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脚步一顿,蓦地偏首望向对方,道,“我说是哪条路就是哪条路?!?br />
    护卫懵逼脸,内心暗忖,难道自家郎君方向感不好又害羞被人知道?

    “愣着做什么,跟上?!?br />
    姜芃姬轻哼,嗔般睨了一眼,烟波流转,显得有几分异样的傲娇。

    当然,这些部曲根本不懂什么傲娇,但姜芃姬这个别扭的反应的确戳到某些人的萌点。

    “是!”

    护卫反应过来,连忙高声应道,紧跟着姜芃姬的步伐。

    直播间的观众陡然反应过来,一种猜测在他们心头蔓延,难道主播这是改变主意了?

    【农夫山泉有点悬】:主播,虽然路见不平一声吼是美德,但也要量力而行啊。相较于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我还是觉得主播的安全更加重要一些,就算你什么都不做,你也没错。

    【冰糖柠檬】:复议+1,主播你完全没有必要因为旁人的意见改变自己的行为,身边才带这么点儿人,要是碰见一窝的土匪,救人不成反而把自己折进去,这样也太不划算了。

    救人也是需要成本的,姜芃姬一行人只是出来找水,根本没有带杀伤性大的武器。

    人数不多,武器不好,要是土匪人数远比姜芃姬多,岂不是羊入虎口?

    【你的益达】:啧,道德绑架的人真多。主播不救人就是不善良不仁慈不是好人?要是她因为救人反而陷入危险之中,你们这群键盘侠会爬进屏幕去救她么?主播,一定要小心啊。

    直播间的观众十分矛盾,立场也相当不坚定。

    姜芃姬清楚记得有一个ID打字怒骂她冷血,可当她做出疑似救人预兆的行为之后,这个ID又跟着众人怒斥那些有道德绑架嫌疑的人,浑然忘了自己之前发过的弹幕内容。

    内心冷冷嗤笑一声,不管弹幕吵成什么样子,她都没有理会。

    【老司机联萌】:吵什么吵?主播无利不起早的性格,你们头一次才知道么?

    相较于那些墙头草,真正的死忠观众反而比较理智,始终维持着自己的立场。

    他们未必会追每一天的直播,却能真正去了解姜芃姬的性格。

    她是那种被情绪冲昏头脑,做出冲动举动的人?

    很显然,她不是。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临时改变主意,但有一点能肯定,她救人的理由绝对和观众言论无关。

    姜芃姬若是那种容易被观众说服立场和想法的主播,也就不值得那么多死忠观众关注了。

    依照【老司机联萌】的想法,兴许她救人的理由仅仅是因为——

    救人所能得到的利益远远大于束手旁观。

    是的,姜芃姬就是这么现实。

    “你们跟上,我先行一步?!?br />
    姜芃姬几个跳跃,身形灵巧地甩开身后的护卫,踩着瀑布旁的几块巨石借力上跃。

    那些护卫看傻了眼,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飞檐走壁?

    其中一人甚至想要学着姜芃姬的动作,只是右脚刚踩上第一块石头,脚下猛地一个打滑,整个人向前扑去,让他狠狠摔了一个跟头,耳边还嘶啦一声,衣裳被勾破了一道大口子。

    这会儿,护卫们才发现瀑布旁的巨石因为水珠飞溅冲刷,早已变得湿滑。

    他们穿着草鞋都站不稳,更别说姜芃姬只是穿着一双木屐了。

    所以……郎君这是怎么上去的?

    “还愣着做什么,快点追上去,要是郎君出了什么事情,你们都不想活了!”

    这时候,一个护卫的呵斥声将他们从震惊中拉回神。

    众人都是土匪出身,但在日复一日高强度训练和徐轲孜孜不倦的洗脑之下,早已收敛野性,对姜芃姬忠心耿耿不说,举止行为还多了几分正规军才有的浩然之气,精神面貌焕然一新。

    姜芃姬身手好,轻轻松松就能攀爬上去,他们笨了点儿,但也能找到自己的办法。

    “夫、夫人……你先走,跳下水潭兴许还有一线生机……听为夫的……快走!”

    瀑布之下是一汪水潭,距离也不很高,夫人水性好,跳下去反而能活。

    程丞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随着他说话,大小伤口随之牵动,不停有新鲜的血液淙淙冒出。

    因为失血太多,他的唇瓣已然惨白,脸上更是染满了血污,如此狼狈依旧难掩风华。

    说完,他摸索着捡起身旁躺着的利剑,剑尖支着地,勉强站起身。

    “要死一起死,岂能让夫君独自一人面对歹人?”程丞旁边的绿裳女子鬓发撒乱,满头珠翠早已在逃窜中遗失殆尽,她紧紧握住夫婿的手,一字一句道,“夫若亡于此,妾何能苟且?”

    程丞本还想再劝,只是想到这荒郊野岭,哪怕夫人逃出生天,侥幸避开那些杀人的土匪,也无法在危险丛生的密林中活下去,顿时一阵无奈,只能紧紧回握对方的手,心中柔情顿生。

    “好……咳咳咳……”咳出血,“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程丞深呼吸一下,扣紧对方的手指,勉勉强强道,“……夫人莫怕……”

    此时,一阵凌乱的脚步由远及近传来,偶尔夹杂着饱含戾气的咒骂,程丞听后心中咯噔。

    那些身手厉害的土匪竟然已经摆脱护卫,追杀过来了?

    “在这里,逃得还挺快!”

    四十多个土匪个个提着锃光瓦亮的大刀,粗布麻衣染着污血,真正受伤得却极少。

    “杀了就是,割下头带回去,废话那么多做什么……”

    隐隐的,几个土匪咒骂中还夹杂着这样的对话,听得程丞心中冷寒。

    何时土匪有这样的能耐,能凭借四五十人一面倒杀了他百来名护卫?

    什么土匪会杀人不劫财,反而要将旁人头颅割下带走?

    这明显已经不是土匪杀人越货,而是有人刻意守在这里,意图要他这条老命。

    程丞夫人也是女中豪杰,心气胆量不小,此时也反应过来,面色凝重地看着自家丈夫。

    程丞忍着伤口剧痛,咬着后槽牙厉声质问。

    “……你们是谁派来的?”

    尽管知道不可能得到答案,但程丞心中依旧有些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