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头热闹的吹打声音闹得韩彧没心思读书,吕徵倒是心宽,吃东西吃得不亦乐乎。

    见韩彧眉头始终深锁,吕徵眼神微闪,状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声,打断韩彧的沉思。

    “子孝去哪儿了?今天一大早上就没看到他人,晨读也不在……”

    韩彧思绪回拢,反问他,“你也没有瞧见他么?”

    吕徵将一盘子白糕吃进肚子,然后畅快地喝了一大碗热茶,身体的寒意都被蒸发了出去。

    “没有瞧见……这一盘白糕还是他的早膳。他不吃,冷了可惜,我就给煮了煮吃了?!甭泪缗牧伺男乜?,给自己顺气,又咕嘟咕嘟灌下去一大碗热茶,暖烘烘的感觉令他生出些困意。

    韩彧嘴角一抽,似乎已经看到卫慈回来发现食物没了的窘状。

    此时被两人念叨的卫慈在哪里呢?

    他身着一袭素净儒衫,外头罩着勉强御寒的披风,带着两仆一车去了雪灾严重的民窟。

    很多年久失修的民窟坍塌,使得本就难行的道路崎岖无比,百姓进出不易,附近又没有施粥的粥棚,不少人家生计艰难,瘦弱的老人和孩子只能在天寒地冻之中被活生生饿死或冻死。

    “卫郎君来了——”

    他刚到巷口,便有一名七八岁的丫头欢喜地跑进巷内。

    不多时出来二十来个端着碗的瘦弱老妪或者年纪不足十岁的孩童,卫慈让仆从将推车停下,掀开盖在车上的厚被,上面放着四个大桶,即使盖着盖子,依旧有香甜的热气飘出来。

    “不急,人人有份?!?br />
    尽管卫慈没有多少表情,但漂亮的人总有些许特权,那些百姓对他每天都过来送粮的举动颇为感动,早已放下心防,也不怎么怕这位美得跟仙人儿似的郎君,反而十分亲近喜欢。

    没多久三个大桶的馒头已经尽数发完,一大桶的粘稠白粥也见了底,残留也被刮了干净。

    这会儿,卫慈发现自己的衣摆被人扯动,他垂头一瞧,那个脸蛋灰扑扑的丫头睁着黑白分明的眸子瞧着自己,眼底写满了孺慕,通过这双眼睛,他似乎看到了另一个孩子,心中一软。

    蹲下来与对方平视,他问道,“前两日交给你的任务都完成了?”

    那个丫头重重点头,发黄的脸蛋飘起些许红晕,十分开心地应下,“嗯,全都弄好了!”

    房屋坍塌,不知压死了多少在睡梦中的百姓,道路阻塞,令窑窟的百姓和外头隔了联系。

    卫慈聘用窑窟的青壮男子,供他们一日三餐,还给额外的工资,让他们清理路上的乱石和积雪,若非如此,身后那一辆大推车也推不进来,在积雪的压迫下,也会有更多的房屋遭殃。

    眼前这个丫头在雪灾中失去了母亲,父亲也被倒下的梁子砸断了腿,根本没办法做工。

    失去唯一的劳动力,这一家两口的日子可想而知。

    卫慈便笑着给她一个任务,让她去记清扫积雪乱石的人,日结工资,还给御寒衣物。

    那个孩子对此十分上心,做得也很认真。

    “做得很不错?!彼淞艘痪?。

    孩子笑着裂开嘴,露出缺了几颗牙的牙床,似乎意识到这样不好,又腼腆地闭上嘴。

    卫慈让仆从结算了昨日的工资,又让仆从把车上的几袋粮食搬下来,给每户留了些粮食。

    “再过两日,我便不会过来了。这里还有些粮食和银钱,大家伙留着用吧?!?br />
    卫慈如今也算家道中落,但饿死的骆驼比马大,卫氏迁走之前给他留了不少钱财,足够他一生衣食无忧,只是跟着渊镜先生上京考评,他起初没有想到会碰见这事情,所带的也不多。

    “谢谢……谢谢恩人大恩大德……”

    人群说着感谢的话,甚至有老人想要跪下,全都被卫慈阻拦了。

    离开那片民窟,卫慈忧虑满腹地叹了一声。

    个人的力量总是薄弱的,哪怕他散尽家财,又能挽回什么?

    卫慈下榻馆舍与二皇子府邸不近,但他想要回去,势必要经过那边。

    离开窑窟越远,周遭的屋舍越是整齐豪华,脚下的路也从泥泞土路成了整齐的石板路。

    很难想象,那样的窑窟和眼前的院落屋舍会在同一片区域。

    看到前方有威风凛凛的仪仗开道,他让仆从将板车停到一旁,给对方让路。

    “郎君,前方那条街便是二皇子的府邸了,要不要绕一下?”

    仆从推着车,有些惴惴不安地开口。

    百桌流水席,占据了整一条街,普通百姓连靠近都不允许,他们仆从也进不去。

    “绕道吧,免得冲撞贵人,生出不必要的麻烦?!?br />
    卫慈垂了垂眸子,拢紧披风两侧,眉头紧皱留下些许褶痕。

    二皇子这间府邸原本是一方大员在上京的产业,后来获罪充公,官家将这一片划出来送给二皇子,宅院重新扩建翻修,差不多整条街都是二皇子府邸范围,所以绕道要耗费不少时间。

    卫慈远远便看到二皇子宅邸的角门打开,一桶桶泔水被运到泔水车上。

    好半响之后,泔水桶才搬完,朱红角门也悄悄关上。

    隔着大老远,卫慈听到运泔水的仆人低声交流。

    “唉,这哪里是泔水啊,分明都是一桶桶银子……俺看那些菜,整整齐齐的,有些只动了两筷子,有些连动都没有动过,就这么倒进泔水桶,当成垃圾倒了……外头啊,不知道有多少百姓被活生生饿死……哪怕将这些吃不完的,丢给那些人吃,也能救活不少人……”

    另一名伙夫道,“你这是不要命了,在这瞎说什么?要是被贵人听到了,差事丢了小事,怕就怕连小命都丢了。贵人吃过的东西,外头那些贱民有什么资格吃……要不怎么说,人家含着金汤匙,生来高贵,咱们就是田里泥腿子,生来被人作践呢……”

    “你还有脸说俺,你不也是嘴上没把门……”

    两个伙夫斗了会儿嘴,纷纷叹了一声,悄悄地驾车离开府邸后门。

    卫慈听了,整个人宛若置于冰窖,冷气从脚底板直冲大脑。

    眼前好似闪过一双嘲讽的眸子,令他心脏一紧。

    “陛下……您是对的……”

    他低声喃喃了一句,眼前一热,险些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