煞气。

    姜芃姬哦了一声,加紧马肚子,大白很听话地往前快跑两步。

    卫慈:“……”

    装模作样够了,姜芃姬终于点开后台那个“神秘大礼包”。

    礼包猛地碎裂,纷纷扬扬悬浮在半空,然后宛若细沙一般凝聚在一起,形成金色实体。

    呵呵……姜芃姬双指一夹,咦了一声。

    “系统,你瞧,我多红?!?br />
    系统默然,半响才给出一句话,“小的给欧皇大佬递茶?!?br />
    她指节稍一用力,捏碎卡片,一个选择项目跳到眼前。

    【小天使系统温馨提示您,宿主目前是二级主播,使用卡片之后将直升为三级,直播间上线人数扩展至五万。确定使用“等级直升卡片”?A,是;B,否】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