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不打算现身,自然不会让旁人发现自己的踪迹,她的唇角始终噙着冷笑,听着底下那对男女你侬我侬、互诉衷肠,又因为现实阻碍而不得不各奔东西,相忘江湖。

    讲真,换一个脑子比较活跃的八卦党,分分钟能写出一篇虐恋情深的小短文好么?

    姜芃姬眼皮子一抬,直播间已经冒出各种各样的虐恋段子,有一些精通各种言情桥段的老司机,他们还能精确猜测安伊娜公主和巫马君的对话,一唱一和,简直了……果然都是套路。

    要不是场景不对,姜芃姬都能笑出来。

    自作聪明的人,一向是最蠢的,底下这俩男女,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绝配。

    姜芃姬乐得看好戏,直播间的观众却不是很理解。

    【食堂打饭阿姨】:阿婆主,那个巫马君不是你庶妹未来的夫婿?他当着你的面偷人,你就没点儿脾气?亏宝宝还期待你妹控发作,动手把巫马君和那个小姘头都打一遍。

    不是一个观众这么期待的,而是整个直播间的观众都是这么期待的。

    他们早已经习惯姜芃姬二话不说就是怼、护短不讲理的作风,哪怕是庶妹,搁古代是妾生女,搁现代是私生女或者小三生的,但这里是古代啊,庶女也是有人权的,名正言顺的。

    他们没想姜芃姬如何为这个庶女打抱不平,但巫马君还没把人娶回来就青天白日和另一个女人嗯嗯啊啊,也忒不是东西了,依照主播这个脾性,肯定要出面将人打一顿才对。

    姜芃姬笑了笑,经过上次长情巷试探柳佘,她基本已经摸准府中庶女的身份。

    换而言之,那位庶女从诞生起就跟柳府不是一路的,以后也没可能一路。

    至于“兄妹情”或者“兄弟情”之类的,那更加没有影儿。

    柳佘顾及到这一层,早就暗中授意继夫人和碟夫人,尽可能将柳羲和庶子庶女隔开。

    没有相处过,自然谈不上什么感情。

    明知那个庶女身份有异样,极有可能是对立面的,柳佘意图将庶女嫁给巫马君,摆明了是挖了一个坑等这个小子跳……这样的情形下,姜芃姬还为一个庶女出头,吃饱了撑着。

    【主播V】:整巫马君和那个安伊娜?呵,迟早的事情。

    姜芃姬要走的路,这俩都是阻碍她的绊脚石,也许是小碎石,也许是鹅卵石,迟早要踢开。

    不过,理由却不可能是为了一个毫无干系的庶妹出气。

    很明显,直播间的观众都喜欢不带脑子凑热闹,根本没人瞧出姜芃姬经的文字游戏。

    安伊娜公主深情满满地目送巫马君离开假山,她则待在原地仔细梳洗了一下仪容,然后神色如常地离开,姜芃姬继续坐在上头不动如山,不过几息,已经离开的安伊娜竟再度折返。

    姜芃姬挑了挑眉,能被北疆皇庭予以期待的公主,倒是有几分本事。

    安伊娜没有发现她,但这人疑心病却十分重,佯装走远又悄悄折回来看了一眼。

    等她的气息彻底远离了,姜芃姬轻松地跳下假山。

    此处通风顺畅,这对男女胡闹留下的气息已经弱不可闻,然而对于五感异于常人的姜芃姬来说,满鼻子都是异样的气味,令她眉头轻蹙,眼底流露出些许厌恶和轻蔑。

    稍稍控制五感,那种令人反胃的气息才浅淡不少。

    她又摘下腰间另一个香囊放在鼻尖轻嗅,这才好受了一些。

    巫马君与安伊娜前后脚离开,姜芃姬则选了另一条羊肠小道,七拐八拐之下离开了假山群。

    今儿个日子特殊,平日里寂静的花园多了人气,不少衣衫艳丽、装扮精致的贵女相携游园,眉间或者额头点缀着精巧细致的大红花钿,那鲜红的颜色将周遭肌肤衬得更加雪白细嫩。

    东庆如今的风气还算不上太封闭,男女相携同游虽然会被人诟病,但也算不上天大的大事。

    所以,除了这些人比花娇的贵女,花园内、水榭旁、小亭中……不乏衣衫翩翩的少年郎。

    出于默契,双方泾渭分明,哪怕是熟人,也只是隔着一片小林或者花丛遥遥对视,很快就错开眼……考评这一日,不仅关系到士族贵子的官场前途,说不定还影响他们终身大事呢。

    姜芃姬自然也是“贵子”,只是年纪还小。

    她年纪尚幼,身量尚小,容貌五官却十分标志,偏向女性但又充满英气,若是等个几年彻底长开了,再添点儿功名,弄出点儿名声,这可是不少世族贵女心目中的良人形象?

    最重要的是,脸一定要帅!

    不是阳刚,而是掺和了女性柔和、如玉温润的美——最好雌雄莫辩,不仅如此,身材还要高挑清瘦、气质必须温润如玉、待人一定要微风细雨,满腹诗书,才华横溢为佳。

    避开那些贵女走的道,姜芃姬环顾一圈,去了地势比较高的望风八角亭。

    站在这里,凭高远眺,视力好一些能看到那些参加考评的士子。

    她过去的时候,八角亭已经坐着三名陌生男子,姜芃姬不认识他们,只是礼节性颔首。

    对方也没有介意姜芃姬过来惊扰,而是微微一笑,扭头与友人继续谈笑。

    落英缤纷,飘零坠落的花瓣随风而动,铺满了一地,百余士子零散坐落在河畔旁、小林间,身姿婀娜的侍女端着美酒佳肴穿梭其间,间或还有丝竹管弦的雅乐之声悠悠传来。

    姜芃姬和一群直播间观众都静默了,表情有些微妙。

    踏马这也能叫考试?

    哦,不对,人家这是考评。

    【老司机联萌】:我大概是上了一个假学校。

    【酱香猪腿肉】:我大概是遇见一群假老师。

    【三只松鼠零食】:我大概是做了一堆假试卷。

    【冰糖柠檬水果糖】:我大概是进了一个假考场。

    姜芃姬:“……”

    隔着这么远,旁人只能看到模糊的人影,但姜芃姬却不一样,众生百态尽入眼底。

    此时,卫慈发髻微有异样,他抬手一模,一朵盛开正艳的美人睡落在他发顶。

    美人睡,独在秋冬两季盛开,越是寒冷,盛开越艳,香气扑鼻。

    他看着花儿略略出神,不知想到什么回忆,表情变得有些涩然。

    此时,仿佛察觉到一股视线,他悄悄顺着望去。

    尽管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但他又怎么会认不出来?

    卫慈表情默然地用手碾碎了那朵美人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