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照姜芃姬的五感,她自然早早知道底下假山休憩的“山涧”来了两个人。

    不过人家一开始都是规规矩矩的,说不定是已经定情的小情侣借机互诉衷肠呢。

    她对自己的隐匿之术也十分有信心,肯定不会泄露踪迹,吓到人家小情侣的。

    她很纯洁,奈何人家老司机技术娴熟,飙车浪得飞起,突然开车,令人措不及防。

    底下二人二话不说,迫不及待拥抱到一块,你扒我一件衣裳,我撕你一件衫裙,没多久衣衫就一件一件脱了,直上三垒,动作激烈,女子头上珠翠砸在假山壁上,发出轻微的敲击声。

    姜芃姬懵逼在了原地,直播间的观众嗷嗷叫着要看到现场版的。

    【香橙味鸡腿】:嗷嗷嗷啊——阿婆主,你能不能调整直播间拍摄视角啊,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画面,感觉好怪的,声色俱佳才是一个优秀直播间应该达到的标准。

    【老司机联萌】:这个车,开得猝不及防,哪怕我是个老司机,险些在山弯道漂移出去了。

    姜芃姬很快就镇定下来,既没有答应直播间观众的要求,也没有离开原地。

    于是,这对偷摸着机会玩野战的小鸳鸯丝毫不知,玩得兴起,听声音似乎还玩出了不一样的花样和姿势,浑然不知假山供出来的道上头半躺着一个姜芃姬,以及一万个旁听观众。

    姜芃姬深深觉得,她虽然不是观众口中的死神小学生,走到哪里都有人死,但也跟那位有些共同之处——貌似她走到哪儿都能碰上有趣儿的事情,这次连小鸳鸯野战都碰上了。

    【主播V】:东庆皇室这是吃枣药丸啊,皇帝偷大臣妻子和老子的小妾,儿子偷另一个儿子未来的老婆,还是在考评这样的日子,也不怕人来人往地,直接把他们抓一个正着……

    直播间的观众看着这条弹幕,有些懵逼。

    【香橙味鸡腿】:#鄙视,阿婆主你是不是偷偷看了?

    不然的话,她怎么知道底下偷欢的男女是谁?

    姜芃姬暗中翻了个白眼,她原本是不想出这个风头的。

    奈何直播间观众没人能跟得上她的脑子,她只能迁就对方了。

    【主播V】:听声音,男的是与我有过几面之缘,还会成为我妹婿的巫马君。

    直播间观众纷纷表情裂了,握草,巫马君……有胆子啊,当着主播的面给主播庶妹戴绿帽?

    姜芃姬又发了一条弹幕。

    【主播V】:女方则是北疆来的女子,为何这么判断?因为巫马君刚才死掉对方的衫裙,布料撕裂的声音不是寻常的绫罗绸缎,这是北疆少数贵族才能穿着的特供布料……我曾经在一本‘野史笑谈’上看过这部分内容,作者闲得蛋疼去撕各种不同的料子,仔细记录撕裂声的差异……因为动作激烈,女子头上珠翠敲击石壁,发出的声音也能听出质地的优越……

    底下女子衣衫被脱光光,动作激烈,珠翠耳环项链洒了一地,姜芃姬光是听声音就能琢磨出落地的首饰有多少,质地好不好,综合以上几点,再想想这段时间来东庆的北疆人员。

    这个身份么,自然呼之欲出。

    【老司机联萌】:我不知道,该说主播耳朵好,还是她看得东西太多……貌似啥都懂。

    人家啪啪啪,她都能听出那么多和主题无关的内容。

    冷漠脸,总感觉自己和主播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哦,不对,他们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虽然近距离倾听一场春色盎然的大戏,不过姜芃姬的脸色始终正常,眼神依旧清明,根本没有被底下的野鸳鸯感染,而直播间一些老司机光是听着声音,已经忍不住召唤五指姑娘了。

    在观众看来,姜芃姬过于冷淡了,但对她来讲却是稀松平常。

    一个饱经训练的基因战士,要是连自己生理反应都无法控制,早早滚出基因战士行列好了。

    大概过了两炷香的功夫,底下那对野鸳鸯终于云消雨停,搂在一块儿气喘吁吁。

    这会儿,有个观众起哄,问姜芃姬。

    【您拨的电话已关机】:主播,免费听了一场,你就没什么要评价的么?

    【主播V】:辣鸡。

    瞧着这短短的两个字,不少老司机观众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底下的一对野鸳鸯平息了一下气息,然后便是安安静静地穿衣悉索声。

    “四殿下,今日一事,安伊娜会深深记得的?!?br />
    四殿下?

    呵呵,果然是巫马君。

    姜芃姬冷笑着听着,一个是东庆四皇子,一个是即将成为二皇妃的北疆公主,这俩在今天这样的特殊日子,跑来假山这里偷晴,也真是够够的……那位四皇子想做什么?

    巫马君已经从刚才的事情中清醒过来,声音仍然带着几分沙哑。

    “你真的打算嫁给二哥?他那个人,根本给不了你该有的荣誉?!蔽茁砭恍嫉?。

    名为安伊娜的北疆公主轻轻叹了一声,道,“父王让我嫁给你二哥,我便得嫁,世间女子,谁不是这样过来的?都是身不由己的可怜人,能将清白的身子早早交给你,我早已无憾?!?br />
    姜芃姬撇了撇嘴。

    这位安伊娜公主也是实力演技派,说话也不打个草稿,开口就把牛皮吹上天。

    “四殿下,我们认了吧。从今往后,我便是你二嫂,我们也不用这样偷偷摸摸来往了。若是被人发现,误以为北疆对东庆有异心,和谈联姻只是障眼法,我们便是两国的罪人了?!?br />
    姜芃姬原以为这位公主如何不一般。

    如今一看,见面不如闻名……错了,闻“声”不如闻名。

    说到底还是游走不同男人之间,玩弄权柄罢了。

    北疆让这位公主挑拨二皇子与镇北侯府之间的关系,将皇帝与皇子的关系弄得剑拔弩张,最好把东庆弄得永无宁日,没想到这位公主人还没嫁过来,已经早早把两个皇子关系弄死。

    按理说,巫马君这人野心勃勃,虽然年轻,但也是喜欢谋定而后动的人,不像是不带脑子的猪,怎么会轻易被安伊娜公主钓上手,信了对方的情深表演?

    她蹙了蹙眉,却忘了时下男子,多半视女子为附庸与物品,头发长见识短是说谁的?

    安伊娜公主演技太好,巫马君又太过自负。

    浪荡子以为骗来一颗诚挚少女心,却不知早已经落入黑寡妇的蜘蛛网……啧,蠢得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