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泡泉,基本没什么规矩,但士族不能这样啊,为了体现身份地位,各处都有讲究。

    姜芃姬被汤泉馆舍的侍女领着去一间院落,先要从头到脚焚香沐浴一番,头发还要仔细净洗,五十余种香料碾成了粉末,分别放置在大小等同的精致脂粉盒,以供客人使用。

    她拒绝了汤泉馆舍的侍女,自己进入约莫三四平方的浴池沐浴,利索地将头发打湿洗净。

    沐浴后穿着的衣裳已经折叠整齐放在一旁,衣料光滑且不透,上面还熏了淡淡的兰花香。

    从布料制成成衣,只会供一名客人穿着一次,换下就要焚烧,绝对不能循环利用第二次。

    别的不说,光这一点的开销就大得惊人!

    同样,也奢靡得惊人!

    姜芃姬出了浴池,稍稍擦拭身上的水珠,然后用束胸的带子将胸前的鼓包裹得严严实实,最后才将那件雪白的衣裳捡起套在身上,用同样雪白的带子在腰间打了个结。

    庆幸这个时代的风气比较保守,哪怕是泡泉,也很少有人会光着膀子。

    不然的话,姜芃姬就能看到一溜白花花的**了。

    她倒不是害羞,只是受不了那些身材比例极度“畸形”的身体,辣眼睛。

    虽然只是一家汤泉馆舍,但既然是按照昌寿王府邸模型建造,自然奢华非凡。

    亭、榭、廊、阁、轩、楼、台、厅、堂一应俱全。

    温泉池上或地势较高之处有敞开式的水榭亭台,沐浴之后能在此小酌两杯,登临眺望。

    汤泉大小不一,每个汤泉之间以精巧的假山或者水榭、松柏植株隔开,虽然是开敞的,却也?;ち?*,泡泉之时仰头便能眺望天空,令人心胸默然开阔,别有一番滋味。

    水面冒着氤氲热气,丝竹管弦之声靡靡入耳,莺歌燕语不断,似有人谈笑嬉戏。

    隐约之间还有觥筹交错的人影,缥缈似人间仙境。

    柳佘和风仁早早便收拾好了,一个泡泉,眯眼小憩,一个待在岸边吃茶,似乎在谈论什么。

    姜芃姬过来,柳佘连忙对她说道,“为父和中书令仍有话要商谈,兰亭先去别的小间?!?br />
    开玩笑,那是闺女,不是儿子!

    姜芃姬嗯了一声,由侍女领着她去另一间无人的汤泉。

    路上,她看到不少模样十几二十几的男子,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双唇抹脂,雾气熏腾下,身形因娇柔的步伐显得婀娜……不仅如此,这些人的衣裳总是松松垮垮的,露出大半胸膛。

    她默默移开眼睛,然后暗搓搓点开了直播。

    眼睛,不能让她一个人被辣,有难同当才是好主播。

    她给自己点了个赞,蜂拥而来的直播间观众则是哑然无语。

    原以为今天直播暂歇一天,没想到人家毫无预兆地开了,而且直播的画面如此辣眼睛。

    【老司机联萌】:主播,你这是准备开车了么?

    他们不介意看到主播把美少年摁在地上蹂躏,但是很介意一群肥头大耳、模样普通、身上缀满肥肉的男人在镜头面前折磨他们的眼睛……在这个看脸的世界,能不能别这么残忍?

    【大叔小兵】:我的眼睛都要瞎了,主播你好残忍。

    能想象么?

    一个二十好几,身高和体宽几乎等同的“肥猪”掐着兰花指,“腰肢”一扭一扭走路?

    露出胸膛也就罢了,腹肌和鱼人线在哪里?

    他们只看到了黑黝黝的胸毛、鼓起的大肚子、油腻腻的肥肉,哦,还有分量不小的事业线。

    【举个栗子】:我看了看那位大叔的胸,再低头看看自己的,突然觉得自己不配当一个女的了。室友总是嘲笑我是个平胸,我以前是否定的,现在我只能哭泣承认……我就是个平胸!

    【糖炒栗子】:#色,话说,至今还没见过主播的胸……

    姜芃姬挑眉,面不改色地路过那位胸前事业线很磅礴的仁兄。

    她的胸……这个怎么说呢……

    之前拯救程丞,系统给的奖励便是【饱满酥胸:皓腕高抬身宛转,**郁乳耸罗衣】。

    在姜芃姬据理力争之下,系统没有直接将奖励发到她身上,而是以卡片形式发到后台。

    她自然没有用,柳羲这具身体也不过十二岁,距离十三岁还有三四个月。

    这么小,要什么胸!

    “给我来点儿清酒?!?br />
    推开那扇仅有遮挡作用的门,进入其中,里面有一座五六平米的小型汤泉,汤泉中心立着一座婀娜的仙女飞天的石像,石像手掌以及蹁跹飞舞的衣袂被巧妙改成了放置茶酒的盘子。

    侍女福了福身,领命下去了。

    姜芃姬先用指尖试了试汤泉的温度,然后再伸入双足,坐在泉边。

    泉边也有两处造型精致石狮子,顶着托盘,游人可以在上面放置吃食,一边优哉游哉地泡泉,一边享受美食,观看周遭美景……讲真,姜芃姬来自遥远的未来,身为军团长的她,还没体验过这样奢靡的服务……远古时代的人可真会享受,用有限的资源让自己过得很好。

    这家汤泉馆舍的服务十分到位,没多久两名面容娇俏的侍女便一前一后端着清酒以及杯盏过来,在经过姜芃姬的允许之后才将手中物件放好,全程没有发出半点儿声响。

    此时大门还开着,姜芃姬能看到外头几处水榭发生的场景。

    她指了指外头,问一个侍女道,“你们这里不仅有泡汤,还会提供其他**********那名侍女唇角噙着柔和得体的笑,顺着姜芃姬视线看去,陡然白了一张俏脸。

    另一名侍女生怕她说错话,连忙笑语盈盈道。

    “若是郎君喜欢,奴自然也愿意服侍郎君?!?br />
    这些侍女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不管是模样、说话还是走路仪态,全都像是用尺子量过的。

    在汤泉这样的地方,她们穿着虽然很严实,但在一群只穿了一层衣裳的男性面前,反而更能引起他们的肾上腺反应……当然,大家都是文人,不会强来,但揩油总是少不了。

    这些侍女,在来汤泉享受的男子眼中,说白了并不比花楼楚馆的娘子高贵多少。

    姜芃姬勾了勾唇,露出一丝说不出的轻薄的笑。

    侍女不解其意,还以为对方要自己服侍,却见姜芃姬将双足从水中抽离。

    一手提起一坛酒,打开酒封,一仰头,直接对着坛口将一坛子酒全部灌入口中。

    偶尔有些酒液从她下巴落下,顺着脖颈划入颈间。

    两位侍女看得有些愣怔,她们还未见过哪位郎君喝酒如此粗犷豪迈。

    姜芃姬神色清明地俯视她们一眼,“我喝醉了?!?br />
    可以搞事算账了!

    两位侍女两脸懵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