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瑾原本还疼得龇牙咧嘴,等他听到姜芃姬如此嚣张登场的宣言,手不疼了,他胃疼。

    如果是在河间郡,她这么嚣张没事,好歹柳佘能兜着。

    可如今,这里是上京,天子脚下,她并不占地头蛇的优势,竟然还能这么嚣张。

    想到自己方才的谦和退让,最后换来这般羞辱和手臂的一刀,顿时觉得,还是嚣张好了。

    “兰亭,小心,这些人来者不善?!狈玷笫治孀派丝?,刺目的鲜血从指缝不停流出,脸色因为疼痛和失血而苍白,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十分虚弱,“北疆皇庭派来的使者……”

    姜芃姬看看庭院内与人对峙的几个壮汉,一个一个披着黑发,辫着细小的辫子,头上扎着花布巾,浓眉斜飞入鬓,模样面孔比较深邃立体,一眼就能瞧出这些是外族之人。

    只见他们一个一个裸着上身,肩头胸口纹着奇特而复杂的纹身,隐约能看出狰狞凶兽的模样,上身露出石块般鼓起的肌肉,一条手臂比风瑾少年大腿还粗,肌肤上抹了油,还能反光。

    “呵,北疆皇庭派来的使者?”姜芃姬冷冷狞笑一声,上前两步,人群自动为她分开一条道,“风瑾,你这年纪是活到狗肚子身上了吧?堂堂中书令之子,竟然被人这么欺负?只是几条看门狗而已,又不是北疆皇庭后裔,你就被打成这个模样,真给你老子丢脸?!?br />
    风瑾表情都变了,倒不是生气姜芃姬说得难听,而是事实就是如此。

    堂堂中书令的儿子,在昌寿王名下的汤泉馆舍被人打了脸,还伤了重要的右胳膊。

    几天之后的考评,因为这个伤势,他极有可能无法参加。

    “你骂谁是看门狗?”

    姜芃姬站在风瑾面前,视线对向开口的人,其他学子有些在观望,有些则是想要上前相助,但他们并没有带任何趁手的武器,单单比较个头,哪里是这些小山般持刀壮汉的对手?

    风瑾最倒霉,伤了胳膊还被打了脸,其他人则是衣裳凌乱,偶有擦伤。

    “啧,哪条狗偷了他嫂子,骂得就是哪条狗?!苯M姬像是吃了火药一般,心情差得很,这会儿有人凑到她面前找抽,自然是不客气地一顿猛怼,“北疆不是给人分三六九等么?除了皇室是一等人之外,其他都是次等垃圾。说你们是看门狗,这是夸奖,彰显两国友谊呢?!?br />
    风瑾从未见过这么泼辣的姜芃姬,一时间也惊得忘记疼了。

    那些糙汉也被姜芃姬这么一顿骂给噎到了,领头那人模样凶悍,却不是擅长口舌之人。

    他们觉得那些书生文弱,嘴巴里只会念叨什么之乎者也,两条大腿加起来没自己一条胳膊粗,正值敏感时期,哪怕他们羞辱这些白斩鸡,东庆皇室也不会对他们怎么着。

    “你、你说谁偷嫂子了?”

    领头的壮汉面色闪过一丝惊慌,提刀先前一步,瞬间拉近他与姜芃姬的距离,恶狠威胁。

    姜芃姬呵呵一声,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你还偷了你老子的小老婆呢?!?br />
    风瑾知道姜芃姬不会无的放矢,估计她说的这些话还是真的,不然那个壮汉的反应不至于这么激烈……蓦地,他不禁想到那夜匪寨,自己一个照面便被姜芃姬抖开底子的场景。

    “怀瑜,哪条狗伤你的?”

    姜芃姬根本没将眼前这些壮汉放在眼里,不服就干,她吵架不输人,打架更加不可能输。

    “兰亭,东庆乃是礼仪之邦……”风瑾暗暗苦笑,“对了,打我的是那个扎绿头巾的?!?br />
    他内心觉得姜芃姬这么说很爽,但也要注意两国影响啊。

    不过小伙伴愿意为自己出头,这份心意不能拂拒。

    “跟人说人话,因为人听得懂人话。跟狗就要说狗话,因为狗听不懂人话。你瞧,你跟他们说人话,他们听不懂??晌腋饷此?,他们不是听得懂了么?”姜芃姬啧了一声,“对待外国友人,你应该随之改动,积极消除语言隔阂,这才是正确的外交方式……”

    所有人都知道姜芃姬这是鬼扯,偏偏有人觉得自己被洗脑了。

    这番歪理,似乎还真有那么些意思哦。

    那几个北疆壮汉本来就是过来挑事的,原本欺负那几个文弱书生还挺痛快,碰见姜芃姬这么一个伶牙利嘴的,顿时火冒三丈,说不过那就打,反正不死人就没事。

    东庆重文抑武多年,北疆边境那些倒算得上铁骨铮铮的汉子,但他们进入东庆之后,看到的男子莫不是簪花扑粉、走路都恨不得扭腰的娘炮,偶尔有几个正常的,也是四肢不勤。

    他们可以拍胸脯说,满院子的白斩鸡加起来还不够他们砍的,更别说眼前这个矮个子了!

    事实证明,他们今天似乎碰到了一个假娘炮,真大力士!

    砰——

    姜芃姬身形瘦小,有灵巧的优势,而她的力气和外表根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原以为抬手就能拿下,却不料姜芃姬比泥鳅还要滑溜。

    空手夺下其中一人手中刀刃,两指捏着对方手腕关节,不但迫使对方松开握刀的手,同时一个旋身近对方怀中,一拉使对方身体前倾,另一手手肘向上猛地一击,正中那人的喉结。

    电光火石之间,又接住对方脱手的大刀刀柄,同时扭身以膝盖向上一顶。

    耳朵灵敏的,甚至能听到一声囊袋破裂、液体迸溅的声响。

    众人:“……”

    等等,那个位置……

    风瑾吓得向后退了一步,两腿隐隐打颤。

    姜芃姬以那个壮汉的身体为盾,挡下冲着她背心的一刀,手腕翻转,刀身调转一个方向。

    她的背后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刀身灵动地从偷袭者的眼前划过,顿时血液洒开,看得人眼睛生疼不已。这还未完,她将“盾牌”丢下之后,手指成爪扼住其喉咙,向下一扯掷在地上。

    脸着地不说,姜芃姬给予的力道再加上本身下坠的力道,整张脸血肉模糊,成了平底锅。

    明明是十几个大汉围殴一人,但看场上的形式,怎么看怎么像是姜芃姬围殴他们一群人?

    风瑾知道姜芃姬能打,但不知道她已经能打到这个地步,见谁打谁。

    那些壮汉可都是饱经训练的北疆悍士,人数极少,但战场上却仿佛人头收割机。

    “说,你哪条狗爪子弄伤怀瑜的?”

    对方被姜芃姬踩着一侧脸,面庞扭曲,动弹不得,好似被一座五指山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