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仁父子坐在疾驰的马车之内。

    车轱辘震动的响声混杂着热闹的喧嚣传进车厢,却始终无法打破两人之间诡异的静默。

    良久之后,风仁先叹气出声,不轻不重地道了一句,“手还疼?”

    风瑾始终正襟危坐,脸色透着不正常的苍白,薄唇隐隐发青,他右臂伤口已经让医官止血包扎,血液渗透大半衣袖和手臂,至今还未干涸,浓郁的气息染满整个车厢,瞧着颇为狼狈。

    “已经没有那么疼了……”风瑾垂眉低目地回答,末了迟疑地问了一声,“父亲,官家……”

    风仁打断他的话,道,“官家如今恐怕是铁了心要与北疆三族联姻,以姻亲关系稳定双方边境战局……这等天真的算计,黄口小儿都不屑使用,偏偏官家却……终究是扶不上墙!”

    风瑾没有错过父亲说的每一个字,越听他越是紧张,似乎有一面小鼓在心头密集地敲打。

    他父亲这话的意思是……预备放弃无药可救的东庆皇室?

    “你今日略显鲁莽,若不是柳仲卿家的小子武艺强,你可不是伤一条胳膊那么简单了?!?br />
    风仁声音多了几分怜惜和愤懑,毕竟受伤的是他儿子,伤在儿身,痛在父心。

    风瑾低敛眼睑,默默听着风仁的斥责。

    他不喜欢出头,但今天却与北疆悍士发生冲突,甚至被他们所伤,自然也是有他的考量。

    若是他上前,顶多受伤,若是让北疆悍士将矛头对准镇北侯府的世子,怕是要出人命。

    谁都知道,东庆有饿狼垂涎,镇北侯府是东庆在北面最后的壁垒,要是镇北侯府世子在今天出事,谁知道那些有心人会如何借题发挥?北疆三族又该如何嚣张桀骜?

    也许是家风影响,风瑾跟风仁一般都不在意谁是皇帝。

    可风瑾终究年少,还有满腔热血,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今日的事情成为镇北侯府彻底没落的导火索,届时北疆三族再无阻拦,便能挥兵南下,长驱直入,冲入东庆腹地,致使生灵涂炭!

    所以,风瑾拦下镇北侯府世子,自己上前迎接那些北疆悍士的挑衅,不敌被伤。

    要不是他灵机一动,搬来姜芃姬这个救兵,估计就不是伤一条胳膊那么简单了。

    想到姜芃姬,风瑾容色稍稍柔和了一些,多了几分暖意。

    这会儿,他倒是有些理解市井话本中游侠因为兄弟义气,为对方两肋插刀是什么感觉了。

    风仁画风一转,有些生气地道。

    “只是,你有没有想过若是那小子武艺不行,因你而受牵连又该如何?”

    风瑾听后哑然,他正要说姜芃姬武艺好着呢,风仁丝毫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罢了,这次算是欠了他柳仲卿的人情,以后找个机会还了便是?!?br />
    一时间,车厢内又恢复了寂静。

    风仁闭着眼睛,不由得开始谋算之后的路该怎么走。

    如今的东庆皇室俨然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为了收回世家手中的权柄,那个男人更是昏招频出,暗中扶持外戚势力,纵容宦官势力,试图搅浑这一趟水,好浑水摸鱼,渔翁得利。

    结果呢?

    世家、宦官集体还有愈来愈强的外戚势力斗争愈演愈烈,当今天子空有雄图大志却没有御下的手段,原本只是世家权大的问题,现在却变成了席卷整个朝堂、整个东庆的隐患。

    风氏传承千余年,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有见过?

    东庆俨然是一艘漏水的大船,随时有沉没的危险。

    如今,也是时候急流勇退,暂时蛰伏静待天下大势。

    不过须臾,风仁心中已然有了打算,而在他身旁的风瑾仍旧心忧。

    马车径直驶向上阳宫,巍峨的宫殿宛若趴在地上的巨兽,虽然已是深夜,但宫灯彻夜不灭,若从高处俯视,灯火通明的上阳宫好似一颗镶嵌在大地之上的绚烂明珠。

    皇帝想要坐山观虎斗,每日的日常就是和宫娥妃嫔嬉戏打闹,极尽奢华,偶尔想要偷腥了,不是到大臣家中微服私访,银辱臣妻,便是强抢民女,锁入行宫,弄得上京官员敢怒不敢言。

    风仁早年对这位皇帝还有期盼,敢言敢怒,结果自然不受这位皇帝待见。

    若非他是风氏族长,皇帝不敢动他,恐怕早就官位不保,家中老少也跟着遭殃了。

    “中书令大人,您今儿个这是怎么了?如今这个时辰,陛下早早就睡下了……”

    风仁冷冷一笑,目光似乎渗着冰冷的刀子,强硬的态度与平时的好人形象截然不同。

    风仁愤然挥袖,“早早睡下?刘常侍,这话偏偏三岁顽童尚可,拿来应付风某,可还不够。陛下是个什么德行,你我心知肚明。今日若是见不到陛下,风某,可就不走了?!?br />
    宫殿之内早已传出靡靡之音,空气中飘散着奢靡至极的味道,跟他说皇帝已经就寝了?

    当真以为他风显德是三岁小孩儿?

    刘常侍自小失了根子,声音异常尖细,模样也是不男不女,但能在上阳宫这样的修罗场爬到中常侍的位子,成为被天子信任的宦官近臣,察言观色的本事自然不弱。

    他为难地笑了笑,“中书令大人深夜进宫,小人按理说应该第一时间通禀。只是,陛下近日为北疆之事劳心劳力,动辄龙颜震怒,小人也很难办啊。要不,中书令大人先悄悄告知小人,您进宫禀报的事情,若真的关系重大,小人便是拼着被陛下惩罚的风险,也给您报上去?!?br />
    若是平时,风仁被刘常侍这样为难,肯定会气得拂袖离开,懒得跟一个宦官计较。

    只是今天,他反而冷笑着回答,“辞官?!?br />
    刘常侍脸色巨变,哎呦哎呦地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惹得中书令大人如此震怒?辞官致仕非同小可,这话一旦说出口,可就覆水难收了……您怎么……”

    风仁冷着脸道,“看样子,陛下当真是睡下了,风某也不便搅扰,明日便上书陛下……”

    刘常侍也不敢拦了,连忙说进去通禀。

    他再傻也知道,这个时候风仁致仕辞官,无异于是火上浇油。

    风瑾暗暗瞧着奢靡精致的上阳宫,再看那位趾高气昂的刘常侍,一片寒意在内心蔓延。

    风仁皮笑肉不笑地冷冷道,“那便有劳刘常侍了?!?br />
    刘常侍头皮暗暗发麻,虽然他是手握一定权利、作威作福习惯了的宦官,但碰见风仁这样正经八百的士族之人,依旧有种抑制不住地卑微和心虚感,好似天边的云与地上的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