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一早就已经预见南盛战败的结局,只是没想到他们借兵求援的消息现在才传到东庆,偏偏还好死不死和北疆三族联姻队伍碰上一块,这下子东庆可要满头包了。

    东庆与南盛虽然也有摩擦,但怎么说都算是大夏一脉,而北疆三族和南蛮四部属于外族。

    通俗讲,东庆和南盛属于一个爹生的两个儿子,哪怕分了家也是连着骨头,可北疆三族和南蛮四部却是觊觎他们家产的外敌,为了捍卫祖宗家产,两国肯定要暂时放下恩怨联手。

    倘若南盛真的被南蛮四部的铁骑击溃,东庆将面临被北疆三族和南蛮四部双面夹击的危险,灭国之期指日可待,所以南盛向东庆借兵,东庆不得不借,两者可是唇亡齿寒的关系!

    不过,要是借了兵,势必会牵动东庆边防的兵力,用以抵抗北疆的兵力也会受到影响。

    北疆三族和东庆打仗多年,一向赢多输少,偏偏东庆还作死推崇什么“重文抑武”,可以预见南盛此次过来借兵之后,东庆用于北疆的兵力将会分薄,也难怪北疆来使如此有恃无恐!

    柳佘喟叹一声,说道,“北疆三族觊觎东庆也不是一日两日了,只希望官家脑子清楚一些,切莫引狼入室,联姻终非一劳永逸的法子……只是如今看来,似乎已经迟了……”

    风仁怜惜地看着自己的儿子,那张苍白失血的脸看得他心中一阵阵抽疼。

    听到柳佘的叹息,他冷冷一嗤,对那个坐在龙椅上的男人相当蔑视。

    尽管知道此次进宫讨不到什么公道,但风仁也要让那个皇帝知道一下,风氏不是好欺负的!

    对着柳佘歉然拱手一番,风仁带着刚刚处理好伤口的儿子离开,始终面若寒霜。

    经历这么一遭事情,不少人也没了泡泉的闲心。

    蓦地,姜芃姬肩头被人拍了一下。

    “真没想到你还有这等俊俏的武艺!看得人想要大呼爽快。那些个龟孙子我也看不爽,只是没办法像你一样上去揍。都说北疆悍士无畏生死,如今看看,似乎还没你厉害?!?br />
    她克制住将对方反扭制服的冲动,神色自若地扭头,竟然是之前那个跟她套近乎的青年。

    看在那句“龟孙子”的份上,姜芃姬面无表情地警告了一句。

    “我不喜欢旁人从我背后拍我肩膀,若你是陌生人,你这条胳膊恐怕保不住了?!?br />
    对方怔了怔,触电般收回自己的手,怪哉道。

    “瞧你年纪小小,没想到戾气倒是重?!?br />
    正说着,一行人回到蔷薇院天字一号间。

    还隔着一条走廊,姜芃姬发现廊下站着一抹高挑清瘦的白色身影。

    那人如墨般的黑发披肩,隐隐露出苍白紧抿的唇和些许下巴。

    许是听到脚步声,对方略一转身,淡漠的视线扫了一圈,固定在姜芃姬的身上。

    姜芃姬跟人动手,衣裳难免染上大片血迹,要不是她神色轻松,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些血是她的。不过,卫慈很清楚,谁吃亏都不可能是这个女人吃亏,这些血只可能是别人的。

    思及此,卫慈不动声色地移开视线,询问那个跟姜芃姬自来熟的青年。

    “少音,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伙自称是北疆来使的莽夫在前面闹事,风府的小厮过来找兰亭求救,因着好奇,所以就跟过去看看了。没想到北疆那些人如此嚣张,欺我东庆无人,简直可恨?!鼻嗄晟舸欧吆拗?,旋即又恢复嬉笑,“子孝,我跟你说,师父真是收了个好学生,忒能打?!?br />
    “风府的小厮?”卫慈蹙眉,扫了一眼神色如常的姜芃姬。

    她能打,卫慈一直都知道。别说几个北疆悍士,给她一杆枪,敌军阵中能轻松杀进杀出十几回,取下敌将首级宛若探囊取物,令敌人闻风丧胆。

    只是……他心中略略一叹,果然不同了,他鲜少能见到这人能露出冷漠之外的表情。

    若是往常,她……

    思及此,卫慈将内心的念头狠狠压下,收敛心神。面对这个女人,他需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去面对,否则一个不慎便会在她面前无所遁形……这一点,他早就领教过了。

    姜芃姬解释道,“风瑾乃是我的好友,他被人刁难欺负,我自然要过去撑一撑场面。更何况,北疆这些莽夫也的确是讨人厌,略施薄惩,不然一肚子火气没地方泄?!?br />
    开玩笑,打了她的伙伴,跟打了她一样,她当然要找回场子。

    “你刚才哪里是略施薄惩,都把他们的胆子都给杀破了。对付北疆这些野心勃勃的外族,就应该用这样强硬的手段。你对他们讲礼义廉耻信,他们只当你是在畏惧他们……”少音两手撑在姜芃姬肩上,一副过来人的表情,套热乎道,“以后到了琅琊书院,我罩着你?!?br />
    卫慈默默瞧了一眼吕徵的双手,眸色渐暗。

    “我说了,别从背后拍我肩膀……”姜芃姬重复道。

    “我叫吕徵,师父给取表字少音。你看,我们这不就认识了,也算不上陌生人了吧?”

    姜芃姬翻了个白眼,道,“随你,下次要是被我卸掉胳膊,你别找我负责就好?!?br />
    说完,姜芃姬肩膀用某种巧劲一抖,泥鳅一般滑了出来。

    吕徵发现自己手心下的肩膀变得柔滑无比,还没来得及下意识抓住,她已经脱离他的掌心。

    他只能怔怔看着自己的双手,再看看姜芃姬的背影,叹了一声。

    “果真好身手?!?br />
    卫慈冷漠地看着,眼睑微敛,说道,“习武之人,到了某种境界之后对周遭事物会高度防备,若是有陌生气息试图靠近他们,极容易被对方无意识擒拿……少音,长点儿心吧?!?br />
    吕徵怔了怔,倏地反应过来卫慈这是说他缺心眼。

    “子孝怎么也看那种不正经的市井话本?”

    那番说辞,怎么看怎么像是市井话本中游侠高手的标配。

    “你若不信,趁她小憩地时候靠近试一试。只是呢,要是胳膊废了,我可不负责?!?br />
    卫慈知道,那根本不是市井话本谣传的,确有其事。

    “嗨!卫子孝,你自来没什么好心,我才不会上当?!?br />
    吕徵正要冒火,人家卫慈已经转身离开,让他有火没处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