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雅集的主办方是昌寿王,名义上是让学子交流学术,实际上不过是为了拉??稍熘?。

    程氏和昌寿王有些拐弯抹角的关系,程靖碍于面子不得不来,韩彧却没有那么多顾虑。

    “老师与子孝下棋输了一局,今日被撺掇着去嵇山泡泉。我睡了一会儿懒觉,他们没喊我?!?br />
    韩彧内心那叫一个郁卒,小伙伴都去剥削老师的钱袋了,他却因为晚起被无情抛下。

    “子孝棋艺大有长进,竟然能赢老师一局?!?br />
    渊镜先生虽然没有外人传得那么神,但亲戚书画样样精通,随便一样都算个中高手。

    做到精通一项,并不难,但难得是样样精通,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除了“天赋”二字之外,没有其他理由。

    程靖闻言,不由得哑然失笑,对韩彧的郁闷颇为理解。

    嵇山汤泉闻名东庆,不少雅集的举办地就在那里,很多学子也喜欢往那边凑。

    更加重要的是,能让他们老师输一局且心甘情愿掏钱请学生泡泉,这可不容易。

    韩彧在一旁嘟囔。

    “子孝棋艺的确越发厉害,昨日跟他手谈一局,总有种被牵着鼻子走的感觉。我一人被他们抛下,怪无聊的,干脆过来找你做个伴。我瞧你在雅集上也是无所事事,枯燥得很?!?br />
    程靖摇摇头,道,“你便是去花楼寻乐,也比来这里好?!?br />
    昌寿王看似端方仁德,暗地里却颇有野心,一双眸子早就盯上不少世家俊才。

    韩彧实在不应该过来这里。

    却不防,韩彧竟然苦着脸道。

    “去花楼?让那些花娘瞧着我寻乐子?”

    不是他吹,整个上京的花娘都不及他自己好看。

    程靖:“……”

    见过自恋的,但他真的受不了韩彧天天那么自恋。

    “对了,这个给你?!焙珡有渲腥〕鲆徽胖衿?。

    “这是什么?”

    程靖取过来一看,上面赫然是自家老师的笔迹,上书“考题已出”四字。

    “老师留下的,说是交给你,你看了便知。你都不知道,我怎么会知晓?”

    韩彧光棍地回答。

    程靖手指摸索着上面的字,脑中灵光一闪,陡然明白过来,顿时哑然。

    “你这东西送来晚了些?!背叹敢藕端?。

    韩彧不解,问道,“你知道老师打什么哑谜了?”

    “若是没猜错,估计代指总考评官——柳仲卿?!?br />
    考评最后的试题是由总考评官出的,柳佘至今没有抵达上京,没人知道他会出什么题。

    考题已出,其实就暗指柳佘已经来了。

    “这么说来,柳仲卿已经到上京了?”

    “大概一个时辰前的事情?!背叹敢匝凵袷疽夂珡?,“你瞧那边两个哭花脸的郎君,他们不开眼,把柳郡守得罪惨了,现在一脸哀戚,他们也不算无可救药,也知道自己的下场?!?br />
    韩彧道,“我见过柳郡守,并没有传闻中那么暴戾,倒也算得上皎皎明月般的君子。脾性温和,待人宽厚,不亚于友默你。那两人做了什么,怎么将刚刚抵达上京的柳郡守给开罪了?”

    考评在即,得罪总考评官,这是何等作死的勇气?

    总考评官的确要维持公平公正,不能偏颇任何人,但诚心想要整死谁,动手可方便了。

    也难怪了,两人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

    没有足够强硬的背景,这种时候跟柳佘硬肛,作死也不带这样的。

    “他们拿路过的庶民取乐,不料柳郡守家的郎君衣着朴素,骑马而过,这俩便以为那人好欺负,险些害了人家一条人命。柳郡守膝下仅有这么一个嫡子,如何能不怒?”

    韩彧听得目瞪口呆,良久才反应过来。

    “等等,你说这两人险些射杀了谁?”

    他没听错吧?

    程靖颇为疑惑,韩彧的反应有些过激了。

    重复了一遍,“柳郡守家的郎君?!?br />
    韩彧:“……”

    “文彬,有什么不对的?”程靖不由得开口问询。

    “柳郡守家的郎君……那可是个魔星,比之柳郡守更加难缠?!焙珡刮豢诶淦?,道,“若是得罪柳郡守,碍于面子人情,顶多警告两句。那位郎君却是杀人不见血……”

    程靖狐疑,不敢置信,“怎会?观那位郎君言行,也不像是斤斤计较之人……”

    韩彧以前也是这么觉得的,直到他离开河间,耳边陆陆续续听到各种传闻。

    不说别的,光是敢冒天下大不违,扛着众多士族压力推行什么限购,甚至还作死挑衅诸多河间士族,至今还能活蹦乱跳……仅凭这一点,韩彧就不敢小瞧这位柳郡守家的郎君了。

    跟风瑾求证一番,对方给予笃定回答,限购肯定出自柳羲之手。

    作死算不了什么,作死之后还能活得滋润,这才叫本事。

    “等着吧,那两人最近肯定要倒霉,伤筋动骨是最低的?!?br />
    韩彧看好戏般勾了勾唇,眸光潋滟闪烁。

    程靖哑然,不知道是自己看错人了,还是韩彧瞧错了。

    “对了,险些忘了大事?!?br />
    韩彧连忙坐直身体,脑中灵光一闪,想起重要的事情。

    “柳兰亭随同其父来上京,其实就是为了找老师拜师,希望到琅琊书院求学。依照柳郡守的行事作风,一落脚就会去找老师,现在赶过去,兴许能瞧见有趣的?!?br />
    程靖笑道,“老师一早便说过,一生只收四徒,如今四人已齐,可没有多余的名额?!?br />
    求学还有盼头,拜师绝对没可能。

    自家老师收徒,不仅看才还要看缘。

    韩彧唯恐天下不乱地道,“正因为如此,那才有看头。这雅集无趣得紧,不是我吹捧你就是你吹捧我,没点儿实在的……与其在这里蹉跎光阴,不如去看看那位小郎君?!?br />
    “你这跳脱的脾性,何时才能收敛一二……”

    嘴上这么说,但程靖已经被说动了。

    这个无聊的雅集,他已经受够了。

    与其待在这里浪费青春,还不如去嵇山汤泉泡汤喝酒,隔雾看花,论诗作画。

    “嵇山汤泉?”

    姜芃姬到了柳府,原以为能看到许久不见的小伙伴风瑾,却被告知他去嵇山汤泉享乐了。

    真看不出来,你竟然是这样的风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