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双手环胸,依靠在马车边。

    徐轲越发觉得不自在,甚至连双手放哪里都不知道了。

    “不过那个丫头挺傻的,还挺倔,你应该知道她选择留在河间是为了什么吧?”

    徐轲讪讪不语,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原本还不知道,但自家郎君都这么说了,聪明如他自然了悟过来。

    留在河间,多半是为了照顾他的婶母。

    寻梅的性格一如她的名字,的确温婉,也十分善良。

    “看样子你是明白的……”姜芃姬一巴掌拍在他肩上,嬉笑着低语道,“若是中意寻梅,记得过来找我提亲。若是不中意她,你也早早做决定,免得耽误人家好女孩儿……”

    徐轲无奈苦笑,自家郎君这脾性未免也太过意外了。

    直播间的观众目睹全程对话,不少主仆CP党纷纷表示心痛。

    主播,你这样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穿越女懂么?

    另外,寻梅和徐轲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轲明白?!?br />
    徐轲拱手,始终低垂着脑袋,只是露出来的耳朵已经略略发红了。

    稍作休整,吃饱喝足,一行人又开始上路。

    离开河间郡范畴,周遭的环境更加危险,不仅要面临人为的伤害还要防备来自大自然的。

    每一个驿站的距离并不固定,有时候耗费半天时间就能从一个驿站到下一个驿站,有时候却要隔三四天,幸好马车上配备了足够的米粮饮水,车队五十余人才能过得不那么拮据。

    赶路十分枯燥无聊,一连过了五六日,就连身娇体弱的徐轲也渐渐习惯颠簸的马车。

    尽管脸色依旧苍白,但比一开始好多了。

    相较之下,他的适应能力还不如踏雪这样的内院女子。

    在这种情形下,直播间这几天的直播内容自然无聊得要命,亲眼看过古代出行的场景,他们也不羡慕姜芃姬出个远门能有这样浩浩荡荡的威风排场了,简直活受罪。

    【冰糖柠檬】:原本还挺羡慕的,不过现在只剩下心疼了。我生活在草原,骑过马,知道长时间骑马有多累,看路道情况也能想象坐马车里面有多颠簸……一句话,还是现代社会好。

    【天下无敌】:你们都盯着主播和马车看,只有我一个人心疼靠双腿走路的护卫么?我数了数,他们每人都磨破七八双草鞋了,刚才休整的时候还看到有个人坐地上挑脚上的水泡。

    【你的益达】:楼上说中我的疑问了,刚刚进来直播间,还在好奇每个护卫肩头为啥要挂着一大串草鞋,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是编草鞋准备卖人呢……现在明白了,只是有些心酸。

    【老司机联萌】:我记得上高中的时候,高三那年学校组织远足活动,整个年级的学生靠着双脚上山下山,大概二十多公里,很多人一星期都没有缓过劲。这些护卫经这几天赶路可比远足走得多得多,晚上还要轮番守夜,一群人露宿野外……条件真是艰苦。

    想想自己,只要手中拿着卡或者带着手机,账户有存款,随时都能来一场所走就走的旅行。

    但在古代,这几乎是做不到的。

    “水囊里面的水已经喝完了,不知道附近有没有水源……”

    柳佘咬了一口干硬的饼,口中没有丝毫味道,手中的水囊已经变得空荡荡。

    护卫三三两两坐着,看似松散,实际上都在暗暗警惕周围。

    “我让人去找找吧,父亲先去车上歇息?!?br />
    姜芃姬接过他的水囊,点了几个状态不错的护卫一起去找干净的水源。

    她可以不去,但说起野外生存经验,在场众人有谁比她更加丰富?

    她能用最快的速度找到水,还能避开山林野地潜伏的危险,效率方面没得说。

    每人身上都带着好几个水囊,一次性多灌一些,估计可以撑到下一个驿站。

    姜芃姬的腰间别着一把长刀,刀身笔直,刀刃锋利,若非她的面容过于清秀,身形不高,看着还真有几分英姿飒爽,她抬手用刀将周围的灌木砍掉,清理出一条相对清晰的路。

    “前面半里地有一条小溪……”姜芃姬笃定说道,“现在不是冬季,蛇虫鼠蚁活动频繁……”

    话音未落,她猛地手腕一番,反手握着那柄黑黝黝的刀,刀剑深深刺入一名护卫身后的树干,将对方吓得身形僵直,额头直冒冷汗,动也不敢动一下。

    因为走得多,她的呼吸显得有些粗重,“是一条毒蛇?!?br />
    哐的一声拔出刀,这会儿众人才发现刀尖已经染上血,一条头型三角,体表棕褐色,酷似树干的毒蛇被钉在树干上,临死之前还保持着发力的动作。

    若不是姜芃姬动作迅速,将它一刀了结,恐怕张开的毒牙已经咬入那名部曲的脖子。

    “小心一些!”

    姜芃姬收回刀,表情始终冷凝,正是这样,反而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安全感。

    又磕磕绊绊走半里路,果然听到溪水淙淙的水流声,几名部曲看她的眼神都带着敬畏崇拜。

    “去装水吧,快些?!?br />
    姜芃姬站在溪边一块巨石上,居高远眺,并没有发现异常。

    几个护卫闻言,立马把挂身上的水囊取下来,蹲在水边装水。

    【三只松鼠零食】:古代的水资源没有被污染,看着真干净。

    【农夫山泉有点悬】:看着干净又不意味着真的干净,直接喝的话,小心闹肚子,谁知道里面有多少微生物?喝下去有可能会被寄生……感觉还是煮沸处理一下再喝比较安全……

    不用直播间的观众提醒,姜芃姬也不会那么粗心。

    事实上每一次取来的水,她都会让人倒进锅里煮沸一遍,然后再装回水囊。

    “郎君!”

    正看弹幕打发时间,一名护卫突然双手捧着一件血衣向她跑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姜芃姬看着那件在水里泡过的血衣,抬手接了过来,这是一件成年男子穿的衣氅,料子很精致,根本不是普通百姓惯用的粗布或者麻布,“哪里发现的?”

    衣氅有几道用刀刃划出来的破口,还燃着新鲜的血液。

    换而言之,衣裳的主人应该遇难没多久,而且就在附近!

    “回禀郎君,刚刚在接水的时候,这件衣服就从上游漂下来了?!?br />
    姜芃姬看着这件衣裳,眼神闪烁不定,直播间的气氛也陷入诡异的沉默。

    他们都希望姜芃姬能过去看看,说不定还能救人一命,但他们用脚后跟想想也知道,在这种深山老林发现一件带血的血衣,血衣的主人肯定是碰见匪盗杀人抢劫或者仇家追杀。

    姜芃姬要是凑过去,兴许会被迁入危险之中。

    善良是一种好品质,但因为善良而给陌生人或者身边的人带来危险,那就不行了。

    那叫圣母??!

    偏巧这个时候,姜芃姬而边响起装聋作哑好久的系统的声音。

    【程丞,沧州孟郡孟湛友人,此时的他正陷入未知的?;?,请宿主在半小时内拯救他。任务完成,宿主将获得奖励“饱满酥胸:皓腕高抬身宛转,****耸罗衣”,失败将接受电击六级惩罚!还请宿主慎重考虑,尽快执行任务,以免目标死亡?!?br />
    又是一个即时制触发性任务!

    呵呵,这次竟然是六级点击。

    姜芃姬:“……”

    系统,你踏马乖巧好几个月,突然冒出来就折腾这件事情。

    人干事儿?

    “郎君,要不要属下过去瞧瞧?”

    那名护卫低声询问,生怕声音高了会惹来贼人。

    “不用了,你去让其他人动静小一些,别被歹人发现,徒生事端?!?br />
    姜芃姬冷漠着脸,将那件血衣随意丢掷在地上,看也不看一眼。

    很显然,明眼人一眼她的反应就知道她的决定了。

    “是,属下知道?!?br />
    正所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真正路见不平一声吼的还是少数。

    作为护卫郎君安全的部曲护卫,自然不希望冒出其他多余的事情。

    直播间的观众听了,有些人很着急,噼里啪啦打字骂姜芃姬冷血无情,有些观众则表示理智上能理解,但感情上很失望……他们想要看到正义凌然的主播,而不是这样自私冷血的。

    这时候,系统的声音冒出来。

    系统咬牙切齿,“你别告诉我你又想拒绝,宿主,不听我的话,你绝对会后悔?!?br />
    姜芃姬暗暗嗤笑,“我就不去做任务,你能拿我怎么办?”

    系统道,“六级电击惩罚,你也不怕死!”

    “你会让我死?”姜芃姬暗中反问。

    系统噎了一下,愤愤道,“你没有必要为了和我赌气而拒绝任务?!?br />
    “你错了,仅凭他是孟湛挚友这一点,我也不会救?!苯M姬冷冷回应。

    系统:“……”

    不干了,这个宿主也太踏马难搞定了,知道她讨厌即时制任务,但至于这么唱反调么?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护卫已经将所有水囊都灌满。

    姜芃姬对着众人说道,“走吧!”

    系统不依不饶在脑海中阻挠她,“姜芃姬,你真不救人?直播间的观众都要对你丢臭鸡蛋了,作为一个主播,你应该营造正面形象,你今天要是不去救人,一定会掉粉的!”

    “闭嘴!”

    冷冷吐出两个字,姜芃姬表情十分冷硬。

    系统被气得火冒三丈,但终究拗不过姜芃姬,只能气呼呼地哼哼两声。

    此时,众护卫发现郎君领着他们走了另一条路。

    “郎君……走错路了?!?br />
    这不是回去的那一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