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_+99?A?fz?I?@Y:?u??^1??R?Vj?H???Xt??就没个大概的时间么?”\r

    姜芃姬心中隐约有些推测,但并没有确切的证据。\r

    她之前看了那么多书籍,里面的确有寒食散只言片语的记载。\r

    据野史记载,前朝有一名云游方士向大夏皇帝进献一张可延年益寿、强身健体的神奇方子,令男子阳元充足,与房事上龙精虎猛,那方子便是寒食散,并且还有治疗伤寒的功效。\r

    五国分夏之前,这寒食散一直是宫廷秘方,不对外泄露,仅有天子可以享受。\r

    后来五国分夏,一度被碰上神坛的寒食散也没了踪迹。\r

    等它再度出现,俨然成了高门士族追捧的流行风尚。\r

    风瑾皱着眉摇头,说道,“这个倒是不清楚,若是兰亭好奇,瑾回去替你查一查?!盶r

    姜芃姬点头,“那就麻烦你了?!盶r

    风瑾转头一想,觉得姜芃姬突然询问这些问题有些怪异。\r

    “这寒食散有什么问题?”\r

    姜芃姬冷笑道,“问题大了去了。你倒是看看,那些服用寒食散时间久的,哪个还有精气神?整日浑浑噩噩,一副随时要去见祖宗的模样,无心正事,行事荒诞,脾性更是阴晴不定,现在服散之后还当众脱衣。若是正常情形下,谁会把自己脱光了,身体袒露给外人看?”\r

    风瑾一直听说寒食散如何好用,服用后如何舒畅,但他并没有碰那些。\r

    若是他和那些游手好闲的纨绔一般沉溺寒食散,不说别的,他父亲风仁头一个不放过他。\r

    听姜芃姬这么一提醒,他倒是回过味来,隐隐明白了什么。\r

    “寒食散会成瘾?!苯M姬冷着脸道,她没将这落后的东西放在眼里,但远古时代的人身体素质太差,成瘾可能性高,“若是服用久了,再想戒掉,过程极其痛苦,寻常人熬不住?!盶r

    风瑾脸色变得有些古怪。\r

    “但这寒食散,多半只是贵人使用,普通百姓不会受到牵连……”\r

    姜芃姬冷笑一声,“瞧你说的,好似如今掌舵的是百姓一般?!盶r

    风瑾顿时哑然。\r

    半响,他说,“瑾回去便查这件事情?!盶r

    姜芃姬垂了垂眸子。\r

    她不确定寒食散是不是阴谋,但可以肯定,这东西像是催化剂,催动原本就存在的隐患。\r

    离开皇家别苑,她一人坐在车厢之内,冷着脸翻看直播间观众查到的关于寒食散的资料。\r

    与她看到的野史过程差不多,在直播间观众那个位面,寒食散起初是用来治疗伤寒,但因为某些作死的,改动药方,使得药品成了毒||品,流传到士族阶层,成了流行消费的时尚。\r

    在现在这个位面,寒食散由云游方士敬献给皇帝,当做养生的良方,大夏皇帝却大肆滥用。\r

    五国分夏之后,寒食散这张宫廷秘方,也随之流传到了某个国家手中。\r

    “这种害人的东西……”姜芃姬不由得摇头。\r

    回到风府,踏雪已经准备好热汤和干净的衣裳。\r

    姜芃姬去洗了个澡,长发沾着水汽,踏雪用干燥的布巾替她擦拭,吸干水分。\r

    “孝舆,帮我将坤舆图取来?!盶r

    姜芃姬展开那张坤舆图,上面的内容是她亲手临摹的,上面标注了不少蝇头小字。\r

    长发干得差不多了,姜芃姬让踏雪下去,对着徐轲道,“父亲估计要致仕了?!盶r

    徐轲听后,猛地一惊,不由得抬头看向她。\r

    “老爷要致仕?可……”\r

    柳佘如今才几岁?\r

    四十不到,刚过而立之年,怎么就想着要致仕了?\r

    “浒郡这地方拿在手中太烫手,若非父亲手腕强硬,哪里能守得到现在?”\r

    姜芃姬眸中闪过一股冷意,“浒郡附近两州闹了粮灾,仅靠一个浒郡便撑了过来,谁瞧了不会眼红?不仅那些士族高门会眼红,如今那位皇帝更是眼红得不得了,估计要生事。父亲来上京之前已经有致仕的意思,这件事情估计就这样了……”\r

    徐轲蹙眉,小声道,“可老爷若是失了浒郡,没有依仗,到时候也不安稳?!盶r

    毕竟,柳佘虽然没将浒郡的士族赶尽杀绝,但也得罪了一大批。\r

    姜芃姬道,“那就要看如何取舍了,浒郡地势易攻难守,且兵力较弱,若是东庆……这里必将成为人人争夺觊觎的肥肉,这与幼儿抱金行于闹市有何区别?与其手里捏着粮却没办法保住,还不如暂时放弃,趁早换一个地方,以退为进?!盶r

    徐轲听后,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轲以为,老爷若是呈递致仕折子,多半会提升至州牧?!盶r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浒郡已经是产粮大郡,整个东庆最好的一块地。\r

    柳佘用了数年时间才治理成了这个模样,若是如今致仕了,外人只会猜测皇帝太过贪婪。\r

    为了堵住悠悠众口,一旦柳佘说要致仕,多半会被任命为州牧,从而彰显皇帝的仁德。\r

    虽然是明升暗降,但名声好听一些。\r

    “我也是这么想的,如今东庆六州二十一郡,仅有袁州还缺州牧……”\r

    听到袁州,徐轲猛地冷了冷脸,“可是袁州这地方……”\r

    袁州在东庆以北,接壤北疆,共有两郡,上虞郡以及长和郡。\r

    亓官让便是上虞郡人士。\r

    当初丢失的六城,皆在上虞郡境内,如今还有三城在北疆手中。\r

    这倒罢了,因为北疆和东庆多年战争,袁州已经是一片狼藉,人丁萧条。\r

    如今东庆与北疆联姻,南盛又来借兵,依照当今皇帝那个脑抽的性格,指不定会将戌守边疆的军队调离,到时候,袁州便要直面北疆三族的虎视眈眈,袁州州牧不好当的。\r

    不过,正是因为不好当,所以柳佘去这个地方才能谋取最大利益。\r

    姜芃姬起初也是盯准这个地方。\r

    “只有在袁州,才能光明正大地招兵买马……毕竟,哪怕两国联姻,上虞郡的三城依旧在北疆手中,国土不可缺?!苯M姬道,徐轲认真听着,“袁州这个地方,还有一个重要优势……”\r

    她写了四个字,士族寡缺。\r

    士族寡缺,意味着受到的约束和掣肘也少。\r

    徐轲认真琢磨了一番,隐隐明白姜芃姬的选择。\r

    袁州看似凶险,实则暗含莫大机遇。\r

    “袁州和浒郡接壤,父亲在浒郡经营这么多年,暗中肯定留了后手。朝廷派遣的郡守,短时间内没办法掌控浒郡全郡,换而言之,浒郡暗地里还是在父亲手中……”\r

    袁州的兵,浒郡的粮,二者合一,这才是姜芃姬想要的。\r

    “除此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重原因,崇州盛产柏檀?!盶r

    柏檀,经过直播间观众确认,与他们那边的青檀树质地相似,可为宣纸原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