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轲在懵逼,但姜芃姬就显得镇定了许多。

    “什么打斗痕迹?”她上前将自己背着的几个水囊丢给徐轲,嘴里又说道,“让护卫去拣一些柴火,架锅煮沸,待稍稍冰凉再装回水囊。外头溪边的水终究不干净,烧沸再喝……”

    他忙不迭地接过来,眼尖地发现姜芃姬的队伍中还多了两张生面孔。

    徐轲说道,“外头找寻柴火的护卫回禀,说是前方路道发现好几辆无人车马,周围躺着不少尸体,一经检查,发现在不久之前曾有一次激烈打斗,老爷担心是山林匪寇所为……”

    那地方徐轲去看过,经过他的仔细检查,他发现土匪作案的可能性很低,更像是预谋截杀。

    于是,他不禁担心外出打水的郎君,心中惴惴不安。

    正要带人出去找,前脚没有迈出去,姜芃姬已经一身血地回来了。

    要不是青天白日,徐轲险些以为这是郎君被害之后的厉鬼所化,心跳都要骤停了好么。

    吓死宝宝了!

    姜芃姬一听,旋即明白过来,说道,“那些应该是程先生他们的车队,路上遭遇经匪徒谋害,我巧合经过帮了他们一把,将那些悍匪都打退了。孝舆,你让人准备一些食物干粮……”

    她说得轻飘飘的,似乎不记得之前被四五十个悍匪包围的事情。

    自然,徐轲也因此被误导了,以为那些只是普通的山野悍匪,并没有深思。

    他家郎君脸色红润,眸色依旧清亮,精神头更是足足的,一瞧就知道她没事儿。

    嗯,估摸着出事的是那些打劫的土匪。

    得出这个结论,徐轲就半点儿都不慌了。

    “是,轲这就去办?!?br />
    徐轲已经完全熟悉“管家婆”模式,姜芃姬说啥就是啥。

    “对了,再让踏雪给我拿一身干净衣裳过来,我去找个地方洗漱……血黏在身上挺难受?!?br />
    直播间的小伙伴瞬间激动了,露天洗澡play!

    按照套路,肯定有一个傻愣子不小心路过,然后不小心看到,再然后不小心和主播相识……

    想想都有些甜呢。

    呵呵,甜个蛋哦,姜芃姬要是连这点儿警惕性都没有,早不知道死几回了。

    踏雪闻讯跑来,看到姜芃姬除了狼狈一些,其他都还好,这才将高悬的心慢慢放下。

    “郎君且稍等,奴这就去准备衣裳?!?br />
    说完,踏雪就退下了,去马车衣箱找一套干净的衣裳和洗漱用的布巾和皂子。

    “柳郡守竟然也在?”

    程丞见姜芃姬忙完了,这才出声询问。

    “嗯,据说父亲是今年的总考评官,需要去上京主持大局?!?br />
    程丞:“……”

    “可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感觉程丞的表情略显无语。

    程丞继续沉默,表情多了几分纠结,良久才苦笑着道,“以前常有人说柳仲卿狂放不羁,以前还觉得是旁人,有意抹黑柳郡守,如今一看,这评价当真是没有冤枉他……”

    考评迫在眉睫,主考评官竟然现在才上路。

    柳佘:“……”

    他一过来就听到有人对着他闺女说他坏话,损害他作为父亲的高大形象,招谁惹谁了?

    好歹也是官场老油条,见人三分笑,对程丞的话也没有放在心上。

    “兰亭,这两位是……”

    柳佘走来,看清那个说自己坏话的人模样,仅一眼,心中那点儿不快就烟消云散。

    程丞夫妇虽然看着狼狈,但一声风仪尚存,不管是谁看了他们,都要由衷赞叹一声。

    “父亲……”她细细将自己遇见的事情说了一遍,又道,“相逢即是有缘,于是我便做主邀请程先生和程夫人过来,打算一道去下一个驿站。毕竟凶徒目的和来历尚且不明,若是任由两位待在荒郊野外,恐怕仍有性命之忧,父亲您看……”

    姜芃姬说着说着,发现柳佘的眼睛都有些发直了,心中不由得蹙了蹙眉头。

    看样子,身后这对夫妇真的有些来历,不然柳佘怎么会是这个表情?

    事实上,程丞夫妇的确有来历,只是不是现在而已。

    柳佘好歹也是见过风浪的人,风瑾、徐轲、亓官让都见过了,还差一个程丞么!

    “原来是程文辅,幸会幸会?!绷芄蝗鲜冻特?,一上来就喊出对方的名讳。

    程丞容色一肃,两人嘴里说着场面话,眼睛都在打量彼此。

    在此之前他们没有见过彼此,但通过几个共同的好友,多少也有一些了解,如今看到真人,自然迫不及待想要打量一番,看看彼此是不是真的如旁人赞誉的那般优秀。

    程丞是这个心思,柳佘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番考量。

    因为自家闺女和妻子的缘故,柳佘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其中就有“程丞”。

    如今的程丞不过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县官员,与妻子过着闲云野鹤般的悠闲生活,

    不说外界,哪怕在程氏士族,程丞也没有多少存在感,为人低调谦逊,故而名声不显,除了一小部分好友知道他的底细,外人都觉得程丞不过是个胸无大志的闲散之流。

    这些是柳佘了解到的内容,另一部分则是从自家妻子那边知道的。

    程丞,主持撰修十六国、大夏朝以及姜朝开国前六十年历史的第一史官。

    耗费三十五年,修复文物古籍不知凡几,开创史书新篇章,官拜太史令,死后获追封。

    更加重要的是……根据阿敏颇有怨念的描述,这位能人在姜朝太祖宸皇帝——也就是姜芃姬支持下,领头制定了相对完善的考试取人制度,确定了不少必备必读的学子科目。

    柳佘不知道妻子为何如此怨念,不过想想年少厌学的自己,似乎也能理解一二。

    最讨厌这种动不动就摁着你脑袋让你背书的夫子了!

    尽管有这些怨念,但古敏对这位史官的评价很高。

    姜朝太祖宸皇帝虽然是开国之君,碍于女性身份以及争天下之时的铁血手段,名声很糟。

    不少颇有名声的文人墨客更是对她口诛笔伐,唯有程丞坚持史者操守,黑即是黑,白即是白,对宸皇帝的描述详尽客观,从不掩饰自己的赞誉,对其他无中生有的污蔑更是写书反驳。

    不说别的,光冲程丞这份坚持,足够柳佘和古敏对他好感度直线UP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