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这一场初雪下了整整半个多月,天气一日冷过一日,不少房屋被积雪压塌,百姓伤亡不知凡几,上京几户世家开了粮仓,在各处设立粥棚,更多的富贵人家则是继续醉生梦死。

    姜芃姬如今借住在风府,听说有粥棚,也跟着风瑾一道出去为百姓施粥。

    外头飘雪继续,粥棚前面已经排了好几排百姓。

    几乎每个人都面容枯槁,衣衫单薄,有些百姓穿得还算厚实,但却打满了大大小小的补丁。

    “这场大雪,不知道压死了多少百姓……冻死了多少人……”

    在粥棚施粥的小厮看着望不到头的长队,低声和旁边的小厮交谈,话语中带着怜悯和同情。

    尽管已经架了两个大锅,煮粥依旧不够百姓吃的。

    同伴忙得脚不点地,“……少废话两句吧,干活要紧……贵人的性命和贱民的,能一样么?”

    百姓木然地排队领粥,姜芃姬帮忙盛粥或者搬柴烧火,风瑾一个文弱书生也累得额头冒汗。

    周遭没有百姓喧哗或者插队,直播间活跃的观众也沉默了良久,气氛压抑无比,有些观众甚至看着看着就忍不住鼻尖一酸,没有勇气继续看下去,也没人发那些没节操的弹幕。

    【兔斯基跳舞】:……虽然总是抱怨冬天很冷,冷得直哆嗦,抱怨南方没有天然暖气,大冬天很冷……但是我们现在的生活很幸福,真的……

    【兔斯基跳舞】:这片地区没有天然暖气供暖,但是我们可以去淘娘买热暖器,可以开空调制热,不怕浪费电的话,冬天待在屋子里还能穿着夏天的衣服……这些,在古代几乎没办法做到,富贵人家可以多穿衣裳,烧优质的炭火取暖,百姓呢?

    对啊,百姓呢?

    太多百姓买不起御寒的衣服,住不起挡风的屋子,烧不起供暖的炭火,这还是在天子脚下的上京城!这里尚且如此,上京周遭地区会怎么样?

    一场大雪下来,到底坍塌了多少房屋,压死了多少百姓,冻死了多少无辜的生灵?

    没有外在条件,只能靠身体硬抗,扛不住就要被冻死……这是冻死??!

    “系统,可以用人气积分换取粮食么?御寒的衣服也行……”

    姜芃姬暗中询问系统。

    “不行,主播等级太低了,除非你选择升级?!?br />
    系统冰冷的机械声音落入姜芃姬耳中,令她心中升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意。

    姜芃姬暗中算了算后台账号上的积分总数,问道,“升级就能换取粮食?比例多少?”

    系统回答道,“一万积分能换取一百斤粮食?!?br />
    一万积分能换取一百斤粮食?

    姜芃姬如今有一百三十多万积分,表面上似乎能换到很多粮食。

    不过,姜芃姬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

    系统对前一个问题避而不答,想来就算升级到三级直播,依旧没有兑换权限。

    不谈这个,二级主播升三级主播,需要耗费一百万人气积分。

    若是全部换完了,剩下来的人气积分依照系统给出的比例,也换不到多少粮食。

    这就是个坑。

    “算了,你根本靠不住?!苯M姬冰冷冷地回答,转头去想其他办法。

    系统憋气,却不敢跟姜芃姬呛声。

    除非姜芃姬选择耗费人气积分升等级,不然现在的系统拿这位宿主没办法。

    风府是上京仅有几户选择开设粥棚的世家,一天到晚架锅煮粥,依旧供不应求。

    一碗粥,并不粘稠,甚至很稀,但喝下肚子至少能有个水饱,暖一暖冰凉的身子。

    姜芃姬在粥棚帮了好几天忙,依旧没有听到救灾的指令,更别说救灾的米粮和御寒衣物。

    柳佘上朝回来,神色一日倦怠过一日。

    他阴沉着脸,说道,“为父已经多次上书,官家总是借着二皇子大婚为由,几次含糊推脱。今日终于松了口,却将这件差事给了一个姓石的中常侍……那人生性贪婪,雁过拔毛……拨下去的两万两白银,不知道要被多少人克扣,最终到百姓手中的,又有多少……”

    如今这个世道,虽然还没有真正乱起来,但又比乱世好多少?

    姜芃姬这几天一直在粥棚帮忙,或者将一些御寒衣物分发给百姓,对雪灾的情形最为了解。

    她冷嗤一声,“两万两白银本就不够,更别说被层层剥削贪污之后的……能起什么作用?”

    柳佘叹息一声,“为父已经暗中购置一批粮食北上送往上京,希望能稍稍缓解燃眉之急?!?br />
    如今这个世道,他怎么做都是杯水车薪,还不如从根底解决隐患。

    又过了三日,大雪终于停了。

    姜芃姬看着请柬,脸上笑得十分阴冷,“二皇子大婚,我与他非亲非故,过去做什么?”

    偌大一个上京城,白雪皑皑,天地苍茫一色。

    北疆皇庭公主身穿大红嫁衣,在东庆皇帝破例允许下,坐着十六人抬的轿子。

    轿子上点缀着金银玉石,挂满了红色的绸缎,在阳光反射下熠熠生辉,奢华非常。

    迎亲队伍更是穿着喜庆的新衣,吹吹打打从上京城门进入,在城内绕了一遍,街道两旁的百姓欢呼祝福,皇子府旁摆了百桌流水宴,朝臣以及贵妇进进出出,好不热闹。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在上京城偏僻角落,那一具具从废墟之中扒出来的僵硬尸体。

    一具又一具,冻得僵硬的尸体,堆满了一辆又一辆推车。

    姜芃姬穿着一袭素净的衣裳,长发以木簪束好,表情冷漠似冰雪。

    这世道……真的该变一变了!

    姜芃姬对着清理尸体的小厮嘱咐道,“将人都好好安葬了,如今天气冷,尸体不易腐化,但不能因此怠慢。若是尸体堆积不处理,等开春之后,容易形成疫病?!?br />
    “小郎君放心,奴一定办的妥当?!?br />
    与此同时,上京另一处。

    吕徵端着一盘子,嚼着略显冷硬的白糕,叹息着道,“考评过了快一月,朝廷依旧没有发下任命书,想来今年是没指望了……”

    “师父已经决定过两日动身回琅琊……上京这地方,当真不想再来一回了?!?br />
    韩彧听到外头的吹打声音,心中烦躁异常。

    多少百姓冻死饿死,官家还给二皇子举办如此盛大的婚礼,规模比太子还要高了一档。

    这样的东庆,怎么能不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