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慈瞧了眼吕徵那个模样,失笑道,“你都能抱着炭盆睡觉了,还冷?”

    吕徵是猎户之子,自小也是山里来去的,怎么身子骨如此畏寒?

    “当然冷……小时候冷怕了……”吕徵嘀咕一句,恨不得整个人住进炭盆里面。

    要是没有尝过那种手脚都要冻碎的滋味,他哪里会这么畏寒?

    卫慈听后,安静了几息,神色带着几分追忆。

    旁人都知他是卫氏嫡子,却不知他也曾有过一段被所有人都冷漠的阴暗日子,天一冷,房间冷得跟冰窖似的,一个冬日下来,他甚至不知道炭火份例去了哪里,只能害怕地缩在被窝。

    哪怕后来长大了,畏寒惧冷的毛病也深入骨髓,天气一凉手脚就冰凉无比。

    后来,又是怎么改善了?

    【子孝,你的手脚怎么那么冷?】

    【来,朕勉为其难给你抱抱好了?!?br />
    相较于他冷得跟冰坨子,某人倒是全年热烘烘地像是移动火炉。

    卫慈想到这里,双颊蓦地多了几分红晕,只是马车内暖气充足,不甚明显。

    “多穿一件也不知道,也不怕冷着……”卫慈没了心情看书,不知对谁呢喃。

    吕徵茫然地抬头,倏地变为欣喜,“还是子孝好,知道体贴哥们儿?!?br />
    说着,他打开了卫慈的衣箱,最上面整齐叠放着一件厚实的白毛披风,上面压着一幅画卷。

    卫慈:“……”

    吕徵:“我看这件兔毛披风倒是挺暖的,给我披一会儿。这画,诶,子孝妙手丹青,画得真好看?!?br />
    “吕少音,下车去!”

    吕徵一懵,他再不懂,也知道自己似乎动了什么不改动的东西,连忙扒着马车车门。

    “就不,就不下去!卫子孝,你这负心汉,你要是不收留我,我就得冻死了。我要是冻死了,半夜就入梦找你彻夜详谈……”吕徵扯开嗓子,闹得像是杀猪一般。

    他一副“你赶我下去我就跟你拼命”的架势,闹得卫慈险些气得仰倒。

    曾经誓与旧主共存亡,哪怕围城半年,米粮尽无,依旧不肯弯腰屈服的吕少音,就这德行?

    卫慈深深怀疑,连书十封缴文,痛骂宸帝,最后一跃殉主的吕少音,根本就不是眼前这货!

    马车的隔音设施又不好,吕徵嗓门又大,闹得前后好几辆车的同窗都听到这里的动静。

    韩彧听到动静,笑道,“子孝,你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竟然被骂负心汉了?”

    卫慈气得脸色涨红,奈何他还是有节操的,没有解释,但吕徵就是个没皮没脸的家伙,竟然同样不顾仪态,脑袋探出车窗,“子孝也该到了成婚年纪了,不小心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东西,这会儿他正要杀人灭口呢,文彬那边能否收留徵住个几日?”

    韩彧笑道,“收留不得,子孝要是寻你灭口,彧可保不住你?!?br />
    姜芃姬正跑了一圈回来,听到他们调侃,不由得蹙眉。

    “不就是一两张避火图么,这么磨叽害羞做什么?”

    此话一出,吕徵倏地趴在车窗大笑,卫慈脸色铁青。

    他怎么也没想到,曾经交集不多的吕徵,本性竟然如此恶劣!

    吕徵也是见好就收的人,看风向的本事极强,见卫慈真的动怒了,不由得抬拳轻咳。

    “子孝见谅,此番的确是徵鲁莽无状,玩笑开过头了,还请您大人有大量,原谅一二?!?br />
    卫慈干硬地道,“下不为例?!?br />
    吕徵听到这话,瞬间满血复活,眼睛滴溜溜盯着画卷瞧。

    纸张问世之前,文人墨客多半以上好的布匹为底,泼墨作画。

    如今有了改良的竹纸,这才慢慢改用纸张,有了这种纸质画卷。

    吕徵一早就知道卫慈擅长极多,琅琊甚至有人传闻他乃是前朝鬼才——琅琊皇甫转世,文采不亚于当世的渊镜先生,再过几年,甚至会更为出色,但传闻毕竟是传闻。

    渊镜先生在吕徵眼中,宛若一座不可攀越的高山,卫慈何德何能,竟然有如此声誉?

    如今一看他亲手所画的内容,隐隐有些服气。

    画卷之中卧花而眠的女子,栩栩如生,好似下一秒就能睁开微醺的眸子,若非卫慈脸色不好,吕徵甚至忍不住想要以手探试对方的鼻息,瞧一瞧画中的人是不是活着的。

    女子着装极为大胆,窄袖半臂,露出两截雪白手腕,她的裙摆仅能盖住小腿,脚腕挂着两枚银圈,双足枕在美人睡的花瓣堆上,衬得红的越红,白的更白,令人心旌摇曳。

    “这人,瞧着模样有些眼熟?”

    吕徵喃喃,盯着那人的脸瞧,卫慈已经将画卷从他手中抽走,细细卷了回去。

    “你眼花了?!?br />
    卫慈将衣箱拉过来,把披风从上层塞进下层,画卷更是藏得严严实实。

    吕徵:“……”

    总感觉眼前这位卫慈,与传闻中风光霁月的卫郎君,有很大出入呢。

    不过,这么好的画技,要是真的跑去画避火图,那场景,岂不是真实得令人不忍直视?

    尽管不是避火图,但画这样大胆的内容……啧啧,卫慈也不是多正经的人。

    呵呵,很不巧,卫慈也觉得这个吕徵跟记忆中的吕少音天差地别!

    两人的内心十分默契。

    “我”大概是碰到了一个假的吕少音(卫子孝)。

    又行了大半天,仆从开始生火做饭,一辆辆马车围出一片空地,挡住周遭的风。

    姜芃姬暗中问系统,“孟恒人呢?你要是不告诉我这人在哪里,我怎么去救?”

    系统道,“不急,等会儿就来了?!?br />
    没过多久,这里刚刚架起三堆篝火,远处隐隐走来几个顶着风雪的影子。

    姜芃姬还骑在马上,她道,“我先去看看,不知来者是敌是友?!?br />
    他们已经离开上京范围,外头也不平静了,极容易碰见土匪或者被土匪抢劫的人。

    出于慎重考虑,先由姜芃姬去探一探。

    “前面是何人?”姜芃姬驾马拦截。

    对面只有三人,看衣裳应该是一个小厮,两个护卫。

    小厮装扮的人对着姜芃姬作揖,说,“小人乃是孟郡郡守大郎君身旁的书童,路面颠簸,雪地又滑,马车车轱辘不慎坏了,如今不知是好。瞧见此处有篝火,冒昧过来寻个帮助?!?br />
    姜芃姬蹙眉,反问道,“孟郡郡守府上的大郎君?可是上孟下恒?”

    小厮道,“正是奴家郎君?!?br />
    姜芃姬冰冷的面容回暖几分,道,“这可巧了,我父亲乃是河间柳佘,要说亲戚关系,这位孟恒可是我的大表哥呢。他人现在在哪里,我过去瞧瞧?!?br />
    小厮一听到柳佘的名讳,正暗道糟糕,没想到姜芃姬竟然认亲了,顿时松了口气。

    虽然河间柳氏和沧州孟氏关系不好,但论血缘关系,孟恒的确是柳羲的大表哥,没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