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脑子已经降温,也没了那股子浪荡冲劲儿。

    如今又是深秋,风稍微一吹,他只是觉得全身都冷飕飕的,两股战战,腚都在打颤。

    害怕。

    柳佘见他表情变动,冷冷嗤了一声,“考评关系到国家社稷,关系到东庆的未来,如此严肃神圣之事,竟有人当众脱衣骡奔,不顾廉耻,圣人之言全学到狗肚子,当真让人开了眼界?!?br />
    全场士子安静如鸡,那些受到惊吓的侍女纷纷跪俯在地,颤颤巍巍。

    见那些侍卫没有动手,柳佘语气平淡地又说了一句。

    “拖下去,当真听不懂人话?”

    几位副考评官正要开口求情。

    虽然他们也觉得那名士子做得太过了,但服用寒食散已然成了东庆上流的风尚,这是雅趣之事,哪怕反应太过,也是因为行散不当,这种事情又不是特例,应该酌情处理才对。

    “糊涂虫!”

    不等他们开口,柳佘已经骂了一声,虽然没有指名点姓,但那些老人精如何不知道骂自己?

    顿时,一个一个的表情精彩得像是调色盘,五彩缤纷的。

    那些侍卫垂着头,最后还是架着将人拖走了。

    柳佘冷着脸,将卫慈的考卷熏干折叠收入袖中。

    直播间观众听不到柳佘骂了什么,但看他的表情,也知道主播她爸真的动怒了。

    更加重要的是,那个士子的举动,怎么看怎么像是嗑药嗨过头的样子。

    【图书管理员】:奇怪,为什么觉得刚才那个士子的表现有些不对劲?

    【大明衣冠】:岂止是不对劲,根本就是被人下药了吧。这跟高考考场脱衣服,意图猥、亵其他考生有什么区别?管你是谁,肯定要丢出去……不知道是不是宫斗宅斗看多了,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说不定这个考生被人暗算什么的……瞬间脑补一部宫心计。

    【老司机联萌】:估计是寒食散吃多了,哪里是什么陷害。

    【地球第一美男】:寒食散?什么东西?

    【老司机联萌】:寒食散,又称五石散,一种含有剧毒的药,可成瘾致幻,服用后伴随毒性蔓延,体内会产生巨大内热,长期服用会慢性中毒。不过古人认为寒食散服用之后,有神思清明的功效,行文赋诗有如神助……估计,那个熊孩子因为这个才在考评嗑药……

    【牛轧糖】:这……这不就是毒、、、品?

    姜芃姬看了那些弹幕内容,不由得挑了挑眉。

    这东西,她是知道的,寒食散在东庆士族之间属于流行的奢侈品。

    柳羲记忆中,也曾看过不少河间士子在雅集的时候以寒食散助兴的画面。

    又有观众查了查寒食散的度娘资料,复制粘贴了一大堆,也算是给不懂的人科普了一番。

    【老司机联萌】:寒食散有成瘾性,但某种方面来说,它比毒||品更加可怕一些。

    姜芃姬瞧了一眼,便兴致缺缺地放下了。

    直播间的观众属于近古代,寒食散对他们来说还是很可怕的,但姜芃姬生长在科技高度发达的星际时代,曾经被人畏惧的各种毒|、|品,以她的眼光来看,还不够格入她的眼。

    【冰糖柠檬】:噫,好可怕,要是不小心对这东西上瘾了,岂不是废了?古代戒毒不容易吧……想想我们的华国,想想鸦片……要是这东西大范围推广开来……后果不堪设想。

    这个弹幕得到不少观众的支持。

    【主播V】:没必要那么担心,寒食散只有在小范围传播罢了。这玩意儿很贵,普通百姓用不起,这就杜绝了大范围传播的可能性。服用寒食散之后,还需要进行十分复杂的行散步骤,发散体内多余热力,行散要是出差错,严重一些会闹出人命,百姓耍不起的。

    尽管如此,寒食散的危害也的确不容忽视。

    在如今这个远古时代,上层社会颓靡不振,社会风气也会被带偏,倒霉的还是下层百姓。

    姜芃姬瞧着那些参加考评的士子,眉心微微蹙起,顿时没了继续观看的兴趣。

    寒食散的确入不了她的眼,因为以未来人类的身体素质来看,想要用寒食散致人成瘾,基本不可能,但远古时代的人类不一样,他们太弱小了,那些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士族更加孱弱。

    一旦上瘾,想要戒断可就难了,估计也没人有这个毅力戒掉。

    贵族士子,他们有的是钱购买寒食散,继续服用就能无事,何必受苦受累戒掉这东西?

    在如今这个金字塔社会,文盲遍地的地方,精英上层对普通下层的影响力太大太大,这些精锐颓废,会令整个天下颓废,他们废物,也会令整个社会风气变得乌烟瘴气……

    唇抿成了直线,她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悄离开八角亭。

    发生那样的插曲,柳佘也没多少心思主持考评了,等所有士子答完自己的考题,他令人将各位士子的卷子全部收上来,为了公平起见,士子的姓氏名讳全部以白布遮掩,慢慢评赏。

    韩彧脸上布满愁色,“子孝这回,未免也太亏了些……”

    这是出门没看黄历怎么着,竟然会碰见这种倒霉事。

    吕徵道,“子孝心思自来细腻,希望这事情不会给他带来太大打击?!?br />
    对于卫慈从考评中途退场的事情,他们的师父,渊镜先生丝毫不惊讶。

    反而平淡地笑了笑,“这事为师知道,你们无需多虑,子孝心中已有打算?!?br />
    卫慈就没想过为东庆效力,考评结果如何,对他来讲有意义?

    若非渊镜先生的要求,卫慈今天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姜芃姬往回走,正巧碰上出来寻她的风瑾。

    “皇家重地,瑾不是与你说过,不要乱跑?!?br />
    风瑾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确定没什么异样的地方,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似乎没惹什么事情。

    “我只是想远远看一看考评的场景,周遭都是人,要是犯事儿了,总不能找我一人麻烦?!?br />
    姜芃姬扫了一眼其他士子贵女,示意风瑾自己是无辜的。

    “瑾不是怕你不懂这边的规矩?”自己一个伤员,照看熊孩子也不容易,“别看皇家别苑光鲜亮丽,谁知道暗地里有什么魑魅魍魉?若你不慎撞破谁的好事,小心项上人头不?!?br />
    姜芃姬走到风瑾身边,两人并排走在羊肠小道,与旁人都隔着相当远的距离。

    “看样子,你十分有经验么。我刚才在假山山洞发现巫马君和一个叫安伊娜的女孩儿苟且,啧啧……战况激烈!这也算大事么?”

    风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