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并非鲁莽愚钝之人,自然知道此时若是提醒姜芃姬注意安全,结果便是提醒其他“土匪”,鼓舞“土匪”的信心,拿着刀的煞神和赤手空拳的少年,两者的威胁性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

    不过,纵然程丞不提醒,那些“土匪”愣怔之后也反应过来,先是狂怒,然后是狂喜。

    “上!这小子没武器了!”

    不知道是哪个“土匪”开了口,众人眼中闪烁出一丝狂喜,这真是天赐的好机会!

    他们手中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

    是不是战五渣和手中有没有武器,二者并没有直接关系,姜芃姬拿着刀,好歹能给他们一个痛快,死得时候感觉不到任何剧痛折磨,但她手中没有刀,那就是一场酷刑了。

    或清脆或沉闷的骨裂之声此起彼伏,哪怕程丞夫妇离开战圈也能清晰听到这些声音,直播间的观众更加不用说了,超一流的直播设备给予他们最还原的真实享受。

    每当一个土匪被姜芃姬轻而易举捏断了手、掰断了手指、打折了腿或者拧断了脖子,他们都会不由自主地狠狠抖上一抖,好似那些痛楚落到他们身上一般,弄得他们一惊一乍。

    姜芃姬手上没有武器,这不意味着她失去了战斗力。

    正相反,徒手搏击是她的强项。

    作为基因战士,她怎么可能不经历这方面的训练?

    令人不满的是,她的思维早已经演练了百遍动作,但身体的素质远远跟不上思维的速度。

    简单来说就是这具身体的素质实在是太差了,远远无法让姜芃姬满意。

    她觉得很不满意,但落在观众以及在场众人眼中,她的身手已经强得超出了想象。

    堪称一句英勇无敌!

    “真不知道这是哪家的……咳咳咳……郎君,竟然如此年少英勇……”程丞说着,不慎牵动伤口,数不清的痛感刺激他的神经,胸腔更是冒着一股燥火,仿佛被火舌舔舐。

    程丞夫人暗中轻叹,他们夫妇现在自身难保,也不知道那个少年是敌是友。

    程丞似乎看出夫人的担忧,微微垂眸摇头,示意她不用担心。

    尽管姜芃姬之前说话很不客气,但若是真的对他们夫妇有恶意,刚才也不用冒着被敌人围攻的危险,将手中趁手的武器丢出来救他们了,完全可以纵容“土匪”杀人。

    既然出手了,这就证明对方并没有要他们夫妇性命的意思。

    此时,瀑布下又传来一阵嘈杂动静,程丞夫妇对视一眼,两人都看到彼此脸上的凝重。

    循声望去,之间几只手扒着边缘,过了一会儿又冒出几个脑袋。

    程丞连忙握紧了手中的利剑,犹豫着要不要上前,趁着这些人没上来之前先戳下去。

    不过,若是这些爬上来的人并非“土匪”而是那位小友的伙伴,这又该如何?

    程丞这边天人交战,那几个好不容易爬上来的护卫险些吓得魂飞胆裂。

    “郎君!”

    原本还在吭哧吭哧爬的护卫顿时像是吃了大力菠菜一般,三两下爬了上来,刷得一声拔出腰间的刀,试图去帮姜芃姬解围,只是他们家的郎君太过勇猛,根本没给他们表现的机会。

    啪——

    将最后一具尸体丢在地上,姜芃姬冷着脸站在众多尸体中间,安静地看着几个护卫。

    狼狈爬上来的护卫:“……”

    莫得名的……有些心虚。

    让自家郎君打头阵也就罢了,他们身为护卫还没有派上任何用场,简直是奇耻大辱!

    “回去好好训练?!?br />
    姜芃姬盯着护卫好几秒,直接将他们看得心中发虚。

    所有护卫不敢和她的视线相对,心虚啊。

    能不心虚么?

    爬一个不怎么高的瀑布,一群人耗费了那么久,这种速度在姜芃姬看来是无法忍受的,要是她真的需要他们救援,估摸着尸体都凉了,所以这些人都需要加倍训练。

    护卫纷纷露出一抹苦笑,但没人敢反驳姜芃姬的命令。

    几个护卫纷纷拱手,“是,郎君?!?br />
    姜芃姬这才满意了一些,口气终于缓和了一些,“把这些尸体都收拾了,挖个坑焚烧干净?!?br />
    诸多护卫暗暗觉得牙疼,自家郎君这可真是狠啊。

    你说哪里狠?

    如今的人都讲究一个落叶归根,时兴土葬,要是生前肢体缺失,死后去了阎王哪儿也会是残疾,无颜面见祖宗不说,转世之后还会有欠缺……故而,他们对全尸下葬十分看重。

    可姜芃姬一句话就定下这些人死后的结局,死后连地府都去不了。

    所以,问题来了——

    到底是暴尸荒野,尸体被山野禽兽分食比较凄惨呢,还是死无全尸,入不了地府更加凄惨?

    护卫不敢反驳姜芃姬,只得默默听从命令。

    做完了这些,姜芃姬这才有功夫去关注一旁的程丞夫妇。

    男的身材高挑,气质轻灵温和,暂且不说模样如何,第一眼就给人极其容易相处的感觉,极具亲和力,姜芃姬不动声色地将他从头到脚分析一遍,眸色略略一沉。

    这一边,程丞心中生出一股古怪感,心中有种没有来的发毛。

    姜芃姬扫了一眼程丞身边的女子,然后对着一个护卫说道,“你们身上带了伤药了么?给这位先生处理一下伤口……虽然不是什么致命伤口,但若是不处理,流血多了也危险?!?br />
    “有的!”护卫身边自然带足了东西。

    “多谢!”程丞夫人接过伤药,对着姜芃姬福身一谢。

    姜芃姬没有凑过去套话,反而坐在一旁,眸色阴冷。

    旁人以为她在发呆思考,实际上姜芃姬只是在看系统后台给的奖励。

    【系统:恭喜主播完成即时制任务——拯救程丞,获得奖励“饱满酥胸:皓腕高抬身宛转,******耸罗衣”,请到后台收信处领取奖励?!?br />
    “系统你不开心么?”她内心问了一声系统。

    系统发给她一串省略号。

    “我这次可是老老实实,完美完成你颁发的任务了?!?br />
    姜芃姬笑笑,只是笑意未达到眼底。

    系统回答,“宿主终于能明白本宝宝的苦心了,吾心甚慰?!?br />
    只是,回答这话之后,系统就又沉默了,完全没有平日里的聒噪。

    很显然,它并没有预想中的开心,姜芃姬甚至能想象它咬牙切齿的愤怒模样。

    想算计她?系统还太嫩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