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瑾一直认为自己是世家贵子,家教良好,正常情形下不会做出失礼的举动。

    直到,他认识了姜芃姬。

    咳得红了脸颊,他有些窘迫地整理仪态,收拾身前狼藉的“犯罪现场”,表情略窘。

    “兰亭,渊镜先生乃是天下人都敬仰的夫子,你怎么可以这么……”

    说到这里,风瑾实在是说不出来了,他发现自己的脑子找不出合适的词汇。

    姜芃姬撇了撇嘴,道,“不就是戏说么,只是换了个方式叙述罢了,又不是刻意诋毁他,你那么老古板做什么?也许我这番说辞丢到渊镜先生面前,连他本人都会赞同?!?br />
    风瑾老成地叹了一声,要说歪理,他真的说不过眼前这人。

    “渊镜先生胸怀四海,自然不会跟你一个小辈计较?!狈玷档?。

    因为手伤势过重,他的右手将会有一段时间无法执笔,很不幸错失了此次考评的机会,所以他最近十分清闲,姜芃姬有空便将他拉过来下下棋或者聊天打发时间,免得他胡思乱想。

    不管是寒门学子还是士族出身,大家伙苦读多年,不就是为了一朝青云直上?

    风瑾脸上没有表现出来,但心里肯定没有这么洒脱。

    姜芃姬的好意,风瑾心知肚明。

    “你在做什么?”

    厮杀一局,姜芃姬令踏雪准备一张桌案置于庭院内,一大叠剪裁好的竹纸静静躺在上面。

    “默书,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跟你下棋,你的心思根本不在棋面,无趣?!?br />
    姜芃姬跪坐在一方竹塌上,踏雪微微掀起袖子,帮她细细磨墨。

    风瑾听到姜芃姬戳穿他心不在焉的状态,面上多了一丝尴尬,旋即收敛心神,转移话题。

    “默写?柳伯父留给你的任务?”

    柳佘作为总考评官,早早去了考场准备,为了避嫌,在考评结束之前他是不会回来的。

    按照风瑾所想,柳佘对姜芃姬如此看重,肯定会猛抓她的学业,留一些家庭作业挺正常。

    姜芃姬却说,“不是啊,我是在默写程先生那些藏书?!?br />
    程先生,指的是程丞。

    她之前跟程丞“做了一笔买卖”,她提供上好的竹纸,程丞将自己的藏书抄写一份给她,但谁让程丞收藏的书简那么多,几万卷不止,等他抄完,少说要等个一两年。

    姜芃姬不是等不了那么久,但她现在清闲,完全可以将事情做得更好。

    越是融入这个时代,姜芃姬看到的东西越多,理解也越深。

    诚然,远古时代有太多地方令她不爽,科技落后、文盲遍地、习俗野蛮、性别歧视……但不可否认,这个时代亦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出彩之处,例如前人积累下来的智慧。

    她翻看不少兵法藏书,发现里面很多观念和她所学的内容十分吻合,有些看似粗浅,本质却十分雷同,要知道她曾经的时代与这个远古时代,相隔至少一两万年时光!

    姜芃姬慢慢收敛内心的轻视,转而改变自己的态度,认认真真去学习钻研。

    若非如此,她之前也不用大费周章套路程丞的藏书了。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风瑾坐在一旁,见她提笔写下这些句子,细细回想,似乎没有相熟的记忆,然而字句短小精悍,念起来隐含一番深刻道理,他不由得眼前一亮,追问道,“这又是何人所著,其文通俗,顺口易记,倒是有趣?!?br />
    风瑾这么一问,虚拟屏幕上齐刷刷飘过一堆弹幕。

    【老司机联萌】:风瑾少年,这是《三字经》的内容啊,华国古代启蒙教材。

    【音乐家诸葛琴魔】:《三字经》,作者是宋代王应麟,说了你也不知道王应麟是谁啊。

    【毛茸茸的皮袋】:查了度娘,《三字经》的作者是王应麟。

    【农夫山泉有点悬】:宋代王应麟,不过风瑾少年的位面根本没有宋代吧?

    事实上,按照一些大神的分析,主播目前所处的时代倒是有些类似魏晋南北的样子。

    除了答案,弹幕上又飘过诸如“……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之类的弹幕。

    内容乱七八糟、五花八门,若非姜芃姬记忆力强大无比,恐怕也要被弄晕。

    面对风瑾的问题,姜芃姬垂着眸子,趁着他不注意瞄了一眼弹幕,记下继续写。

    “不知道,所书人物已经不可考究了,我只是觉得瞧着有趣便抄录下来?!?br />
    今天直播的画风有些不对劲,热闹得像是过节。

    当姜芃姬说想要抄录一些适合启蒙书籍,问他们有没有好的建议,整个直播间的观众都沸腾了,他们不知道古代典籍,但是度娘一定知道,搜一搜就能在主播面前装大儒!

    于是,姜芃姬在第一页书页上写下《三字经》三个大字,作者那边写的则是“佚名”。

    之所以不写上原作者,只是因为她不想有人去考究传说中的王应麟是谁。

    所以,她怎么知道王应麟是谁?

    风瑾对姜芃姬的回答也没觉得奇怪,程丞那些大箱子实在是太多了,他也远远看过一眼,里面的书简摆放整齐,可见主人的用心,但很多古籍都残缺不全,更别说考究作者是谁了。

    “……昔孟母,择邻处……这是讲孟母三迁?”

    风瑾一眨不眨地看着,里面短小精悍的词句,很多都来源于旁人耳熟能详的典故。

    孟母三迁这个故事,每个读书人都知道,但像这样用寥寥六字概括,闻所未闻。

    隐隐约约,风瑾觉得内心闪过一丝异样,只是消失太快,没有抓住那种感觉。

    姜芃姬眉头一拧,抱怨道,“你吵到我了?!?br />
    风瑾眉头一耷拉,默然,然后乖巧地坐在一旁。

    很好,这样就安静很多了。

    姜芃姬继续抄录,直播间的观众还贴心地帮她寻找各种注释版本,只是他们根本不是从一个网页粘贴复制的,导致发出来的内容十分驳杂混乱,她只能删删减减,写废了好几张竹纸。

    有观众热情洋溢地帮姜芃姬,自然也有观众看戏吐槽。

    【农夫山泉有点悬】:我以为主播能免俗,不抄袭,却不想你还是走了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