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自家夫人说,程丞平日不善言辞,但笔锋犀利,骂人更是一绝。

    柳佘心中一转,脑海中似乎已经浮现程丞一手握书,一手拿笔,把人嘴炮打哭的场景。

    画面太美,他不敢再想,生怕当着程丞的面就笑出来。

    柳佘招待程丞夫妇,令人给他们准备食物热水,虽然条件简陋,胜在细心,姜芃姬则带着护卫去将那些护卫的尸体全部安葬了,毕竟他们都是为了?;こ特┓蚋径?。

    回来的时候带回来好些马车,看车轱辘陷入土地中的印痕,她不禁好奇了。

    程丞没了性命之忧,见姜芃姬又贴心地将那几辆马车送回来,顿时喜极望外。

    不顾外人在场,他直接进了马车,打开一口又一口箱子,见宝贝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

    程丞夫人抿嘴一笑,打趣道,“你这脾气也该改一改了,免得让柳郡守和兰亭看了笑话。这几口书箱子丢在路边都没人捡,偏偏你将它们当成命根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有多宝贝?!?br />
    程丞露出些许羞赧之色,被自家夫人调侃得有些脸红。

    毕竟出门就带着好几车的书简,这样的行为的确有些丧病。

    柳佘在一旁开口替程丞解围。

    时下读书多困难,他是深有体会的。

    这几车的竹简对一般人来说比不上一两金子重要,不过是一堆生火还嫌量少的竹片罢了。

    可对于真正有远见的人来说,它们价值连城,万金难求其一!

    程丞对着自家夫人暗暗一笑,那模样竟然有几分小小的得意,看得人不禁莞尔。

    因为程丞是伤员,经不起额外的折腾,加上路面状态不平,柳佘做主收拾一辆马车出来给他们夫妇,柳府马车的减震系统放在这个时代来说,水平属于金字塔那一拨的。

    程丞夫妇一开始还不知就里,等上了马车之后才知道柳佘的贴心和好意。

    私底下,程夫人给自家夫君伤口换药,不经意间谈及白日里的土匪。

    “夫君可是想到什么人了?”

    程丞阴沉着脸,颇为失望地说道,“唉,要说今日里得罪了什么人……也唯有那人了……”

    “那人?”程夫人眸子转了转,似乎在猜测那人是谁。

    “沧州孟湛……”程丞有些迟疑地道,“只是,为夫觉得孟湛虽然名不副实,但也不至于这般狠辣阴毒,不过是听到些许丑闻罢了,哪里值得他这么做,执意要为夫的性命?”

    孟湛若真是为了他不慎听到“以庶换嫡”的丑闻而动了杀心,他根本不可能离开沧州。

    哪里会等事情过去好几个月才秋后算账?

    “些许丑闻?到底是什么丑闻……”程丞夫人疑惑,“夫君又不是那等嘴碎耳软的人……”

    看着丈夫身上的伤口,她哪里不会心疼?

    要是让她知道是谁暗中下黑手,肯定不会轻易饶了对方。

    “孟湛前阵子不是死了一个嫡次子?明面上据说是嫡妻所生,实际上有可能是妾生子?!?br />
    对自家夫人,程丞也没有隐瞒。

    要不是今天这件事情,他根本没有说给任何人听的打算。

    嘴碎旁人内院之事,此非君子所为。

    程丞夫人听后,啊了一声,似乎没想到会是这样。

    在如今这个嫡庶分明的时代,乱了嫡庶,说小了是治家不严,没有家教,往严重了说,甚至能扣上违乱纲纪的罪名,可以连累整个家族的人被人鄙夷,一辈子抬不起头。

    像是孟氏这样的高门,地位越高,受到的关注越高,自然被捅出去的后果也更加严重。

    似乎这么一想,孟湛买凶杀人也不是没可能。

    只是,程丞夫人跟程丞的看法一样,觉得孟湛是凶手的可能性很低。

    “再想想……也许是旁人……”

    程丞长长叹了一声,冥思苦想依旧没有头绪,不得不暂时将这件事情压下。

    原本打算到最近的驿站便分开,不过程丞和柳佘两人脾性相近,相谈甚欢,在柳佘热情的挽留下,两家打算一起上路,图各方面,同时也免了程丞夫妇的窘迫。

    若是在驿站给家中寄信,等族中派人过来,少说要个把月。

    “兰亭对这些书籍也感兴趣?”

    虽然是在路上,条件简陋,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养伤,程丞的伤势已经痊愈。

    君子六艺乃是时下文人的必修课,程丞自然也会骑射,伤势好了之后他也不想待在马车里,干脆出来骑马透透气,发现姜芃姬时??醋潘氖橄溷渡?,不由得问了一句。

    “嗯,我发现程伯父的藏书比父亲书房还要多?!?br />
    这个时代的书籍基本掌握在世家手中,底蕴越深厚,历史越悠久的世家藏书越丰富。

    依照她这些时间的了解,程丞并不是程氏嫡系,但马车里数万书简竟然都是他一人的,这就不得不叹服了,也不知道程丞到底上哪里弄来这么多藏书。

    若是可以,姜芃姬倒是想复制一份。

    书籍是人类智慧传承的重要方式,文明想要向前推进,它们必不可少。

    当然,想要打断世家的文明垄断,它更加不缺或缺。

    程丞不知道姜芃姬的想法,听她这么说,面上不由得多了几分自豪。

    不是他吹嘘,里面的一些书简,哪怕是传承千年的世家都未必有。

    “这些书籍,少部分是家中藏书,另一部分则是我去搜集过来的古籍残页,偶尔听闻哪家有难得的古典,也会厚颜上门拜访……”说到这里,程丞话语多了几分含糊,由此可见他口中的“厚颜上门拜访”,有可能是不请自来那种,“……久而久之,便攒下这么多了……”

    程丞夫人经常抱怨丈夫,说自己其实不是正室,而是他娶来的贵妾,书箱里面这些书简才是程丞明媒正娶的大妇……虽然是说笑的话,但由此可见,程丞本人是多么喜欢这些书。

    “唉……十六国战乱纷纷,百姓流离失所,食不果腹……也不知道有多少珍贵的古籍因此流失经……吾平生夙愿,只希望能将这些流传给后人,重修在乱世流失的古籍……让后人也能看到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