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看不出来,你竟然是这样的渊镜!

    当柳佘查到渊镜先生如今下榻的地方,又从对方的书童口中得知渊镜先生带着一串学生去嵇山泡泉,估摸着要泡好几天,这让扑空一趟的柳佘表情隐隐龟裂……难不成让他等几天?

    这厢,柳佘郁闷得无以加复。

    为啥郁闷?

    他总不能带着自家闺女去汤泉找渊镜拜师吧?

    虽说汤泉也分男女,但两者的汤泉是分开来的。

    不仅如此,这些年风气逐渐趋向于保守,女性地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降低,外界对女性的贬低也导致她们自由受限,这就导致天气寒冷,去泡泉的多半是男性,几乎看不见女性。

    就算有女性,多半也是高门大户的贵妇贵女,出入都有专人跟随,以免出了意外。

    你说让柳佘带着自家闺女去一溜男性泡泉的地方,只为找一个渊镜,这不是扯么?

    但是不去找渊镜,只能等对方带着学生玩够了,主动离开嵇山。

    这渊镜要真有这么神,他怎么没算出来自己的打算,偏偏在这个关头跑去泡泉?

    讨厌(ノω<。)ノ))☆.。

    柳佘默默讨厌了一会儿渊镜,叹气之后便是继续想办法。

    没等他想出办法,风仁这货主动邀请柳佘去嵇山泡泉松快,连理由都已经想好了。

    “考评在即,东庆青年俊才齐聚上京。这些时间,各类雅集诗会层出不穷,仲卿总是忙于公事,偶尔也该松快一些,嵇山正是举办雅集诗会的热门之地,不如一道去耍耍?!?br />
    说是耍耍,其实也可以趁机“微服私访”,好好看看考场下的东庆俊才是个什么德行。

    柳佘抿唇不语,什么时候中书令这么清闲了?

    看风仁这个熟稔的尽头,估计还是嵇山汤泉的老顾客,隔三差五就能去泡泉那种。

    反观自己,柳佘只是浒郡的郡守,却连着忙碌几年,日夜辛劳,一年到头连个假期都没有。

    拿着郡守的工资,干着皇帝的工作量。

    人家风仁是数一数二的中书令,实打实的大官,竟然这么闲?

    犹豫再三,柳佘还是打算去征询自家闺女的意见,要是她说去那就去,不去就再等几天。

    不用说,姜芃姬的答案自然是去!

    “为什么不去?”姜芃姬反问柳佘。

    柳佘张了张嘴,愣是憋不出半个字。

    对哦,为什么不去?

    但是闺女,你是闺女??!

    柳佘好似风中凌乱,他感觉自己和闺女想的东西似乎不太一样。

    因地理缘故,东庆北方一带有许多天然汤泉,其中又以上京附近的嵇山最多最密集。

    大夏时期,皇室曾在嵇山修建汤泉行宫,并且连着几代皇帝对此进行扩修。

    那些皇帝对汤泉极为推崇,不少书籍野史甚至认为汤泉有增加寿命、延年益寿、治疗百病的神奇功效,又被不少百姓尊称为“仙人泉”,上行下效之后,泡泉从上层延绵到了底层。

    无论是王孙贵胄还是平民百姓,对泡泉都极为钟爱,特别是深秋之后,恨不得不挪窝。

    大夏覆灭之后,天下四分五裂,东庆建朝以上阳郡为都城,如今又被称之为“上京”。

    多温泉的嵇山便在上京附近,坐着马车过去也只需要一两个时辰,路程近,十分方便

    东庆皇室捡了前朝的便宜,直接将原本的汤泉行宫稍稍修饰,改为新的皇家行宫。

    因为东庆两三代皇帝都昏庸无能,以享乐寻欢为人生目标,对给他们带来欢乐的汤泉行宫自然投以巨大的关注,每年都要巡幸四次,一次至少一个月,每次都要劳民伤财。

    嵇山地脉多汤泉,最大那一块被皇家占领,成了皇家汤泉行宫,其他地方则被各个士族以及有钱的乡绅商贾占下,改成了汤泉馆舍,规模大小不一,招待的客人也不一样。

    有钱有权的可以享受优质服务,平民百姓咬咬牙也能在普通汤泉馆舍体验泡泉。

    因此,每到天气寒冷季节,各个汤泉馆舍的生意尤为火爆。

    嵇山汤泉不仅仅是一个泡泉的地方,经历多年发展,早已经变成一个以“汤泉”为中心的旅游胜地,这里不仅能泡泉,还有酒肆、茶肆、食肆、以及贩卖各种精致小商品的店铺,加上不少才子佳人在此举办雅集诗会,这里甚至还有不少花楼楚馆,笙歌笑语不断。

    一到夜晚,灯明如昼。

    风府的马车一路从山脚驶向山腰,终于在一处极为阔绰的府邸面前停下。

    下了车,周遭已经整齐停放许多装饰奢华的马车,仔细一看,车上还有各类族徽。

    “要是没有显德带领,我还以为这是哪户高门贵胄的府邸,浑然看不出是一家汤泉馆舍?!?br />
    除了平民百姓之外,其他士族高门建立汤泉馆舍并非为了赚钱,而是为了给族中子弟添一个玩乐的去处,享受为主。

    柳佘见到的这家汤泉馆舍,竟比他柳府还要华丽庞大数倍!

    奢靡华贵!

    除了这四个字,他想不到更加贴切的描述了。

    “这是昌寿王名下的,据说依照他府邸为模板建造,每逢考评之月,会对所有青年俊才免费开放,所以这里也是雅集诗会举办最多的地方。人多热闹,我便借花献佛,凑个热闹?!?br />
    柳佘哑然,姜芃姬在他身后暗暗扑哧一笑。

    没想到风瑾那么少年老成的家伙,竟然有这么有趣的父亲。

    风仁这话说得很清楚了,他就是看重这家汤泉馆舍豪华、精致而且还不花钱才来的。

    “昌寿王……”柳佘蹙了蹙眉头,“……这般明目张胆地笼络……野心真不小……”

    柳佘这些年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浒郡上面,对朝野各方势力并没有太关注。

    哪怕从阿敏口中知道昌寿王以后会是角逐天下的一员,奈何古敏历史不好,只记得这家伙出局很快,又是个耳根子软的怂包,手底下有名的谋士仅有亓官让……这些信息把柳佘也带歪了,觉得昌寿王就是那个印象,又怂又软又没用,现在一看,人家至少很有野心??!

    风仁咳嗽一声,低声道,“先去泡泉再谈这个吧?!?br />
    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他们还没享受到昌寿王提供的免费泡泉,暂时就不说这个。

    要炮轰,也得等泡泉享受过后再说啊。

    柳佘:“……”

    真看不出来,你竟然是这样的风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