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直是一派歪理邪说!”

    那个青年被姜芃姬说得心头冒火,实在难以维持风度翩翩的表象。

    姜芃姬嗤了一声,瞧了瞧渊镜先生,再瞧一瞧这个叫祖德的青年,嘲讽道,“你说我说的是歪理,怎么就不看看自己脑子里装的是什么?圣人言,民贵君轻,君尚且如此,士族如何能比民更贵?你说我依仗祖辈余荫,可你能在这里跟我饶舌,不也是因为有个好祖先么?”

    姜芃姬对这个名为祖德的青年并无好感,她发现这家伙不仅有圣父之心,还有些脑瘫。

    青年哑然,姜芃姬又开口了,只是这次不是对着青年说的,而是问渊镜先生。

    “我以为渊镜先生名扬天下,收徒教学应该慎之又慎,怎么就老眼昏花,收了这么一个性情偏激、顽固不化的榆木脑袋当学生?”这话说的,她没有掩饰自己对青年的鄙夷。

    这下子,青年被气得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涨红了一张脸。

    他倒是不在意姜芃姬如何攻击他,但因此牵连他敬重的师长,这就不行了。

    渊镜先生倒是没有动怒,反而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姜芃姬。

    “人非完人,圣人尚且如此,更何况凡夫俗子?为人师者,需知有教无类,尔后才能传道、授业、解惑。祖德虽有错处,但亦有其优点,小郎君岂能只看一面,全然否定他的一切?若依小郎君所言,这琅琊书院该是空空如也,老夫这个非完人的夫子更加不配为人师表?!?br />
    正因为有不足才需要学习,矫正也非一两日的功夫,更别说是已经成型的性情。

    渊镜先生平静地说道,脸上甚至还带着一缕令姜芃姬隐隐有些不适的笑容。

    若要用一个词汇形容他的笑,估计是——老狐狸!

    渊镜先生受世人和学生敬重,不仅仅是因为他年轻时候从北疆皇庭力争三城,也不仅仅是因为他博学精通,更加重要的是,他对待学生的态度——真正的一视同仁!

    无论显贵之子还是贩夫走卒的后裔,在他看来学生便只是学生,他不会因为这个学生格外优秀、地位出身高贵而高看一眼,也不会因为那个学生脾性顽劣或者出身低微而加以鄙薄。

    只要本性不坏,根子不烂,尚有纠正改善的余地,那便值得他精心教导。

    姜芃姬道,“先生倒是挺护短的?!?br />
    渊镜先生平静地道,“祖德本性不坏,只是有些偏执,尚能改正?!?br />
    姜芃姬眯了眯眼,哦了一声,倏地抬手指着还在汤泉下不敢出来的两人,问渊镜先生。

    “那依照先生来看,这两人又如何?”

    她这么一问,不少看戏的人纷纷支长了耳朵,当事人更是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被柳佘惦记,他们算是无缘官场了,但要是被渊镜先生夸赞两句,一切还有转机!

    渊镜先生倏地笑了笑,抬手抚了抚灰白的胡须,一双眸子带着些许精光。

    都说眼睛可以真实反映一个人的年纪,渊镜先生保养得宜,但外表看上去也有三四十了,可那双眸子却清澈明亮,带着深沉的智慧,仅看他的眼睛,根本猜不出他的真实年纪。

    渊镜先生见过记仇的,也见过咄咄逼人的,但像姜芃姬这样的,倒是少见,开口道,“观其行,仪表堂堂,金玉其外;察其内,糟糠满腹,败絮其中。这般回答,小郎君可是满意了?”

    光一个柳佘就不会让两个青年好过,她偏偏还将自己拉下水。

    这是把人往死力整的节奏。

    真是,蔫儿坏蔫儿坏。

    渊镜先生如何看不出来,自己这是被姜芃姬当成枪杆子使了?

    可他不喜欢跟小辈斤斤计较,也就没有戳穿。

    渊镜如此评价,落入两个青年耳中无异于晴天霹雳!

    虽身处温暖的汤泉之中,但整个人却如坠冰窖,一股渗人寒意从脚底蔓延至头顶。

    柳佘断了他们的青云之路,渊镜的评价足以令他们在东庆无立足之地。

    姜芃姬满意地笑了笑,眸子微微弯起,宛若明亮的月牙,竟与渊镜有几分相似。

    “小子方才喝酒喝多了,对先生多有冒犯,还请见谅?!?br />
    渊镜先生无奈地摇头。

    这是欺负老人家年纪大了,可他的眼睛还不瞎,姜芃姬是真醉还是装醉,他看得清楚。

    “无妨,只是嗜酒伤肝,年轻人还是少沾碰为好。祖德,走吧?!?br />
    “对不起,老师,今日是学生无状,才令老师被一黄口小儿为难……”

    离开水榭,名为祖德的青年垂着头,仿佛斗败的公鸡,怏怏不乐。

    渊镜先生双手拢在宽大的袖间,脚步闲适,好似闲庭信步一般。

    “祖德,你看刚才那位小郎君,觉得此人如何?”

    青年别过脸,内心余怒未消,“伶牙利嘴,歪理一堆?!?br />
    渊镜先生不置可否,扬眉又问道,“除此之外呢?”

    青年哑然,半响也憋不出其他字眼。

    渊镜先生叹了一声,道,“你被愤怒以及怨憎遮住了眼睛,影响了判断,此乃谋者大忌??慈瞬荒芙隹幢砻?,还要仔细观察其言行举止,深究背后缘由……否则,哪怕那位小郎君乃是人中龙凤,你亦看不到……岂不可惜?”

    他平静地叙述,口气像是在谈家常,而非教训学生。

    青年不服道,“先生说那个半大少年是人中龙凤?”

    这么高的评价?

    渊镜先生顿下脚步,扭头对着青年笑笑。

    “万中无一?!?br />
    青年:“……”

    “只是此人过刚易折,脾性又如此张扬,容易招惹灾祸?!痹ň迪壬烈魉妓?,叹息一声,“好似一块璞玉,虽有天然丽质,然而未经仔细雕琢,旁人不知其内涵,便以顽石待之……”

    更加重要的是,身负帝命,偏偏是个女儿身。

    想到这里,渊镜先生暗暗挑了挑眉。

    老人家眼睛不瞎,姜芃姬是男娃娃还是女娃娃,他还是看得出来的。

    渊镜如此肯定姜芃姬,青年内心再不服气,多少也能静下心来,用比较客观的目光看待她。

    嘟囔道,略略有些委屈,“学生眼拙,只看到这人嚣张凌弱……”

    渊镜先生好似顽童一般笑了笑,调侃道。

    “所以呢,老夫是师长,而你是学生?!?br />
    青年:“……”

    哦,你是老师,你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