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倏地笑了笑,心中涌上些许恶意,伸手解下腰间香囊,精确无误地丢进马车。

    风瑾不由得看呆,只是姜芃姬动作太快,他没来得及阻拦。

    被她吓到的不仅仅是风瑾,还包括坐在马车内默念清心诀的卫慈,怀中有些异样,不由得睁开眼,望见一枚精巧的鹅黄香囊,样式虽然是男性的,却酷似女子所用,还有些眼熟……

    他鬼使神差地捡起,香囊一角绣着小小的“羲”,心脏一紧,令他瞳孔微微一缩。

    蓦地扭头望向车外,仅一眼,他便发现熟悉的身影依在窗边,对着他露出些许恶劣的笑。

    卫慈面无表情地转过脸,牙关紧闭,右手不由自主地将香囊紧紧攥在手心。

    香囊蜷成一团,直至他的指节发白发青,胸腔被激起的波澜久久未平。

    姜芃姬噗嗤一笑,眼中闪过些许兴味。

    “兰亭……你对那位郎君有意?”

    风瑾眼睁睁看着姜芃姬的香囊落入那位陌生郎君的车内,拦也拦不住。

    “为什么这么说?”姜芃姬扭头望向风瑾,道,“我只是觉得对方清纯不做作,跟其他妖艳贱货有很大区别?;宠っ挥蟹⑾置?,那位跟怀瑜一样都是天生丽质呢?!?br />
    风瑾:“……”

    突然,有些无法直视天生丽质这个词了呢。

    他深吸一口气,道,“兰亭玩闹归玩闹,香囊这般私人的物件岂能随意赠送外人?”

    “放心啦,我与那位郎君相识的??鐾嫘Χ?,他又不会介意,只是吓一吓他罢了?!?br />
    任凭卫慈那个态度,哪怕介意,估计也没胆子说出来。

    她很肯定,自己在来上京之前,根本没有见过卫慈这个人,但对方对她的了解似乎不浅,甚至算得上熟稔……不是对柳羲熟稔,是对她姜芃姬的熟稔,

    这就有趣了,让她不由得想要逗一逗,看到旁人丢手绢丢绢花丢香囊,她也丢了一个。

    姜芃姬笑着吃了一口茶,风瑾望着她,颇感心累。

    卫慈之后的马车里面坐着都是熟人,和她有过一两面之缘的。

    不同于那些生长在上京的郎君,上京的郎君已经习惯奢华的装扮,奢靡中带着一股子颓靡。

    渊镜先生是正经的老师,教出来的徒弟也算正经,装扮也不似上京贵子那么“贵气”,更像是读书人,更加重要的是,相较于那些妖艳贱货,这些人更加符合直播间观众的审美。

    每当一辆马车经过,直播间的颜控总要嗷呜好久,恨不得爬过来抱着人家一亲芳泽。

    【香橙味鸡腿】:好想穿越啊,这样就能抱着主播大腿,还能看美人,说不定还能凭借唐诗宋词元曲啥的,成为白富美,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

    【三杯两盏淡酒】:#鄙视,还穿越呢,先看看自己的脸再说。古代颜控很厉害,别说你有唐诗宋词,哪怕你是李白杜甫转世俯身,没有一张好看的脸,一样无法翻身。

    【香橙味鸡腿】:#捂着胸口吐血,嘤嘤嘤,楼上你太打击人了。

    红绸马车逐一驶进皇家别苑,刚一靠近,一股浓郁的花香便飘过高高的院墙,直透鼻尖。

    卫慈俯身从车厢内出来,表情已经恢复镇定,那枚鹅黄的香囊也不知弄去了哪里。

    韩彧明知故问,“子孝,彧似乎瞧见有人朝你的马车内丢了香囊,不知是谁这么大胆?”

    卫慈冷漠脸,道,“顽劣无礼之徒罢了?!?br />
    也许是经历了一次磨难,韩彧瞧着比以前稳重了不少,但眉眼依旧带着开朗之色。

    要不是如今的场合不对劲,他真想把卫慈拖到一旁好好审问。

    “你这话可别让柳郡守听到,不然的话,子孝今年考评是别想过关了?!焙珡?。

    卫慈依旧冷漠脸。

    能走到这一步的士族贵子,基本都是东庆各地层层筛选出来的,算是这一代的精锐英才,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考评成绩都能过关,只是排名有前有后。

    要是卫慈顶着渊镜先生高徒的名头,却得倒数的名次,不仅是他丢人,还毁了先生的名声。

    有记忆以来,这还是卫慈头一回参加考评,游街之时,周遭繁华热闹的场景令他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直到那一枚小小的香囊被主人恶意丢进车厢,这才将他从回忆中唤醒。

    “不知柳郡守会出什么样的考题,师父都说前途莫测,让我们静观其变,随机应对?!?br />
    韩彧叹了一声,以渊镜先生的本事,多少也能看出点儿线索,只是他并没有对学生透露。

    卫慈冷漠脸地听着,要是情势没变,他倒是知道这一年考评的考题。

    然而很可惜,出题的人不是如今的总考评官柳佘,鬼知道他会怎么出题。

    “以柳郡守为人,倒也不难猜测?!?br />
    吕徵与程靖低声谈论,听到他们对话,便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你猜得到?”

    韩彧笑着望向吕徵。

    “先生曾说,柳郡守为人务实。这考题,多半与治理之道有关吧?!甭泪绮虏獾?。

    往年的考评多半都是吟诗作对,一群人在那里伤春悲秋或者歌功颂德。

    依照柳佘在外界的传闻,他更加务实一些。

    考评为东庆选拔合适的青年俊才,又不是选拔阿谀奉承的跟屁虫,柳佘应该和以前那些总考评官不一样,不说别的,其他郎君千方百计打听柳佘的喜好,连着装都清减了不少呢。

    是的,要不是为了迎合柳佘的口味,姜芃姬和直播间的观众将会看到更加华丽(辣眼睛)的游街!

    卫慈没有参与这个话题,只是安静地在一旁听着。

    韩彧问他,“子孝平日里最关心这些,难道就没什么见解么?”

    他垂下眼帘,道,“若非师父要求,慈实在是不想来此。柳郡守出什么题,对于慈而言,自然不在意?!?br />
    只要不是垫底,多少也算是交代。

    对,他就是过来走个过场的。

    依照如今东庆的择人标准,卫慈纵有满身才华,也不可能被任用。

    韩彧似乎想到什么,叹了一声,也没强求。

    另一厢,姜芃姬也和风瑾一道来到别苑,周遭香风袭袭,虽是深秋,可皇家别苑之内依旧花团锦簇,不知名的树上缀满了嫣红的花朵儿,那浓郁的香味便是从这传来的。

    景美,人娇,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