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别苑虽然奢华,但都抵不过那漫山盛开的团团锦簇,树下人影翩跹,穿红着绿、傅粉簪花的年轻郎君行走其间,他们依次落座,一眼望去,竟然比那烂漫盛开的花儿更艳几分。

    柳佘身着雪青单袍,头戴漆纱笼冠,手执一枚如意,正襟危坐,脊背挺直,表情冷淡。

    他已过而立之年,模样却不比那些弱冠青年逊色多少,更有他们所不具有的成熟与稳重。

    冷眼望着众多郎君相携而来,或笑语盈盈、或眉头深锁、或对他微微颔首。众生百态,尽显风流,唯独那份隐晦的讨好是一致的,好似开屏孔雀,恨不得将最华美的一面展示出来。

    时光错落,眼神飘忽一下,好似回到了数十年前,自己也曾是这些贵子中的一员。

    只是,他始终记得那时候的自己,看似镇定自若,或抚琴论诗,或品评字画,实则汗流浃背,好似心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威胁,他稍一不慎就要捏紧,令他惴惴不安,内心慌张。

    等结束考评,惶惶回家,向阿敏倾吐不安和怯态,迎头盖脸便是阿敏的幽怨注目。

    时至今日,他还记得阿敏嗔怒地抱怨。

    “矫情,这算哪门子的考试?”

    柳佘一脸雾水。

    “柳郡守,诸位郎君皆已入座,可以开始了?!?br />
    正想着,身旁同僚小心翼翼地将他唤醒,柳佘睁开微醺的眸子,好似刚刚睡饱餍足般。

    望着那些人比景色更娇的士族贵子,柳佘轻轻一笑,道了一句,“那边开始吧?!?br />
    东庆考评,三年一评。

    上三类中的【家世】,这些资料早早从地方传到上京。

    柳佘赶到上京的时间有些晚,这些天都耗费在这一块了,将所有参加考评的人的资料看了一遍,按照家世以及个人在家族中的地位和身份,逐一排下名次,给出相应的分数。

    大致归类为【优等】、【中等】、【劣等】。

    别看参加考评的人只有百来个,但他们都是从东庆各地精心选出来的,一个一个家世过硬,谁也不好得罪,要是给出的排序哪里有很大的争议,柳佘算是将人家后台给得罪了。

    之前说过,【德行】、【容貌】、【性情】三项可以贿赂考评官,柳佘这些天或明或暗得到不少拉拢和好处,不管是真金白银还是古董名器,那些人的大手笔都让柳佘咋舌,大开眼界。

    难怪谁都想当一回总考评官,三年不开张,开张就能吃三十年,多好。

    【能力】,也就是个人吹牛皮报告早已经交过来。

    柳佘也都看过了,华而不实、牛皮吹破天居多。

    为啥说华而不实、牛皮吹破天?

    举个栗子,一个腰肢勒得细瘦,整天磕五石散,导致肌肤过于细嫩,只能穿柔软旧衣,连洗澡都无法洗的人,踏马能拉开一石二的弓,一人单挑两只老虎,这不逗呢么?

    哦,也许是香汗湿绸衣,金钗敲玉枕……那种母老虎吧?

    柳佘不经意间当了一回老司机,文艺地开了一辆车。

    说是考评,其实更像是一场有目的性的大型雅集,诸位郎君纷纷展示自己的才艺。

    敢出头展示才艺的,谁手里能没两把刷子?

    柳佘原先觉得无趣,现在反而有些投入了,现场气氛显得十分和谐。

    之前说过,考评更像是一场大型的皇家雅集,参加的人不仅仅是那些士族贵子,还有不少朝中重臣和家眷,皇帝和后宫妃嫔、皇子帝姬都会出现,人虽多,却不显得喧闹嘈杂。

    柳羲记忆中没这种阵仗,姜芃姬这个未来战将内芯的人,又怎么会知道如何应对?

    幸好,风瑾作为风氏嫡子,自小经历各种大场面,带着姜芃姬这么一个拖油瓶,还能与人笑语盈盈,宛若穿花蝴蝶,浪得飞起,逢人招呼谈话,还不忘向人介绍姜芃姬。

    都是一群老油条,哪怕以前没有听过姜芃姬的名号,单凭“柳郡守之子”这个前缀,在场众人也不敢轻易忽略她,姜芃姬跟着风瑾,的确认识了不少人。

    “兰亭不喜与人交谈?”

    得了空,风瑾依照身份在自己席位上落座,偏头问她。

    姜芃姬叹了一声,道,“不是的,我只是觉得贵圈真乱?!?br />
    风瑾懵逼了一下。

    贵圈真乱?

    四个字,拆开他都认得,加起来就不懂了。

    不过,单看字面意思,聪慧如他,还是能琢磨明白的。

    “为何这么说?”

    风瑾哑然失笑,未防姜芃姬语出惊人,他特地凑近两分,压低声音。

    “如今……男风竟然如此盛行?”

    哪怕来自风气异??诺奈蠢词澜?,也不是全民搞基啊。

    可是跟着风瑾见了那么多人,她由衷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一个**世界。

    她甚至产生一种错觉,大概,她是世界上仅有的一枚直男了。

    呸,她是女的!

    风瑾细白如雪的肌肤染上些许薄红。

    不自在地道,“你这眼睛能别乱看么?”

    姜芃姬啧了一声,“难不成你让我闭上眼睛不看?”

    看到对方,脑子就会不由自主地运转分析,这能怪她?

    多年以来养成的职业素养,不是她想要改就能改的。

    风瑾噎了一下,表情古怪,但还是低声补了一句。

    “朝中关系混乱,只要不耽误传宗接代,这契兄弟之事,十分寻常?!?br />
    很多契兄弟还会为另一半置办聘礼,让对方娶妻生子,传宗接代。

    毕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龙阳分桃已经违背人伦繁衍,若是因此断了其中一人香火,百年之后如何面见祖宗?

    姜芃姬眯了眯眼,看得风瑾内心惴惴,总有种说不出的异样。

    “瑾对这种癖好可没兴趣,兰亭无需这般瞧着,怪渗人的?!?br />
    平时还好,一旦被姜芃姬这样认真盯着,风瑾总有一种全身都被透视看穿的异样错觉。

    姜芃姬嬉笑着对他说,“怀瑜行的端,做得正,怕我做什么?”

    “不是怕,只是不喜?!狈玷弈蔚?,“坐端正了,若是让旁人看到你这个模样,多半会怪柳郡守教养无方?!?br />
    倏地想起什么,他着重提点了一句,“兰亭记得别乱跑,皇家别苑不比自己家,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不多说,不多做,安安静静的,好么?”

    姜芃姬不置可否地点头,风瑾见她这般听话,心中反而有些担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