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恒,沧州孟郡郡守孟湛之长子,柳佘继室古蓁之子,此时正面临被刺杀的隐患,请宿主能接纳他。任务完成,宿主将获得奖励“神秘大礼包”,失败将接受电击一级惩罚!】

    姜芃姬正闭着眼睛,靠在凭几上,状似小憩,耳边却传来系统久违的电子合成音。

    “孟恒?”她蹙了蹙眉头,手指在凭几上有节奏地敲打,“神秘大礼包?”

    系统轻咳一声,说道,“是的,这是即时制触发性任务的特点,类似于金宝箱,开出好东西的几率十分高。对于这个任务,希望宿主能考虑一下,毕竟您最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开启直播任务,所得奖励有限。这次任务只要接纳孟恒,带着他走一段路就算成功?!?br />
    姜芃姬冷嗤一声,说道,“系统,你似乎忘了。这里的队伍并非由我主导,能不能多接纳一个人也不是我说了算。车队人员虽多,但大部分都是弱不禁风的书生。如果背后的人诚心想要杀孟恒,势必会给车队带来危险,哪怕误伤一个人都是莫大损失,你让我去赌?”

    系统哑然,试图劝说姜芃姬,但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这位宿主不是好糊弄的人,它深有体会。

    “既然这样,那宿主可以选择放弃任务。哪怕失败了,惩罚也只是一级电击,对于宿主来说影响不大?!毕低称奈藕兜厮档?,“只是,以一个系统的角度来讲,还是劝您接收这个任务比较好。毕竟,孟恒不仅仅是孟湛的儿子,也是您姨母古蓁仅存的血脉,是您的表兄?!?br />
    姜芃姬沉思良久,问道,“如果我不插手,孟恒出事的几率有多高?”

    系统回答,“看了后台概率,九死一生?!?br />
    姜芃姬神色古怪地瞧了一眼系统任务面板上的“神秘大礼包”,“你别烦我,我再想想?!?br />
    系统公事公办地道,“好,我不打扰你?!?br />
    她表面上好像没什么变化,内心却已经暗暗嗤笑——

    终究,系统还是忍不住了。

    要说直播间升级,姜芃姬是半点儿不急

    一早她就说过,直播间升级全靠“直升卡片”,开不出“卡片”她就不升级。

    大半年了,她守财奴般存着人气积分,任由系统舌灿如莲,她都不为所动。

    她为何这样?

    因为她已经吃定系统那点儿小心思。

    系统又如何,说白了不过是一堆自作聪明的数据,还想玩过她这个大活人?

    想得美!

    几次交锋,系统没占什么上风,姜芃姬反而摸清对方些许底细,知道人气积分是什么东西。

    对于系统来说,人气积分就是它升级、平日活动的能源,也许还有更大的用途。

    直播间不升级,每日所得的人气积分就无法增长,固定那么一点儿。

    不幸的是,系统的胃口却在逐渐增加,好似三四月的婴儿,成长为一二岁的小孩儿。

    以前几口奶就能吃饱,现在需要一小碗迷糊糊。

    这种情形下,直播间的人数上限就要增加,每日获得的人气积分才能满足系统的胃口。

    如何使人数上限增加?

    只有两个办法,要么用所谓“直升卡片”,要么主播自己掏腰包升级。

    系统美名其曰,为了主播好,小投资大回报。

    人数上限上去了,主播获得的利益才会更高。

    只是,姜芃姬像是那么蠢的人?

    系统饿着就饿着,和她有一毛钱的干系!

    更加重要的是,姜芃姬怀疑直播间升级根本不需要那么多人气积分!

    鬼知道系统从中吃了多少回扣?

    这个鬼系统说的话,姜芃姬是半个字都懒得去信。

    她的办法就是拖!

    拖到系统受不了了,迫切需要更多人气积分,自己掏腰包帮姜芃姬升级为止!

    呵呵,事实上第一张“直升卡片”就是这么来的。

    她敢打赌,这个即时制触发性任务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只是系统给姜芃姬送“直升卡片”的理由罢了,她打开所谓“神秘大礼包”,里面绝对就是一张“直升卡片”。

    自从姜芃姬知道系统能知道她心中所想,姜芃姬就将意识一分为二,表面的心理活动糊弄系统,深层次的意识才是她真正的打算……嗯,最后得出结论,这个任务做不做都成。

    “我接了?!?br />
    正当系统忐忑不安的时候,姜芃姬轻飘飘的三个字令它喜极而泣,如蒙大赦。

    难得宿主今天如此好说话QAQ

    “踏雪,我下去骑一会儿马,老是坐在车里,感觉腰都要酸了?!?br />
    姜芃姬把怀中的手炉给踏雪揣着,她掀开一点儿车帘,侧身出去,很快就车帘合上。

    “郎君记得披上披风,免得受凉了?!?br />
    踏雪将脑袋伸出来,递出一件披风,姜芃姬已经利落上马,单手将披风接过。

    只见她手腕一振,偌大披风长了眼睛一般,乖顺盖在她身上。

    “祖德你瞧,年轻人啊,元气充裕,不畏严寒,倒是令人羡慕?!?br />
    渊镜先生听到动静,稍稍掀开车帘一瞧,欣慰地笑了笑,

    他手中捧着一枚充满热气的手炉,整个人恨不得裹成一团,看着好似胖了不少。

    祖德笑着拨弄炭盆里面的银丝炭,将其稍稍挪远一些,免得烧到东西。

    “老师如今老当益壮,不亚于年轻人,前阵子还与友人冰嬉,学生待在岸边都不敢下去?!弊娴滦α诵?,好似有些腼腆地说,“您要是说自己老了,学生第一个不依?!?br />
    渊镜先生哑然失笑,“你这嘴巴,一日比一日甜,老头子被你说得,身子骨都轻了两斤?!?br />
    上一场雪堪堪停止,如今又开始飘雪,迎面吹来的寒风好似一把把小刀,刮得人脸颊生疼。

    姜芃姬戴上兜帽,双手握着缰绳,策马从队末跑到前面开道。

    “真是个闲不住的……”卫慈看书正入神,耳边听到响亮的马蹄声,抬手掀起车帘,却见一抹白色身影从马车旁飞驰而过,卷起的冷风吹了他一脸,令他心情蓦地开朗了些。

    吕徵哆哆嗦嗦地蜷成一团,可怜巴巴道,“子孝,你倒是把车帘放下,冷死个人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