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并非朝中重臣,不过是县乡小官而已,虽然有些背景,但因为厌恶朝中倾轧,反而更喜欢待在小地方偷闲,平日里为人处世也多有注意,不会贸然得罪谁……

    如此一来,到底是谁,竟然铁了心要他性命,买凶杀人?

    “下了地狱,问阎王吧!”

    领头的土匪狰狞笑笑,目光不怀好意地落到程丞身后的夫人身上,带着些许银邪。

    程丞夫人今年三十出头,育有二子一女,只是她懂得生活,平时保养得宜,心态又极好,除了气质成熟温婉,模样竟不比二八少女差,也难怪这些土匪瞧了会生出歹意。

    反正他们只需要割下程丞的脑袋就能交差,其他人怎么处理,完全不打紧。

    为了抓到程丞,他们兄弟在这个荒郊野岭蹲守多月,连只母蚊子都没瞧过,早就忍不住了。

    程丞是男人,自然懂这些人眼神流露的意思,玉面冷寒,气得牵动了伤口。

    程丞夫人面对几十双不带丝毫遮掩的银邪眼神,心中一横,抬手抢过程丞手中的剑。

    “夫君,妾先行一步!”

    说罢,竟然要横颈自刎。

    此时,那些土匪也已经逼近,眼瞧着局势已经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

    愤恨的情绪充斥胸口,在这一瞬间,各种纷杂的念头充斥程丞的大脑,往日温和儒雅的表象已经尽数碎裂……若是老天有眼,他能死里逃生,定然要查出背后之人,将其碎尸万段!

    哐——

    程丞夫人意图横颈自刎,但手腕却被一颗石子击中,利剑猛然脱手,插进地面。

    “啧啧啧,当土匪的,竟然不知道道上的规矩?嗯?”

    因为视角,程丞夫妇并没有看到,但那些土匪却清楚看到说话的人是谁。

    对方从瀑布下跳上来,阻止程丞夫人自尽的同时,还以雷霆万钧的姿态,一个旋身上踹踢中距离程丞夫妇最近的土匪下巴,直接将对方踢得掉落半口牙齿,满口都是血,下巴变了形。

    虽然还有一口气,但以那个力道,估摸着也脑子也被踢废了。

    几乎是眨眼的功夫,那人又抓住一人发髻,另一手反手握刀,长刀抹过脖子,鲜血喷一地。

    程丞夫妇也是惊得没有回过神,定了定神,再定睛一瞧,却发现突然出现的儒衫少年个头还没他们小女儿高……见此,原本稍稍冒出来的喜悦,瞬间又被压了回去。

    “小友,这些歹人武艺高强,实在是没必要趟这一趟浑水……”

    程丞话未说完,却见那人连头都没扭过来,对着土匪勾手指,语气中饱含轻蔑。

    “我来救这个女的,男的随你们处置?!?br />
    程丞夫妇一脸懵逼:“……”

    直播间兴奋的观众也纷纷无语凝噎,发了好几串冒号。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除了姜芃姬,还能有第二人?

    她的提议很友善,但凶恶的土匪哪里会答应?

    光凭姜芃姬一出手就踢废一人,杀了一人,他们就不会放过她。

    系统也被姜芃姬反复无常的举动弄懵逼了。

    “你不是说不救人,不肯做任务么?”

    根本不按套路出牌,系统觉得有些卡壳。

    姜芃姬内心一哂,“我看他老婆挺漂亮,死在这里多可惜。男的爱死不死,女的我要救。要是你觉得我这是在做任务,等解决这些土匪,我亲手宰了那个男的,算我任务失败?!?br />
    系统:“……”

    它丝毫不怀疑,姜芃姬这么做的可能性。

    为了抗拒它这个系统,它家这位宿主也是拼了。

    “一块儿都杀了!”

    众多土匪彼此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森然杀意。

    “上!”

    姜芃姬唇角勾起冷笑,手中长刀还在簌簌滴血,这么快就有人忍不住撞上来找死了。

    直播间开了大半年,观众们早已熟悉姜芃姬动辄杀人见血的脾性,此时除了那些胆小的不敢看之外,不少观众反而觉得热血沸腾……毕竟,这可是真正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武侠小说中的英雄情结,电视剧演出来的味道总有些不够。

    主播这个可是货真价实的,再高的演技也无法演绎得如此真实热血。

    “你们尽管上,过了这条线算我输?!?br />
    要说嚣张,姜芃姬绝对是始祖级别的。

    话音刚落,早已经有几名土匪提刀冲来,大刀高高举起。

    姜芃姬见状,眸子微一闪动,下盘稳如石,身形迅捷而灵动。

    看似瘦弱,走敏捷路线的她,论起力气却不输任何男子。

    她一闪一躲,避开两刀朝着致命部位的袭击,同时正面接住几人砍来的刀。

    下手的土匪本以为这一刀就能把姜芃姬砍死,然而刀锋接触的瞬间,反而是他们虎口开裂。

    几个壮汉被巨力反震,猛地倒退两步,下盘出现片刻的不稳。

    也正是这么短短短时间,一切难以挽回。

    好大的力气!

    这也成了他们存留世间最后的想法。

    姜芃姬不退反进,刀锋划过虚空,留下一道绚丽白影。

    同一时刻,脖子掠过一阵清风般的冷冽,全身的温度陡然退却,视线昏暗旋转。

    【你的益达】:杀!

    【冰糖柠檬】:再杀!

    【音乐家诸葛琴魔】:再补一刀!

    【寂寞空庭】:还不死!

    ……

    姜芃姬:“……”

    你们踏马当玩游戏呢?

    【老司机联萌】:恭喜主播完美完成五连杀成就。

    不过片刻接手,姜芃姬已经看穿很多问题,只是心中也遗留了更多的的疑问。

    眼前这些人根本不是什么土匪,或者说不是正宗的土匪,反而是旁人精心饲养的打手。

    身后这对夫妇是他们埋伏追杀的对象。

    男的叫程丞,他既然能和沧州孟郡的孟湛交上朋友,那最少也是个士族出身。

    令她疑惑的是,这个男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值得系统忌惮,甚至想要他的命?

    是的,系统醉翁之意不在酒。

    哪怕相处大半年,姜芃姬对系统依旧没有丝毫信任。

    尽管它颁布了拯救程丞的即时制触发性任务,但在姜芃姬看来,它真正目的却是要程丞死。

    姜芃姬对系统的抵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即时制任务的厌恶也深入其心。

    她大胆猜测,系统明着劝说她去完成任务,实际上却是为了引起她的逆反,让她故意作对。

    为此,对方甚至拿出了六级电击这样的惩罚作为“奖励诱饵”。

    六级电击对旁人来说是惩罚,但系统会不知道,这对她来说却是最好的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