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汤泉间子,卫慈这才细细询问其他学生,了解事情的始末。

    叹了一声,道,“风怀瑜这次可真是福不双至,祸不单行,白生生替人受罪了。不过也幸好如此,否则的话,今夜这事情恐怕难以收场。东庆社稷本就危如累卵,经不起这般震荡?!?br />
    姜芃姬在一旁听着,眉梢微微一扬,问他,“这话怎么说?”

    卫慈不想回答,毕竟他对这人有些难以名状的抗拒,下意识不想与她有太多接触。

    可略一犹豫之后,卫慈脑海中冒出姜芃姬禁锢他双手之时,在他耳边低语的话。

    不想被对方特别关注,只能放弃心中那些芥蒂,真正将她当做很普通的人看待。

    于是,卫慈容色平淡地回答,“若是没算错的话,这些北疆悍士是打算找镇北侯府的麻烦?!?br />
    一旁的吕徵听了,蓦地反应过来。

    “对的,方才那一群人中间,的确有镇北侯府的郎君。镇北侯府一脉为东庆贡献良多,抛头颅洒热血,原本枝丫繁茂,可为了东庆镇守北疆,这一脉战死的战死,病死的病死……留下的苗子可不多了。今日诸位郎君之中,那位深居简出的镇北侯府世子也在场?!?br />
    “镇北侯府一脉镇守北疆,取走多少北疆勇士的性命,而镇北侯府的子嗣也多半葬身疆场,亡于北疆将领之手。两方早已结下深仇大恨,见面起冲突并不奇怪。镇北侯府一脉人丁凋零,却依旧手握重兵,官家忌惮良久,视若眼中钉,若是那位世子出个三长两短……恐怕……”

    恐怕北疆三族做梦都要笑醒,而那位高居龙椅的皇帝表面震怒,背地里也是乐开花吧?

    “我听你们说,闹事一伙人之中有一个叫兀力拔的人。他是北疆三族少有的智将,看似愚笨鲁莽,实则心细如尘。如今在东庆国土之上,他们再嚣张也不敢如此胡来??扇羰窍率帜勘晔钦虮焙罡男∈雷?,官家表面上震怒,暗地里也会维护兀力拔一行人……”

    这么做,既能顺了官家心意,又能挑拨镇北侯府和官家的关系,令两者彻底反目。

    镇北侯府手里握着的兵权太大了,那个皇帝何尝不知道北疆三族狼子野心?

    但他更加害怕镇北侯府功高震主!

    吕徵听后,心中一寒。

    尽管平日里和其他同窗谈论天下大势,但没有一次像现在这般心冷。

    “另外一点,也是北疆三族最有恃无恐的一点原因。南盛兵败如山倒,东庆必然要派兵驰援,届时北疆边境便岌岌可危。如今……官家只怕更加期待联姻了,他希望以姻亲关系暂时稳住北疆三族,却不知北疆早已觊觎东庆多年,又怎么会在乎一层薄弱的姻亲关系?”

    姜芃姬冷冷哼了一声。

    “你这话的意思是,官家如今有可能会偏向北疆三族,努力用各种优渥的条件稳住他们?”

    “不是有可能,是一定会这么做?!?br />
    卫慈轻叹一声,对于东庆皇室,他也是有感情的,只是架不住人家太能作死。

    对东庆皇室越是失望,他越是怀念那个令他半世痛苦的人。

    且不说对方以女子之身登临帝位如何惊世骇俗,至少她能稳定社稷江山,不使百姓受辱,不使朝纲紊乱,不使民心惴惴不安……想想这些,他个人所受的苦楚,似乎也算不上什么。

    【天子之权,非天地仙神所授,而源自黎民百姓,源自天下苍生,故而君轻而民贵……为帝者,若以和亲损毁颜面,以割地苟延残喘,以纳贡剥削百姓,以赔款丧权辱国,何有颜面稳坐江山?天子当守国门,君王当死社稷!】

    如今重来一回,他希望能真正辅佐她一回,以谋者身份,而非……那般连他都不齿!

    姜芃姬心中略略有些憋闷,嗤了一声,“呵,北疆那一伙人闹事试探底线的目的达到了?!?br />
    兀力拔这一举动看似嚣张,其实仔细想来,里面的阴谋算计也不少。

    官家最后的判决偏向北疆,兀力拔试探的目的就达成了,以后做事也能更加有恃无恐。

    “不过柳郎君大可不必烦忧,只要令尊尚在,官家同样不会轻易动你?!?br />
    说这话的时候,卫慈的表情有些诡异的纠结,只是很快就收敛起来了。

    他能不纠结么?

    柳佘分明已经被眼前这人亲手给……啧,怎么可能成为什么浒郡郡守?

    若是柳佘有这个本事,也不至于落到那种下场。

    卫慈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他并没有深究的意思,因为没有必要。

    他很清楚,人都是会变的,事情发生改动的那一刻起,已知的一切便失去了作用,脚踏实地方是正道。

    卫慈这么说,姜芃姬却开心不起来。

    只有弱者才需要被强者?;?,因柳佘而安全,这意味着她还不够强大。

    想到这里,她眼眸闪过些许异光,内心产生一股冲动,最后被她强行摁了下去。

    姜芃姬冷冷一笑,意味深长道,“……呵,他不动我最好……”

    要是敢动一下,他会让那位皇帝后悔从娘胎爬出来!

    卫慈默然,看到姜芃姬露出他所熟悉的表情,他惊觉自己的双手都在暗暗冒汗。

    勉强镇定下来,卫慈正欲起身告辞,姜芃姬突然问他。

    “子孝对朝中局势很清楚?”

    他正要说略懂一些,不开眼的吕徵直接掀了他的底。

    “兰亭,你这就不知道了。来来来,我给你讲一讲。子孝的策论和政论一向写得极为精彩,对天下大势剖析深刻,总有自己的见解。人坐家中,外界形势早已了然于胸,连师父都说他不亚于前朝姜丞相。只可惜,性子固执,也不知道纠结个什么东西,始终不肯答应师父收徒?!?br />
    吕徵把卫慈捧得老高,可劲儿了夸奖,最后却来了一句……

    “……幸好,半多年前他下山磕了脑子,总算把脑子里的水给磕出去了,答应当师父弟子?!?br />
    姜芃姬:“……”

    卫慈:“……”

    再说一遍,吕少音!

    你!说!谁!脑!子!进!水!了!

    蓦地,吕徵揉了揉双臂,明明身处汤泉间子,背后却有些冷飕飕的。

    “少音,慈突然有些技痒。来,手谈一局?!?br />
    不由分说,卫慈把十分不情愿的吕徵拉走了。

    姜芃姬遥望天空挂着的明月,倏地勾了勾唇,低头看了看指尖夹着的卡片。

    东庆,她势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