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东庆世家越来越不像话,但不可否认,这些世家出来的孩子的确有两下。

    “江山代有人才出,唉,当真是一浪推一浪。这些年轻后生可真不得了,俱是国之栋梁啊?!?br />
    柳佘身旁的副考评官感慨着说道,惹来其他几位的一致附和。

    “要不怎么说是少年英才?如今这个天下,很快就是他们的了。年轻就是好啊,再过个几年,兴许我们这些老骨头都要退位让贤了。如今这些年轻后生,瞧着让人眼热?!?br />
    一名大儒开口,其两鬓雪白,脸上布满褶皱,但肌肤透着一股子红润,精气神相当充沛。

    三年一考评,今天对于东庆来说是十分重大的日子。

    柳佘虽然是总考评官,但身边还有十余位副考评官,他们或是朝中老臣、或是名声斐然的名士、或是醉心学识的大儒,每一个资历都比柳佘老,但柳佘最讨厌他们倚老卖老。

    听了几位感慨,他在内心暗暗啧了一声,然后冷冷一嗤。

    这可不,哪怕是头猪,一大堆资源砸下来,也会两只蹄子走路了,更别说人了。

    其他考核陆陆续续差不多了,现场气氛也被炒热,在几位副考评官的催促下,柳佘从塌上起身,然后从袖间抽出一只卷轴,两名侍女迎上来将卷轴的火漆揭开,展开挂在架子上。

    看到那支卷轴,诸位士子已经纷纷打起精神,今天考评的重头戏来了。

    等他们看到卷轴上铁画银钩的一个大字,纷纷懵了一下,或蹙眉深思、或暗暗念叨……

    民!

    卷轴上就这么一个字,这也是这次考评的题目。

    通俗一些讲,这就是命题作文,考官给出题目,学生自己随意发挥作答。

    不限篇幅字数、不拘内容格式、不论题材文章,只要紧扣主题【民】,不管是从百姓治理、田地耕作、商品买卖还是读书教化,便不算跑题……看似简单,实际上很不好对付。

    首先,这个题目给的就太宽泛了,能写的很多很多,正因如此,想要写得出彩,写得鞭辟入里,使人深省或拍案叫绝,能入得了柳佘的眼,这就太难太难,多半还是中庸为主。

    其次,他们多半是家世极好的世家贵子,平日里不说章台走马,但也不会和百姓多接触什么,他们所知的多半来自于书籍,一个不慎就容易写得“假大空”,如何入题?

    对他们来说,交任务不难,难就难在如何出彩,力压旁人!

    姜芃姬自然也看到这个考题,眉心蹙了一蹙。

    柳佘这个考题,能说简单,也能说太难,着实有些刁钻。

    民,字从尸从氏。

    尸,可意为身体无法动弹,引申为不迁徙、不移动。

    氏,寄给意为国、族。

    二者合一,即为百姓。

    要是发散思维来想,民不仅可以解读为百姓,亦可以解读为国计民生。

    从这二者再联系,与民有关的衣食住行都能纳入思考,像是读书、富国这样的国计民生也能作为入题的点……更加重要的是,柳佘给了题目之后根本不给其他提示,学生也很懵逼啊。

    要是能知道柳佘内心的偏向,他们也好琢磨重点,迎合对方的口味。

    诸多士子颇感为难,那些副考评官见了,心中虽有异议,却也没有说出来。

    人家关心百姓、关心民生,性格务实,他们还能说什么?

    看到这个题目,卫慈小弧度地勾了嘴角。

    他很确定,这个柳佘有问题,不过总得来说,似乎也不那么讨人厌。

    题目已下,士子之间也不好交流讨论,诸多考评官在上面盯着,只能各凭本事。

    其他人还在想着柳佘偏好的时候,几名士子已经开始研磨铺纸,提笔书写。

    柳佘眼睛扫了一圈,动笔的基本都是他预料中的人选,心中不由得暗暗叹息。

    人家凭本事名留青史,自然有一定道理的,这等天赋羡慕嫉妒不来。

    他稍稍绕了一圈,目光扫了扫那几人书案,不由得点头。

    他给出的题的确很宽泛,但只要不离开“民”,基本不会跑题,与其贪心想要以短短篇幅陈述无数的内容,导致文章空乏,还不如攫取一点着重阐释,以点破面,便是这个道理。

    当然,道理懂了是一回事,能不能写出一点儿干货又是另一回事。

    有的人已经明白柳佘的意图,但等落笔的时候,却发现写不出实锤。

    以他们对柳佘的分析,这人算是实干派了。

    吹捧得天花乱坠有什么用,人家说不定更加稀罕那些懂农业水利、勤劳能干的。

    当然,这些人还算有自知之明,更多一些人则是不屑一顾,没人不会喜欢听好话的,文章写得花团锦簇怎么了,总考评官看得舒心就好……所以,也不乏有喜欢卖弄才学文字的傻瓜。

    诸多士子,柳佘最在意渊镜先生的几个学生徒弟,与预想中没有太大出入。

    光从文章内容来看,其实也能摸索出这些人的脾性。

    唯一令他惊讶的却是卫慈。

    这位渊镜第四徒……貌似也不像阿敏说的,只有那张脸能拿得出手了。

    程靖稳重务实,关注农耕水利;韩彧正气开明,文章与刑律有关;吕徵看似中规中矩,但文章深入之后直指东庆如今的弊端,为民鸣不平……可这卫慈……

    光看模样,如玉一般的人儿,冰冷又带着几分君子的温润,异样的和谐。

    但,他的文章却……相当的辛辣呛口。

    哪怕柳佘十分欣赏他写的,但如今这个当口,根本不能给他过高的分数。

    作死也不是那么作的!

    这小子貌似很天真地希望天下万民皆能读书,并且给出了不少干货建议和计划。

    柳佘嘴角一抽,这种时候挑衅士族权威,也不怕被穿小鞋。

    暗暗叹气,卫慈这样故意找事儿的举动,搁阿敏来说,踏马就是熊!

    不过,糟心的事情还没完呢。

    姜芃姬正在亭子里看诸多士子埋头苦写,内心略略有些舒坦了,这才有考试的气氛。

    不过,很快她就改了自己的看法。

    嘶——

    一声布料撕裂的声音响起。

    卫慈正欲将写好的文章用熏炉熏干墨迹,他附近的一名士子还在冥思苦想,面色潮红,表情带着几分眯瞪,不停撕扯自己的衣裳。对方所穿的衣裳乃是旧衣,穿得还松散,自然禁不起这般折腾,很快就被撕开大口子。

    卫慈:“……”

    柳佘听到动静转头,那位郎君已经将衣裳脱了个精光,从席位起身,背对着他,露着个腚。

    柳佘:“……”

    老子有句沃日,踏马立刻就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