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啦爱梦】:至少主播没说《三字经》是她写的吧,作者一栏写的是“佚名”。

    【小卷子的卷子】:事实上,我觉得主播这样才是聪明的做法,毕竟古代文人相轻,想要真正令对方服气,除非有过硬的本事和文学涵养,单纯靠抄袭,露馅儿的可能性太大了。

    事实上,也有不少观众撺掇姜芃姬在书页上写自己的名字,《三字经》毕竟是启蒙类书籍,以后要是推广开来,几乎每个孩子念书,最先接触的就是这个,文名能流芳百世啊。

    只是,她的回答让观众都囧了。

    【主播V:依照联邦律法对于原创文学制定的?;ぬ趵?,抄袭罪名很严重,三年起步,最高终身。哪怕不是被原创者起诉,所得九成利益也要归属原创作者,并且赔偿高额精神损失?!?br />
    除了这个理由之外,姜芃姬还有另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

    她的目光着眼于遥远的未来,而非眼前的蝇头小利。

    直播间观众给出的《三字经》很短,姜芃姬没多久就抄录完了,让踏雪拿去用香炉熏干。

    风瑾闲着无事,将熏干之后的纸张按照内容排序,然后订成小册子。

    相较于他以前读的书籍,这本短小的《三字经》十分粗浅,但又易懂。

    “唉,十六国乱世,也不知道有多少瑰宝就此遗失,断了传承?!?br />
    风瑾将手中的《三字经》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聪明如他,隐隐知道这本册子真正的用途。

    因为姜芃姬的误导,他已经认定这是十六国乱世中遗失的孤本,也不知道程丞从什么犄角旮旯里搜出来的,能维持相对完整的内容已经不易,也就没纠结作者是谁这种问题。

    也因为这个,风瑾对程丞的坚持越发钦佩。

    在他看来,那才是文人真正的风骨,而非朝堂之上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姜芃姬听了,随口道,“都是孤本,一旦被毁了或者知道内容的人没了,后人再也看不到里面的内容。要是能扩大范围,人手一本或者读书的人多了,传承起来总是比较容易一些?!?br />
    一个时代想要进步,书籍就不能独独属于一家或者一小拨人。

    偏偏现在的状况就是——很多珍贵的孤本都掌握在一家或者少数几个传承已久的士族世家手中,若是这些士族遭遇不测了,孤本有可能流失或者彻底消失,断了传承。

    造成如今这个现象,原因有很多,但在姜芃姬看来,主要原因有两个。

    其一,造纸术还未成熟,竹简笨重,纸张轻便?;欢灾闶巧缁峒际跎Σ蛔?,导致读书的成本太高,普通百姓难以承担。吃饭都吃不起了,谁还有多余的闲钱去读书?

    其二,特别阶层对知识体系的传承垄断。

    前者还好说,后者就太难了。

    想要打破现有的知识传承体系,普及教育,难免会和这些垄断知识的士族世家对上。

    仅仅是想一想,她也能猜到那种压力有多大。

    不过路都是人走出来的,只要有心,这世上也没什么事情是无法办到的。

    风瑾没有接话,只是看向姜芃姬的眼神多了不一样的色彩。

    姜芃姬注意到这个细节,也没有在意,而是继续应付令人头大的各类注释版本。

    此时,她尤为想念曾经的虚拟网络以及强大的智脑。

    要什么有什么,哪里需要自己手抄?

    “系统,你死了没有?”

    她一心三用,一边看弹幕,一边抄书,一边敲系统。

    系统哼哼道,“已经死了,有事烧香,没事上坟?!?br />
    姜芃姬暗中啧了一声,一段时间没理会,这个系统的脾气迎风渐长啊。

    “你就没有办法将弹幕上面的内容抄录下来么?你看我手抄这么辛苦,好歹体谅体谅呗?!?br />
    系统冷冷道,“很抱歉宿主,您的直播等级不够,没有这个权限,至少要提升到三级才行?!?br />
    姜芃姬暗中瞧了一眼后台的人气积分,眉头轻蹙,她积累的人气积分早已经突破百万大关,这个数目正好能将二级主播提升到三级,但要是这么做了,人气积分就要耗费一空。

    若她这么做,无疑是将自己置于一个被掣肘的地位。

    系统眼馋这笔积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也曾试探着诱惑她去花费,只是姜芃姬没有动心。

    想到这里,她直接将提升等级的念头摁了下去。

    她故意吊着系统的胃口,良久之后才说道,“哦,那我还是自己手抄,就当练字了?!?br />
    系统:“……”

    哦,故意来逗它呢?

    为了不引起风瑾怀疑,姜芃姬除了抄写《三字经》和注释内容,还认认真真默写了程丞那边记下的几卷兵书,正巧,风瑾家中也有这藏书,只是缺少了很重要的半卷。

    当他看到姜芃姬抄录完整的一册,顿时爱不释手,仔细读完缺失的内容。

    “程先生当真是妙人?!狈玷芍愿锌?,好似收获了什么至宝,“父亲独爱这书,时常感慨有生之年无法窥探全貌,寻遍各家也没搜集完全。没想到我竟然能看到全本……”

    时间在姜芃姬抄抄写写中快速流逝,转眼之间已经到了考评的时候。

    考评乃是目前东庆的选官制度,类似观众比较熟悉的九品中正制,但两者又有很大的出入。

    考评三年一评,上三类为【家世、德行、学识】,下三类为【容貌、能力、性情】。

    家世,这不用多说,拼爹拼娘拼祖宗,学得好不如投胎好。

    德行,这一类属于可以作弊走后门的,贿赂考评官就能得一个漂亮的分数。

    学识,总考评官出题,限时作答。

    容貌,简而言之就是看脸,看打扮,到时候能瞧见一群花枝招展的娘娘腔。

    能力,这个标准比较含糊,基本就是个人写一份能力报告,可劲儿了往天上吹,这一项与学识挂钩,要是吹得太厉害了,学识却被总考评官否定,能力一项基本没指望。

    性情,这一项目就有趣了,完全就是看总考评官的个人喜好,喜欢你就给你分数,看得顺眼你就发了,看不顺眼讨厌你,那就是性情不好,所以这也是最容易走后门的一项。

    纵观以上六项,总考评官在其中起到了多么重要的地位。

    不同于直播间观众所知的封闭式考场,考评更像是一场大型的皇家雅集。

    姜芃姬作为柳佘的“儿子”,自然也收到请柬。

    看着请柬,姜芃姬半天才吐出一句话。

    “从未见过如此儿戏的考试……”

    她觉得,自己以后有必要让所有人都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考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