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场大雪还得下个一两日?!狈玷∫⊥?,“上京一向如此,下雪一年早过一年?!?br />
    姜芃姬看着远处盖着一层白雪的屋顶,眉心紧蹙,似乎在忧愁什么。

    琼林宴那日,大雪依旧没有停止的意思,整个上京城都被盖上了一层白衣。

    不过,外头的寒冷依旧抵挡不住琼林宴的热闹。

    觥筹交错、笙歌燕舞,身姿婀娜的舞姬身穿水色薄纱,在雪中翩翩起舞,好似九天仙子一般,随时羽化登仙,姜芃姬看到她们赤着脚,脚板被冰得发红发青,顿时没了心情。

    她看得不舒服,但是其他士子却瞧得津津有味。

    “这渊镜先生好生厉害,教出来的学生,愣是占了头三甲的两名。听人说,若非渊镜先生的高徒吕徵出身贫寒,猎户之子,估摸着也能占一个三甲……若是那般,倒是可怕?!?br />
    “听说渊镜先生还有一名徒儿,怎么不见其人?”

    “你说的可是卫子孝?据说考评之时,有人对他出言不逊,脾性上来,打了人就走了……”

    “那真是可惜了……”

    “可惜什么。动手打人,这般粗鲁,哪里像是个文人,根本就是个莽夫?!?br />
    姜芃姬坐在自己的席位上,周围全是跟她身份差不多的士族贵子,一个一个都挺嘴碎。

    有些人依仗家中钱财,投钱买了一个虚职,有些则是纯粹靠着父母才有资格来凑热闹。

    嗯,姜芃姬属于后者。

    默默喝了些清酒,姜芃姬借着不胜酒力的借口,悄悄离开琼林宴。

    徐轲驾着马车停在外头,见姜芃姬裹着一件白绒绒的厚重披风过来,远远瞧去,仿佛一个会移动的白色球球,他忍着笑,连忙下车放好轿凳。

    他其实不是驾马的马夫,今天过来只是想要在外头看看开设琼林宴的地方而已。

    寒门庶族还有机会进入这里,徐轲终其一生,若无其他际遇,永远也没资格进去。

    姜芃姬知道徐轲心思,也没有拦着他。

    “这天气冷得真快,你外出也多穿两件。让你在马车里等,自己偏要坐在外头,这不是遭罪么。喏,这个手炉给你暖暖手,免得你背后说我虐待你了……”

    徐轲接过精巧的手炉,小巧玲珑的,裹着一层厚实的布,并不烫手,感觉像是小姑娘用的。

    “郎君这可是冤枉人了,轲何时背后抱怨过您?就算有,那也是正面抱怨?!?br />
    姜芃姬那双眼睛,徐轲是不想挑衅了。

    不管他有什么心思都瞒不住,与其藏着掖着被看笑话,还不如大大方方来。

    “嘴贫?!苯M姬笑着道了一句。

    正要踩着轿凳上马车,余光瞥见卫慈一身鸦青色的儒衫,持伞立在风雪之中。

    她脚步一顿,转头对着徐轲说道,“你抱着手炉到马车里面躲躲,我有些事情要去办?!?br />
    徐轲听后,诧异了一下,视线也不由得挪向了卫慈。

    作为一名隐形声控,他对任何声音特殊的人,想不记住都难。

    更别说,除了令人动容的声音之外,卫慈也算得上风清骨峻之人。

    姜芃姬走上前,调笑了一句,“子孝在这里等我?”

    卫慈不似之前那般反应过激,反而平淡地道,“与小郎君那位账房一般,在这里枯等罢了,至于等的是谁,端看来的人是谁。若是小郎君觉得慈在等你,这么想也无妨?!?br />
    嘲讽她自恋?

    姜芃姬表情一沉,看着卫慈的眼神带着几分打量和探索。

    卫慈也不避让,垂着眼睑,微微低头与之对视,眼中一片坦荡而非之前的空荡。

    说着,他手中的伞微微倾斜,遮住姜芃姬头顶一片。

    “风雪大,小郎君快些回去吧?!?br />
    “那篇策文是你自己写的?”

    姜芃姬肃着脸,问卫慈,颇有些不客气的味道。

    卫慈淡定一笑,反问她,“难道小郎君觉得令尊泄题,让慈有机会找人捉刀代笔?”

    姜芃姬沉默不语,倒不是说怀疑卫慈让人找枪手,而是她觉得卫慈的思想与时下的文人相差太大了。倘若天下人都跑去读书,谁又来耕田?读书的人多了,分蛋糕的人也多了,如今那些垄断知识传承的士族贵胄又怎么愿意?别忘了,卫慈本身也是世家出身。

    哪怕琅琊卫氏已经凋零,但祖上也曾显赫一时。

    士族骨子里就有一股傲气,自诩血脉高人一等,生来也要高人一等。

    要么,卫慈真的有这么高远的眼界,要么,他只是一个涉世不深的中二青年。

    不管姜芃姬怎么看,卫慈也不像是后者。

    “嘴皮子倒是利索?!彼ばθ獠恍Φ氐?,“看样子,你已经知道如何在我面前维持镇定了?!?br />
    卫慈声音带着些许释然,“吃一堑长一智,子孝虽不敢与友默他们比肩,但也不是毫无天赋的愚人,自然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若小郎君还想试探出什么,恐怕要失望了?!?br />
    姜芃姬扭头望他,拉长地哦了一声,忍笑得道。

    “你该庆幸这里人多车多?!?br />
    卫慈挑眉,“何意?”

    “子孝天资之色,身上衣裳配极了茫茫雪景,倘若周遭无人……”

    姜芃姬没有说完,反而冲着对方眉梢轻扬,给了一个十分暧昧轻佻的暗示。

    卫慈蓦地紧了紧伞柄,表情一正,倏地端正纸伞。

    吃雪去吧!

    姜芃姬笑得连肩膀都在抖动,不为其他,卫慈的反应实在是有趣。

    像极了高傲的猫。

    不知是不是无心,姜芃姬瞧着茫茫雪景,倏地道了一句。

    “父亲琼林宴之后,便要上书致仕了?!?br />
    卫慈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令尊如今刚过而立,怎么要上书致仕?”

    “你猜?”

    卫慈瞧着不及自己胸口的矮个子,压低声音道,“若是小郎君不插手,令尊也许能致仕清闲一些,如今东庆局势越发严峻,南盛灭国之日,便是天下大乱之时,致仕不失为避开乱局的好法子??尚±删舨迨?,这致仕折子上去,恐怕是以退为进之招……”

    “以退为进?这个词不错,那你猜猜,我进的是哪一步?”

    卫慈阖下眼睑,若是一切不变,如今眼前这人还没那么大野心,顶多领着一堆土匪在东庆搅风搅雨??扇缃?,卫慈感觉得到,她比曾经的她,早了不知道多少年,便想剑指帝位。

    若是这样……他闭眼想了想,笃定地吐出两个字。

    “崇州?!?br />
    富贵险中求,不管是以前的她还是现在的,卫慈都没奢求对方能稳扎稳打。

    “你果然很了解我?!?br />
    卫慈的心脏不争气地剧烈跳了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