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镜先生望着庭院内池塘内的游动的锦鲤,神色温和地道。

    “回来就好?!?br />
    韩彧人没事,但精神有些恹恹的。

    “徒儿不孝,连累师父被牵连其中,险些误了一世英名?!?br />
    见韩彧跪伏在地,渊镜先生嗤嗤笑了笑,“起来吧,往日里也没见你这么乖巧?!?br />
    韩彧心中惴惴不安,他拿捏不准自家师父用什么东西向北疆换回他的安全。

    要是这件事情被人大肆渲染,说渊镜先生暗中与北疆暗通曲款,这就糟了。

    “无妨,为师写的那封信不会成为被掣肘的把柄,你这么小心翼翼做什么?”

    韩彧听后,心中倒是松了口气。

    渊镜先生对他招手,说道,“到为师跟前来,凑近一些?!?br />
    韩彧依言行事,靠近了一些,渊镜先生抬起右手在他脸上捏肉或者捏骨,弄得脸有些疼。

    良久之后,渊镜先生露出不知是喜悦还是忧虑的复杂神情,令韩彧十分不解。

    “下去吧,无事了,将子孝唤来?!?br />
    松开手,渊镜先生扭头给池塘锦鲤投喂,也不看一眼韩彧。

    韩彧没见过这样的渊镜先生,心中惴惴不安,但还是听话去通知卫慈过来。

    “果然不同了?!?br />
    没想到,刚一照面,卫慈便对他这么说。

    “什么不同了?”韩彧被他盯得有些毛骨悚然。

    “没什么……”卫慈垂眸敛眉,道,“既然师父唤我过去,我也不便让他老人家久等?!?br />
    丢下满脸雾水的韩彧,卫慈心中轻叹,心中阴云渐渐散去。

    韩彧纳闷,“一个两个……怎么都这么奇怪了……”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同一个人,短短几日,面相大变,总觉得这几十年白活了一般……”卫慈刚刚靠近,渊镜先生便已经发现他,感慨地道,“子孝,你说此次灾劫,到底是福是祸?”

    卫慈道,“与东庆而言,是祸非福;与文彬而言,是福非祸?!?br />
    镇北候府世子意外死亡,这件事情完全出乎卫慈的预料,他不用想也知道,这根导火索被点燃之后,东庆接下来几年的形式将会变得多么严峻,乱世到来的步伐远比记忆中更早。

    ?;鱿嘁?,东庆倒霉了,韩彧却讨了个便宜。

    卫慈当年早早离开了东庆,但与交好的同窗都维持着书信联系,多少也知道他们遭遇。

    韩彧,身负抄家灭族之厄运。

    单以面相而言,他福缘寡薄,内院有桃花劫,夫妻宫衰暗,因女子之祸,注定盛年夭亡。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韩彧中年因妻族反叛被平,事迹败露后,写自罪书,吞金自杀。

    卫慈师从渊镜,在面相观气方面也颇有造诣,自然看得出韩彧面相的变化。

    渊镜先生笑笑道,“如此一看,柳羲,当真是真命天子了?!?br />
    卫慈轻声却肯定说,“她是?!?br />
    渊镜先生听后,先是欣慰,旋即又露出复杂之色,“那还是块未经雕琢的璞玉,虽有柳仲卿循循诱导,终究收效甚微,凶戾狠辣。若无变化,恐怕当不得万世明君……”

    卫慈默然,他能说现在的陛下已经收敛很多了么?

    她不是万世明君,甚至够不上明君的边。

    史书毁誉参半,有人称赞她开明,有人诋毁她暴虐。

    前者有待商榷,后者劣迹斑斑。

    渊镜先生偏头,似在思考,这个动作对于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来说,有恶意卖萌的嫌疑,但放在这个心态异常年轻有活力的人身上,相得益彰。

    卫慈轻声说,“那是璞玉,而非顽石。顽石再怎么雕琢,本质依旧是顽石,璞玉却不同?!?br />
    他不知道哪里发生了变化,但他看得到姜芃姬的变化。

    渊镜先生听后,露出慈和的笑,抬手敲了敲卫慈的脑袋。

    “心口不一?!?br />
    卫慈垂首,面色赧然。

    韩彧脱离危险的事情,自然也悄悄传遍了整个上京,密切关注这件事情的人都收到消息。

    “不知道渊镜先生到底写了什么东西,竟然让北疆轻易服软了……”

    风瑾这个伤员小日子过得舒畅,虽然没办法去参加考评有些郁卒,但很快就调整心态。

    别人还在奋笔疾书,抱着书简彻夜啃读的时候,他小酒喝着,与姜芃姬在棋盘厮杀不停。

    姜芃姬撇了撇嘴,道,“北疆那一伙人脑子里装着肌肉,能让这样的莽夫低头,渊镜先生给出的内容必然是切中要害的。一巴掌甩人脸上,对方还不敢吭声的那种?!?br />
    姜芃姬判断几乎没有错过,连渊镜先生这件事情也一样。

    风瑾好奇了,道,“那你猜猜,他到底写了什么?”

    “我猜?我猜有三种可能。其一,攻城克敌的计谋,切中北疆腹地要害,可再妙的计谋也得有这个兵力去执行,渊镜先生若献上克敌北疆的计谋,威慑为主,无声传达一句话——看到了没有,这么一条计谋就能摁死你们,东庆搞不定,老夫可以投靠可以摁死你们的国家?!?br />
    风瑾被姜芃姬绘声绘色地模拟逗笑了,险些呛岔气。

    姜芃姬嘟囔着道,“其二么,也许是什么北疆皇庭的机密?”

    风瑾好不容易收敛笑容,问她,“其三呢?”

    他知道姜芃姬在胡扯,但人家偏偏露出一本正经的表情,这才逗笑。

    “其三么,我之前在家里读过一段历史。北疆三族是前朝羌巫族后裔,英勇善战,一个一个彪悍凶狠,十六国乱世之时,他们烧杀抢掠,奸银女子,以女子为食充饥,甚至圈养少女为其繁衍后嗣,短短几十年,人口从二十万不到,扩至三百万余……”

    风瑾听得认真,这段历史他也知道,可这和话题没关系吧?

    姜芃姬吃了一口茶,润了润唇,继续道,“羌巫族手中有规模巨大且精锐非常的藤甲骑兵,藤甲乃是羌巫族族人以特殊方式制作,比一般盔甲轻便,刀枪难入。这些藤甲骑兵十分难对付,成了他们纵横北方的利器。到最后,他们甚至想要凭借藤甲骑兵的威力,挥兵中原,称王称霸,一时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摧枯拉朽,无人能挡……”

    风瑾在脑海中回想一番,道,“藤甲骑兵,瑾听过。最后五十万藤甲骑兵葬身栖川平原……”

    五十万有些夸张,但数目肯定不小。

    那是十六国乱世末期的历史,五十万藤甲骑兵,横扫半个中原,最后徐却被大夏朝开国丞相皇甫奉敏一把大火,围烧栖川平原,无一人生还。

    姜芃姬倏地笑了笑,“若我是渊镜先生,不用别的话,只说一句——诸君可记得,栖川平原一场大火,灭了先祖入主中原之野望?”

    风瑾听后,愣怔半响,道,“北疆三族难道重建藤甲骑兵了?”

    想到史书上,藤甲骑兵的可怕,风瑾感觉自己头皮都要炸了。

    北疆虽然不是什么好地方,但那里盛产优质马匹,组建奇兵并不难。

    东庆地势多平缓,如果让藤甲骑兵破了北疆防线,让他们进入东庆腹地,简直拦都拦不住。

    姜芃姬摇头,回想之前见过的北疆悍士,他们身上的盔甲有异样,那会儿还想不起来哪里有问题,她回去翻了翻程丞收藏的书籍,看到栖川平原这段历史,这才想起来。

    姜芃姬道,“藤甲骑兵弱点太明显,羌巫族在这上头栽了跟头,北疆三族哪里会那么蠢?”

    事实上,依照姜芃姬那晚的观察,北疆三族弄出来的“藤甲”,似乎不是很怕火了。

    “如果渊镜先生这么做了,顶多是以此警告他们——小样,想跟老夫玩脑子,你们还太嫩?!?br />
    风瑾:“噗——”

    喷茶,他真的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