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要愤怒呢?

    大概是因为姜芃姬没有按照系统预想中的套路来吧,心里能舒服就怪了。

    她暗暗失笑,对系统本就不低的警惕和防备再度提升一截。

    “我的教官曾经跟我说过——与敌人狭路相逢,对方产生杀意的那一瞬,便是他破绽最为明显的时候。杀意也是一种主观情绪,往往会不由自主地暴露最核心的动机……”

    姜芃姬倏地开口,若有所指,系统这时候终于忍不住了。

    口吻带着些许怒气,“宿主,你之前那番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告诉你,以后再想算计我的时候,收好自己的狐狸尾巴?!?br />
    她不客气地道。

    系统:“……”

    它像是便秘拉不出来一样,憋了大半天也没有再憋出一个字。

    事实上,在姜芃姬开口之前,它根本不知道自己哪里暴露了真实目的。

    明明那个即时制触发性任务没有半点儿不对的地方,它也照旧劝说姜芃姬去执行任务,最后给予的奖励【饱满酥胸】也是她槽多无口的雷点,至于惩罚,系统更是出了大血。

    只要拒绝了任务,姜芃姬就是人生赢家好么?

    结果,她竟然不按常理出牌!

    直到刚才,系统才明白自己错在哪里。

    它心中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却忘了自家宿主有多么精明。

    仅仅是因为即时制触发性任务的任务描述,让这位宿主产生了疑心。

    【程丞,沧州孟郡孟湛友人,此时的他正陷入未知的?;?,请宿主在半小时内拯救他……】

    这个任务描述看似没有任何问题,但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其中隐含的陷阱。

    程丞是谁?

    它给的描述是——沧州孟郡孟湛友人。

    这个称谓似乎没有问题,但姜芃姬偏偏因为它而生了疑心。

    能和孟湛耍朋友的,至少也是士族贵胄出身,说不定还有官身功名。

    所以,正常情况下的描述应该是某某家族或者某某地的官员,系统给出的描述却是诱导性的“沧州孟郡孟湛友人”,程丞是孟湛什么人,用得上把对方冠在自己前面?

    再想想姜芃姬和孟湛的仇怨,正常情形下她看到这个任务描述,没有甩脸走人就不错了。

    任务失败之后还有“六级电击”的惩罚,她的融合武力至少能上升十几个点。

    拒绝这次任务百利无一害,也符合姜芃姬一贯以来的作风。

    第二个疑点,这次任务是在血衣出现之后才颁布的。

    若是依照姜芃姬一贯的脾气,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可能性极大,她根本不怕事,系统偏偏在这时候发布任务,任务内容看似是顺着她的心意去救人,但效果却是为了打消她的念头。

    如此一来,姜芃姬不起疑怎么可能?

    明白一切的系统想要原地爆炸。

    这游戏还能玩?

    它觉得胃绞痛,脑子也痛,急切需要静静。

    良久,它生硬地安抚姜芃姬,尽管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作为宿主的另一半,我不可能害你……至于算计,更是没有的事情……”

    姜芃姬笑了笑,问道,“系统,你说这话的时候,你就没有觉得半点儿违心么?”

    系统还想要解释,她强行将对方话头打断,让它将接下来话憋了回去。

    “……算了,我本来也没想让你对我忠心耿耿,不管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跟我也没有多大关系。不过,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个道理——我姜芃姬可不是谁都能使唤得动的,更不是什么人都能握在手里来借刀杀人的道具!哪怕是你系统也一样!”她啧了一声,不掩桀骜。

    她和系统早就撕破脸皮,也不差这么一回。

    系统发了一串长长的省略号。

    相处半年,它多少也了解姜芃姬这个人,多余的辩解只会让她越发厌恶和警惕。

    姜芃姬再怎么讨厌它又如何?

    宿主和系统,说白了就是寄生体和寄生物关系。

    除非它主动离开,不然对方奈何它不得。

    反正她已经完成了任务,它目的也算达到一半。

    系统暗暗憋气,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吃了这次教训,以后小心一些就行,姜芃姬再精明,也不可能毫无死角。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

    姜芃姬表示,智硬是一种无可救药的病,好比系统这样的。

    这次算计不成,下次还想成功?

    交锋完毕,把系统怼得不敢冒出头,姜芃姬这才有闲情逸致去了解程丞的来历。

    能被系统视为眼中钉,还想借助她的手坐看程丞去死,这还是头一个啊。

    正巧,这时候程丞已经在自家夫人的帮助下处理了伤口,绑上干净的纱布,勉强止血。

    在程丞夫人的搀扶下,他脚步虚浮地来到姜芃姬面前,深深作了个揖。

    “在下程丞,琅琊程氏人。此番大难,吾等夫妇能顺利脱险,多谢小友相助?!?br />
    程丞的脸色依旧苍白,但稍稍收拾了一下狼狈的外貌,一身风华难以掩盖。

    姜芃姬连忙回礼,听到他的来历,不由得反问一声,“琅琊程氏?”

    琅琊姓程的,基本和程氏士族有着千丝万缕的血缘关系。

    看看程丞的衣裳料子和他夫人的装扮,两人家境都相当优渥。

    “正是?!背特┑?。

    姜芃姬问,“先生大家出身,缘何出门不带护卫?反而被那些凶恶之徒盯上,惹来仇杀?”

    程丞面有疑色,别说姜芃姬,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一批人?

    “先生若是不方便,我也不多问了?!?br />
    程丞忙说,“并非如此,只是此事……连我也是毫无头绪,自认为平日里待人处事还算和善,虽无多少挚友,但也不曾跟人脸红……真不知怎么就招惹了旁人仇杀……此次和夫人一同出门,深知外界动荡不宁,身边也带足了护卫,只是全部折在那些凶徒之手……”

    要不是姜芃姬赶来巧合,程丞夫妇早就命丧黄泉了。

    他倒是不怕死,只是不喜欢死得不明不白。

    姜芃姬说,“小人最为记仇,哪怕笑脸以待,一旦有哪里疏忽了,对方也会记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