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抠脚吃饭】:艹,哪个瘪犊子偷袭主播?不知道惹毛主播,她就能上演徒手撕活人么?

    【糖炒栗子】:我刚刚就眨了一眼,发生了什么事情?

    变故发生太快,姜芃姬反应过来挡下攻击,顺便还以颜色,直播间的观众则是全体懵逼。

    这种时候,他们好希望有重播键功能,让他们倒回前几秒,仔细看看发生了啥。

    【抠脚吃饭】:有个瘪犊子用弓箭偷袭主播,不过主播不愧是帅裂苍穹的女人,直接把对方的箭矢在空中给射穿炸膛了,顺便还回了一箭……那英姿帅得宝宝合不拢腿。

    众人被提醒之后,纷纷去看地上碎成渣渣的箭矢残骸,借由直播视角看了眼远处那个被射飞发冠、满脸慌张失措、软脚摔地上、差点儿尿裤子的怂货,纷纷为姜芃姬点赞。

    干得漂亮!

    一大波打赏铺天盖地而来,姜芃姬早有先见之明,将后台提示音暂时关闭了。

    那一伙人似乎来头不小,车辕的主人更有背景,甲胄护卫纷纷如临大敌,上前把姜芃姬一伙人包围,只是部曲众人也不是吃素的,当下就抽出腰间大刀,和他们对峙起来。

    眼瞧着将有人血溅当场,程丞阴沉着脸对那一伙人拱了拱手,朗声开口,差点让柳佘跪了。

    “不知昌寿王殿下此举何意!”

    哈?

    昌寿王?

    柳佘内心一脸懵逼,表面上却是清冷无情,视线不住往车辕方向飘动。

    被程丞喊破身份,车辕内的人也坐不住了,令人掀开薄纱,露出一张约莫三十来许的脸。

    “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仿佛不知道一般,询问左右侍从。

    “回禀殿下,方才有两名郎君以远处一物为靶,以此比试取乐,却不防有庶民骑马而过,刚好挡住了那物。那庶民胆大包天,竟然公然袭击郎君,甚至惊动了殿下……”

    侍从嗓子尖细,听着十分刺耳。

    昌寿王嗤了一声,冷然道,“庶民公然袭击士族贵胄,此乃杀头灭族大罪?!?br />
    三言两语,抹平了姜芃姬之前遭受的?;?,反而扯了莫须有的罪名盖在她头上。

    此时,随同的一名青年听到熟悉的嗓音,蓦地回头,眸光带着些许惊喜。

    他对着昌寿王拱手道,“殿下,方才开口之人乃是靖之侄儿,容靖前去了解情况再做决断?!?br />
    昌寿王原本有些不悦,毕竟那支箭矢射到他的车辕上,他差点被吓得心脏骤停好么?

    只是看清开口的青年是何人,他默默将满腹不满压了下去,受惊吓的脸上挂上些许淡笑。

    “友默的侄儿,想来也是俊杰之才,不如唤到近前……”

    未等昌寿王说完,程靖告罪一声,骑马上前,命令甲胄护卫放下枪。

    “全部停手!”程靖见程丞没有什么伤,这才稍稍安心,“文辅,许久不见了?!?br />
    柳佘懵逼脸:“……”

    眼前这个青年至多不过弱冠,为何直接唤程丞的表字?

    要知道程丞比他还大了好几岁。

    “琅琊一别,便是好几月,算算时间的确好久不见了。友默,来,我给你引荐一下,这位是浒郡郡守柳仲卿,你时常念叨的东庆奇人之一,如今见到大活人了,激不激动?”

    程靖懵逼了,柳佘更加懵逼了。

    至于姜芃姬,她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怎么和昌寿王殿下的护卫起了冲突?”

    说起这个事情,程丞的脸又阴沉下来,柳佘表情更加不好,看得程靖心中一个咯噔。

    “啧,这事情我来说吧。刚才有个手贱的用箭矢瞄准我脑袋,我不过是射飞他的发冠,让他出了点儿小丑而已,已经很客气了。怎么,这位郎君不分青红皂白,想要过来训斥我么?”

    姜芃姬驱马上前,对程靖,也就是柳佘之前说过的程友默没什么好印象。

    程靖表情讪讪,面对姜芃姬强硬的口吻,也不动怒,反而拱手询问。

    “不知这位郎君是何人?”

    柳佘皮笑肉不笑地道,“本官唯一的儿子,不知道刚才手贱那位姓甚名谁?”

    不过是看他们一行人舟车劳顿,衣裳不起眼,车马装饰朴素,就想以他们寻乐而已。

    若是普通商贾车马,估摸这个亏只能憋屈吃下,但换成柳佘,意义就不一样了。

    他刻意在“唯一”两个字上咬重音,程靖顿时意识到事情大条了。

    “小郎君误会了,靖并非那等不分青红皂白之人?!背叹缚嘈ψ潘档?,“方才与友人相谈甚欢,一时没有注意到周遭发生的事情,等反应过来,小郎君已经让那人丢尽脸面……”

    柳佘的儿子差点被人射杀在上京城外的官道上,要是真的发生,他简直不敢想象那画面。

    “活该他手贱,这位郎君,此事和你无关,不求你为我说话,也希望你不要为那人求情?!?br />
    姜芃姬啧了一声,虽然没有趾高气扬的姿态,但态度也相当强硬。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弱肉强食这样的规则,在如今这个阶层分明的社会表现得更加直白。

    如果不是她,换成任何一个普通人,这会儿估计已经被吓得摔下马,说不定还被惊慌的马蹄踩伤,大白是血统优良的北疆战马,训练有素,她刚才反应也镇定,这才没有酿成悲剧。

    程靖点头,“这是自然?!?br />
    程丞鼻尖一嗤,不屑道,“昌寿王?哼!”

    程靖回去将柳佘一行人的身份说了一下,不仅昌寿王脸色变了,态度完全偏向柳佘一行人,随同的青年更是面色如纸,开玩笑动手的两个郎君更是两股战战,唇色惨白。

    他们哪里知道那些衣裳普通,一看就像是庶民的人,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历?

    让你手贱!

    让你手贱!

    让你手贱!

    那个动手射箭的青年欲哭无泪地看着自己的手,恨不得时光倒流狠狠抽自己两巴掌。

    如今东庆谁最不好惹?

    柳佘绝对排得上号。

    他还是今年的总考评官,他们差点射杀他的儿子,还能指望这位给什么好成绩?

    严重一些,柳佘只要动动笔杆子,给他们几个不堪的评价,这辈子的仕途就算完蛋了。

    哪怕他们不入官场,当一个空有名头的名士也不可能了。

    很显然,柳佘可不是那么大度的人。

    当昌寿王派内侍请他过去,柳佘只是冷冷一笑,挥袖走人,根本不正眼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