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佘眸色一沉,吩咐道,“将人带给兰亭,她自会处理?!?br />
    听到柳佘说要将人丢给柳羲,那名心腹顿时苦着脸,支支吾吾,欲言又止。

    柳佘见状,说道,“你有什么话一并说了,不需要这样说一半藏一半?!?br />
    “属下并非刻意隐瞒,只是……只是听老爷说要将那人交给小郎君使唤,属下觉得不妥当……”那名心腹有些犹豫地凑近柳佘,最后认命一般将肚子里的话说了出来,“……那人身份不干净,若是勾得小郎君移了性情,属下可就万死难辞其咎了……”

    柳佘一下子听出心腹的言外之意,表情顿时变得精彩无比,犹豫了一会儿,“跟来?!?br />
    心腹跟上柳佘脚步,小心翼翼地跟对方保持一步的距离,垂头低手,不敢到处张望。

    “你细细说来,那人身份有什么地方不妥当?”

    柳佘虽然猜到了,但还是要证实一番才行。

    心腹跪在下方,周遭已经清空人手,不需要担心隔墙有耳。

    “属下找到的那人,年方十四,其母乃是下等流莺,生父不详?!?br />
    心腹十分无奈,他们按照柳佘给的画像暗中寻人,那个少女是目前寻到模样气质最为相似的,其他人选的身份虽然干净,但相似度不及这人高,思来想去还是将这名少女推荐过来。

    “下等流莺?”柳佘狠狠拧着眉头,对这个身份十分不喜,“那人接过客了?”

    他不确定自家闺女到底要做什么,但柳佘知道寻来的女子应该是用以美人计。

    心腹表情扭曲了一下,斟酌地道。

    “老爷,您也知道这流莺……一般住在见不得光的窑窟,迎来送往的客人多半是贩夫走卒、地痞流氓之流,这种地方长大的女子,倒霉一些的,五六岁就被……更别说,那人已经十四?!?br />
    柳佘闻言,脸色黑了黑。

    “将人带去给兰亭瞧瞧,让她做决定。你继续暗中查访,看看有没有更相似更符合的人选?!?br />
    心腹领命,躬身退下。

    柳佘坐在原地,整个人沉浸在房间的阴影之中。

    良久之后,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手扶额,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隐隐带着一丝大仇即将得报的快感,冲散往日里的温润如玉,周身萦绕着阴冷毒鸷的气息。

    “流莺之女又如何?”他好似无神一般低声喃喃,声音压抑着令人颤栗的毒辣,使人听了毛骨悚然,“他日,若是顶着那张脸,用着那具身子,将这东庆搅得天翻地覆,这才叫痛快!”

    阿草,贫民窑窟出身。

    出生之日大雪纷飞,大人们不知冻死了多少,她却活了下来。

    她的母亲是流莺,如今她也是流莺,还是她母亲手底下的流莺。

    何为流莺?

    最低贱的妓女,三五铜板就可以随意使用。

    迎来送往皆是地痞流氓,哪怕她心里怕得要命,为了活命,她不得不虚与委蛇,好好伺候。

    不然的话,不仅那些客人不会放过她,她头顶上的老鸨——她的母亲也不会放过她。

    身上穿着的永远是浆洗得破烂,打了一个又一个补丁的破麻衣,每天要做的就是打扫屋舍、浆洗衣裳、洗碗做饭,将老鸨和其他流莺伺候得舒服,然后躺在破席子上等一个又一个客人。

    小时候不慎被几个地痞占了便宜,失了身子,她的母亲就发了疯一般打她,然后便威逼她接客,继承她母亲的行业,浑浑噩噩地活着,几年下来,孩子不知道被强行打了几个。

    明明才活了十四个年头,她却觉得自己已经过了大半人生。

    哪怕她生来天生丽质,如今也生出了许多白发,面色憔悴,眼窝深陷。

    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了,却不想前两日被一个装扮十分威武的男子从窑窟带走。

    她颤颤巍巍地跪在地上,骨瘦如柴的身子抖得像是筛糠。

    整个身子恨不得趴进地里,不敢向左右张望哪怕一眼。

    等了不知多久,身后传来纸门拉动的声音,陌生的脚步径直越过她。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之后,来人径直坐在上首。

    “你叫什么名字?”

    听声音,对方年纪应该不大,也许比阿草还要小。

    她听多了破锣嗓子,听多了各种充满恶意的呼来喝去,唯独没有听过如此清澈平和的声音。

    身子不受控制地抖动,阿草只觉得嘴巴都不是自己的了,连张口说话的本能都忘了。

    姜芃姬见她这个表现,也没有急于说什么,反而让踏雪端来茶,喝了降火宁神。

    直播间的观众早已经翘首以盼,不知道主播葫芦里卖什么药。

    什么人这么重要,值得她丢下残余的棋盘,丢下风瑾少年,风也似得过来?

    如今一看,貌似也没什么啊。

    【老司机联萌】:感觉主播不会做多余的事情,这么重视这人,她的身份肯定很厉害。

    【兔斯基之舞】:#笑嘻嘻,说不定是主播流落在外的妹妹呢。

    【音乐家诸葛琴魔】:无??裳?,猜不到主播的意图,还是搬一块小板凳慢慢看好了。

    等了一会儿,姜芃姬觉得对方情绪稳定了,又问了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

    阿草耳根充血,越发有种恨不得钻地里的卑微感。

    “奴贱名阿草?!?br />
    虽然阿草不好听,但也是正经八百的名字。

    “阿草?”姜芃姬听了,又问,“你知道谁让你来这里么?”

    阿草瘦弱的身子打了个颤抖,猫儿似的低声道,“贱奴不知,隐约记得是个大老爷?!?br />
    对于阿草来说,衣衫整洁便算是富裕的人家,像柳佘心腹所穿的衣裳,更是见都没见过。

    那么体面的人,也算得上大老爷了。

    姜芃姬又问,“那你知道你来这里,要做什么?”

    阿草咬了咬下唇,瘦弱的小脸带着些许难堪。

    她这才慢慢坐直身子,脑袋一直垂着,双手搭在腰间,作势要扯开腰间束带。

    若是平日,阿草顶多裹着一件破烂的衣裳,里头什么都没穿。

    因为她穷,穿不起,再说了,干流莺这一行,穿了也没用,反正最后都要脱光服侍人。

    柳佘心腹将她带回来,让侍女给她准备了一身完整的衣裳,从头到脚用皂子洗过好几回。

    阿草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这几天最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