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了那么久马车,柳佘难得出来骑马透风,松一松僵硬酸软的四肢,不然这一身的肌肉该抗议了,“再有半日路程,估摸着就能进城了……几年没来,上京还是繁华依旧……”

    外头都要闹得天翻地覆了,这浩浩巍峨的上京依旧歌舞升平,令见惯萧条的柳佘十分不适。

    如今的东庆皇室别的本事没有,寻欢作乐,粉饰太平的本事倒是不小。

    这般无能孱弱的皇室,也难怪最后连上阳宫都没有保住,被人一把大火焚烧殆尽。

    想起焚烧上阳宫、屠杀东庆皇室的主谋,柳佘脑仁一阵涨疼。

    因为主谋不是别人,正是寿昌王座下幕僚亓官让。

    嗯,没听错,就是那个亓官让!

    一个出身低微,性格阴鸷,手段狠辣,忠心全部喂狗的谋士。

    古敏历史不好,所知内容大多从影视剧获取,所以她对亓官让最深的印象仅有三件事情。

    第一,火烧上阳宫,斩杀东庆皇室男丁。

    第二,以诡谋令女帝连败三城。

    第三,牢中布局,让旧主大好形势瞬间崩溃,满盘皆输,开城之日二话不说投降女帝。

    当众人都未旧主求情,希望女帝能绕过那位旧主——也就是昌寿王一命,圈禁起来就好,还能彰显仁德之名,女帝问亓官让的意见,这位竟然一力主张斩杀,斩草除根不留后患。

    甚至还说出很著名的一句话——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他既负我,何须念情?

    听听,这话说的,活像是被昌寿王这个渣男劈腿了一样。

    别人被劈腿顶多嘤嘤嘤,亓官让直接要了旧主一家老小的命。

    虽说不知为何,亓官让早早和自家闺女相识,但终究是好事情。

    没了亓官让这个神队友辅助,那个性情懦弱、犹豫不断的昌寿王估计也折腾不起来。

    日头高悬之时,他们终于看到高达三丈的巍峨城墙。

    柳佘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骑马与他平行的程丞以手搭棚,突然咦了一声,脸上露出浅笑。

    “可是看到熟人了?”柳佘循着程丞的视线望去,远处有一辆造型华丽的车辕,薄纱垂曼,里头隐隐坐着一个模糊的人影,车辕附近立着百余身穿甲胄、手持长抢的护卫。

    除此之外,还有几个身穿儒衫,发冠高悬的年青男子骑马而立,看马后背负的弓箭和箭囊,不难猜测这些人接下来要去做什么……估计是上京贵子携同去参加打猎,借机交流感情吧。

    考评在即,这种活动总是格外频繁。

    “他们似乎要去郊游,参加雅集之类的活动,文辅要不要前去打个招呼?”

    程丞想了想,倏地摇摇头,“不急,先进城再谈其他?!?br />
    考虑到上京的局势,柳佘让车队靠边行驶,免得冲撞人,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他们不主动找麻烦,不意味着麻烦不会主动找上门。

    姜芃姬今天早早开了直播,直播间的观众一早收到消息,迅速赶来,瞬间满人。

    上京可是真正的古代都城,繁华奢靡的程度不是河间郡那样的乡下小地方能比拟的。

    姜芃姬骑上大白,优哉游哉地信马由缰,看似在看风景,实际上却是在和观众聊天。

    【冰糖柠檬】:#托腮,一看到地砖铺就的大道,我就知道主播快到上京了。

    古代道路多半是土路或者石子路,前者一到雨天就*****后者颠簸不平。

    像是这样用大小等同的石砖铺好的路,这可是一项巨大的工程,耗费资金极大。

    不是上京这样的一国都城或者经济发达的大城市,根本见不到这么好的路。

    【抠脚吃饭】:我只想快点进城,看看主播口中“天上凌霄殿,人间上阳宫”的上阳宫,到底有多么繁华,不知道规模能不能和故宫相比……这可是原汁原味的古代宫殿建筑啊。

    【老司机联萌】:拜托,上阳宫是皇家宫殿,普通人连皇墙都没办法靠近吧?

    顶多看看上京城的繁华,想要看到上阳宫的全貌,可行性很低啊。

    【主播V:】等天下尽在我手,你们想看什么地方就看什么地方。

    此话一出,整个直播间都炸了。

    【主播正面上我】:666,你们有没有一种被霸道主播无限宠溺的幸福感?

    【音乐家诸葛琴魔】:有!

    【春冽】:幸福得我要晕倒好么?

    【举个栗子】:我已经晕倒了,幸福得不想起来,要主播亲亲才能起来。

    【大王派我来巡山】:这话简直苏炸了,主播你还缺暖床的迷妹么?

    【你的益达】:你们这些小妖精都走开,主播这话明明是对着宝宝说的,刁民!

    有直播间的观众插科打诨,路程并不无聊,甚至有些有趣。

    姜芃姬对直播没什么好感,但对直播间某些可爱的小天使却十分喜欢。

    唇角刚刚扬起一抹淡笑,一种被旁人窥视的感觉猛地传入大脑,使得她笑容收敛。

    想也不想,姜芃姬倏地反手抽出放置在马背的长弓,迅速搭箭开弦,弓身满月。

    啪——

    一声动静令前方的柳佘回过神来,一扭头,正好看到一支箭矢在空中炸裂开来,残骸落在地上,自家闺女开弓射箭的动作还未收完,表情一片冷凝,幽黑的眸子渗着森冷杀意。

    柳佘正要开口,“兰……”

    只见闺女动作更加迅速地开弓,他话音未落,一支箭矢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离弦。

    “垃圾!”

    姜芃姬冷冷望着那个脸上笑容未散,发冠被一箭射飞,神情慌张失措的家伙。

    对方虽然没有杀意,但的确饱含令她丢脸的恶意。

    既然如此,她便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谁让那个废物手贱呢。

    Duang得一声,箭矢稳稳射入车辕的横栏。

    此举惊动了甲胄护卫,一个一个如临大敌。

    柳佘先是诧异,看到那支被闺女一箭射炸,在半空裂开的箭矢,心中一阵后怕,火气直冒。

    程丞慢一拍,反应过来,脸色倏地铁青。

    他们不知道箭矢的目标,只知道它是冲着姜芃姬去的,便下意识认为这支箭矢旨在要人命。

    至于姜芃姬还手射出的那一箭,他们都默契忽略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