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证明,姜芃姬的话真的不能信,包括标点符号。

    姜芃姬虽然没有参加过远古时代的大型party,但她在以前的时代参加过啊。

    作为联邦最有实权的军方大佬,走到哪里没人捧着她?

    联邦性质的重要宴会,主办方都会习惯性给她发一张请帖,至于人到不到完全看个人心情。

    对比两个时代的party之后,她发现不管是远古时代还是她那个时代,无非就是那些惯有的套路,不过作为军团长的她是旁人捧着供着、不得不看脸色的大佬,现在的她只是虾米。

    耳朵听着语调动人的笙歌琴曲,眼睛瞧着婀娜多姿的曼舞,姜芃姬幽幽笑着。

    小透明也有小透明的好处,至少她不需要刻意去记某某某是谁,也不用思考某某某的家世地位以及其他人机关系,然后斟酌自己该如何与对方交谈,说个话都那么累,闲得慌了。

    “难为你看得这么津津有味——她们跳舞就那么好看?”

    姜芃姬瞧了一眼直播弹幕,观众品评的内容集中在舞姬的身材、脸蛋和肌肤,至于舞姿……他们都觉得太慢了,感觉像是公园老太太老公公打太极拳,还没人家广场舞好看。

    虽然她不知道什么是太极拳,什么是广场舞,不过看弹幕的意思,应该不是什么好形容。

    “身转轻袖摇,眉蹙敛花钿?!狈玷倌晁拍切┪枳嗣盥奈杓?,头也不回地抚掌一笑,“腰若柳,声若莺……嘶——个中滋味,需得细细体味,兰亭性子急躁,该静心才是?!?br />
    姜芃姬一脸懵逼,瞧瞧看得投入的风瑾,再看看那些舞姬,再看看直播间观众。

    倏地,她觉得直播间观众和她的审美才在一个次元,风瑾少年已然超神。

    “舞姿倒是挺好的,但是我更加喜欢妖娆的,肤白貌美大长腿,大胸翘臀……”

    这番话得到直播间观众一致拥簇。

    【香橙味鸡腿】:我就是喜欢这样耿直诚恳的主播。

    【皮皮虾我们走】:其实我也喜欢身材火辣的,看直播也只关注身材火辣的女主播,没有身材的基本不看。主播是唯一一个不靠身材,靠内涵吸引本宝宝追更的,你是最特殊的。

    【蜀黍带你看金鱼】:楼上一路走好,#点蜡

    直播间的小天使附和姜芃姬的观点,但风瑾这个正统远古时代男性则没有那么开放了。

    细白如雪的脸蛋染上红晕,显然是羞恼了。

    “庸俗!”

    呦呦呦,害羞了。

    姜芃姬明白,风瑾这个年纪的少年,纵然喜欢肤凹凸有致的小姐姐,嘴上也会含蓄不说。

    她冷冷嗤了一声,“怀瑜这话可就违心了,我哪里庸俗了?不喜欢温温软软的,难不成你还想以后抱着一个跟你一个尺码的?之前还跟我说你对龙阳分桃无意,这会就露馅儿?!?br />
    风瑾也算比较能说的人了,但秀才遇到兵,一向有理说不清。

    姜芃姬摆明了曲解他的话,风瑾少年哪里是她的对手?

    心头一阵冒火,咬牙道,“兰亭敢让柳郡守听到这些话?”

    姜芃姬无所谓地反击道,“怀瑜可是忘了,之前我是与谁一道上青楼的?”

    风瑾:“……”

    还能有谁,你家老子柳佘呗……额……好吧,他输了……

    不对!

    风瑾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他身边这位小伙伴,性别是女不是男啊。

    想起这点,他的表情变得耐人寻味,通俗一些就是便秘一般。

    柳郡守,你家闺女都这个熊样了,怎么还不过来管一管?

    柳佘表示——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别说闺女逛青楼,哪怕逛南院小馆也得奉陪。

    姜芃姬瞧着一脸生无可恋的风瑾,笑着眯起了双眸。

    远古时代各种不好,但有一点值得肯定的,广大人民百姓的性格都比较保守。

    好比眼前的风瑾少年,再怎么一本正经,人家本质上也只是十来岁的半大少年,生嫩得很,姜芃姬只要舍掉一张脸,摆出一副“爱咋咋地”的架势,风瑾还真拿她没办法。

    人有三急,风瑾少年不小心喝了不少酒水,面色微窘,令一名随身伺候的宫女子领路去如厕,姜芃姬见他离开,看着身旁空荡的位置,轻巧一挑眉,墨迹着也起身。

    对于远古时代的皇家别苑,她还是有些好奇的。

    作为一个合格的主播,自然也要满足直播间观众小天使的需求不是?

    学着风瑾文雅的说辞,姜芃姬成功勾搭一名宫装婢女领她离开席间。

    【香橙味鸡腿】:阿婆主,本宝宝只是想要参观一下古代皇家别苑啊,不是想要去厕所参观……如果,阿婆主直播如厕的话,本宝宝是不介意啦……

    姜芃姬瞧见这条弹幕,嘴角轻轻一抽。

    她从没想过,近古代的直播观众,竟然如此重口味。

    “……不知这位女郎可知那些考评的郎君在何处?我有几位好友俱是这一届的,算算时间,考评应该开始一段时间了,可我心中总有些惴惴之感,不知女郎能否为我领路?”

    那名宫女子抿唇一笑。

    “郎君这般唤奴,可是折煞奴了。别苑规矩森严,各人有各人走的道儿。奴这般卑贱的身子,还没资格靠近那处。若是郎君想去,奴为您指个路,穿过花园便能瞧见了?!?br />
    “那就劳烦女郎了?!?br />
    皇家别苑的花园自然不是柳府那个小花园能比的,园内种满了奇花异草,虽是萧条深秋,然而花园内依旧盛开着姹紫嫣红的花卉,鲜艳的颜色驱散了萧瑟,多了几分热闹。

    据说上阳宫内的御花园比这花园大了十数倍不止。

    平日里只有皇帝、妃嫔以及皇子帝姬才能去观赏,其他人根本无法靠近。

    哪怕是眼前这个皇家别苑的花园,要不是日子特殊,像姜芃姬这样没有丝毫功名在身的士族子弟也没有资格踏入,更别说随意行走,观赏这姹紫嫣红的美景。

    “嗯啊——殿下啊——轻、轻点儿——啊——”

    姜芃姬寻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准备找个假山休憩一番。

    直播间有个学生物的观众表示对花园内陌生的植株很感兴趣,想要近距离观察,询问姜芃姬能不能在花园停留一段时间,如果能拉近镜头距离,让他仔细观察,那就更棒了。

    她想想现在也闲得没事,那就成全好了。

    只是,她刚在假山群小眯一会儿,底下就传来娇嗔喘息,男女喘息混杂,越发高亢急促,带着暧昧气息。

    “啊——啊恩——”

    坐在正上方的姜芃姬:“……”

    直播间的观众更加直接,炸了。

    我擦嘞,追了大半年直播,踏马终于要开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