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伊娜……这个名字根本不是东庆女子的,对方是异族?”

    风瑾脸色变了变,心中隐隐闪现些许不详的预感。

    姜芃姬抬手指了指北方,笑得意味深长。

    风瑾心神领会,但他并没有为自己猜出对方身份而喜悦,反而脸色铁青。

    “赐婚的旨意已经下达,她可是四殿下铁板钉钉的二嫂……巫马君怎么敢……”

    小叔子和嫂嫂有奸情,巫马君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事情?

    姜芃姬轻蔑地翻了个白眼,“巫马君这叫发扬祖宗遗传下来的美德。再者说了,那个安伊娜嫁入皇室本就不安好心,她勾引巫马君,巫马君也有自己的计算,两人可不滚做一堆了?”

    依照巫马君的野心,哪怕安伊娜不刻意勾引,他能守住自己的裤腰带?

    两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风瑾踟蹰不前,内心充满挣扎,“这事情……”

    姜芃姬低声道了一句,“人家皇室丑闻,你上赶着担心什么?令尊早致仕避难,静待情势变动,你还想上赶着给东庆卖命不成?就算你说安伊娜和巫马君在外苟合,你又能拿出什么证据?北疆和东庆的联姻已经是板上钉钉,中间生出任何阻碍,都会被铲除干净……”

    他听后,表情阴晴不定地变换,良久才长长叹了一声。

    “罢了罢了,这事情说起来的确与瑾无关……”

    巫马君的野心,风瑾是十分清楚的。

    他勾搭北疆公主安伊娜,目的为何,风瑾多少也能猜出来。

    只是,这人空有野心没有脑子没有大局观,这也是风瑾最瞧不起巫马君的地方。

    通过安伊娜接触北疆皇庭,这样做无异于是与虎谋皮,要被人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姜芃姬歪头,看风瑾侧颜,道,“这事情和你无关的,那我说一件和你有关的事情?!?br />
    风瑾心中一个咯噔,神色不变地问她。

    “什么事情?”

    姜芃姬道,“方才考评,有士子服用寒食散,当众脱下所有衣裳……是的,你没有听错,对方当着所有士子、我父亲以及其他副考评官,脱光光了,还出言调戏渊镜先生高徒卫子孝?!?br />
    风瑾听得呆了,眼睛不由自主地睁圆。

    “这、这……简直荒诞!”

    姜芃姬将这件事情当笑话说给风瑾,揶揄了一句,“你啊,该庆幸自己因为手臂伤势没去考评。不然的话,说不定被那个浪荡子盯上的,可就是你风怀瑜的美貌了……”

    风瑾:“……”

    为何他觉得异常手痒,想要狠狠敲打眼前这个熊孩子?

    姜芃姬扑哧一下笑了出来,双眸带着轻松的笑意。

    “算了,瞧你这么老实的份上,我还是不逗你了?!?br />
    风瑾表情僵硬,看着有些臭,姜芃姬脸上却带着发自内心的笑意。

    两人一道穿过游廊,远远瞧着,似乎有说有笑。

    快要离开花园的时候,姜芃姬发现一道异样的注视,下意识收敛笑意,准确望向视线来源。

    视线之中,仅有一片消失的衣角。

    “瞧见熟人了?”风瑾问她。

    “算是吧,不过对方对我防备得很,也不知道哪里惹了他?!苯M姬摇摇头,卫慈喜欢避着她就避着,她倒要看看对方肚子里的秘密能保守几日,“怀瑜,你对琅琊郡有多少了解?”

    风瑾收回视线,他循着姜芃姬的方向望去,没看到什么人。

    “琅琊郡?瑾倒是忘了,你即将跟着渊镜先生去琅琊求学,有备无患,的确该做一做功课,好好了解琅琊士族形势?!狈玷α诵?,还以为姜芃姬是担心以后求学的事情,“琅琊郡地处兵家必争之地,也是个钟灵毓秀的地方,孕育了不少杰出人才,乃是世家汇聚之处?!?br />
    姜芃姬点点头,这些她都知道。

    “我听说,琅琊郡士族林立,都不怎么好惹……”

    河间郡盛产美女,琅琊郡则是盛产才子英杰。

    很多叫得出名号的大儒,基本来自琅琊,两者在东庆的分量截然不同。

    风瑾安抚姜芃姬,“的确不好惹,但只要你安分一些,看在柳郡守的份上,也没人会故意刁难你。更别说,你到时候进入琅琊书院,渊镜先生也会护着你的,你怕什么?”

    只要身边这个小伙伴别那么闹腾,她绝对能在琅琊郡过得很好。

    姜芃姬又问道,“那么,你听过琅琊卫氏么?”

    风瑾听了,蹙了蹙眉头,在脑海中翻找大半天。

    “琅琊卫氏?有点儿印象,瑾记得没错的话,琅琊卫氏这一支是大夏朝开国不久,从汴州卫氏分出来的旁支。不过这一支人丁凋零,早就走了下坡路,一代不如一代了?!?br />
    汴州位于中诏,汴州卫氏在中诏也算得上一流世家,十分昌盛繁茂。

    “那你知道琅琊卫氏如今的情形么?”

    姜芃姬追问。

    “隐隐听说,琅琊卫氏这一支已经重回汴州卫氏,回归本宗。说是回去,其实也是仰人鼻息,寄人篱下罢了??扇舨徽饷醋?,说不定这日子要彻底落魄下去,沦为寒门庶族……”

    考评最重要的一项便是【家世】,占分比重很大,而寒门庶族只能是【劣等】。

    若是回归本宗,也算是大树底下好乘凉,好歹是一个祖宗。

    别管日子如何,至少说出去还是赫赫有名的高门世族,而非寒门庶族。

    姜芃姬蹙眉,道,“怀瑜的意思是,琅琊卫氏已经搬离,举族迁回中诏了?”

    若是这样,卫慈应该不是琅琊卫氏的,只是姓氏巧合了?

    “应该是的?!狈玷⊥?,可惜地道,“分出来的旁支,等闲情况是不可能回到本宗的。琅琊卫氏如此选择,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得不这么做……兰亭怎么对这个有兴趣?”

    她摇头,道,“没什么,只是好奇问了一句罢了?!?br />
    两人边走边说,回到席间,又看了一会儿歌舞。

    姜芃姬看到不远处有人当众服用寒食散,表情带着享受飘忽,她心中一怔,倏地想起了什么。

    “怀瑜,你可知寒食散是什么时候在东庆兴起的?”

    风瑾露出一丝无奈,道,“兰亭当真瞧得起瑾,可瑾也不是无所不知的,这事如何知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