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晨曦未亮,四辆马车在五十名护卫的?;は虑那氖怀龀敲?。

    虽然真正的主人只有柳佘“父子”,但最后却准备了四辆马车。

    柳佘一辆,姜芃姬一辆,有脸面的仆从一辆,最后一辆则放置各类杂物,例如衣裳、食物、清水、银钱还有其他御寒的物件,扈从护卫的包裹也放在这辆马车上。

    这还是一再缩减之后的规模,要是按照继夫人和蝶夫人一开始准备的,至少也要六辆马车。

    简单来说,各方面条件都异常落后的远古时代,出一次远门并非容易的事情。

    直播间的小伙伴表示他们都惊呆了,涨了见识。

    【君慕衣】:以前看电视剧,感觉各位演员出门都轻车从简,基本带一个丫鬟一个驾马小厮,原来……我以前看的都是假电视剧,主播这样铺张的架势才是古代出行的正确场景?

    【惊鸿游龙】:啧,真正是前呼后拥,牛逼哄哄的,感觉主播穿越一趟不亏本。

    不少小伙伴表示十分羡慕,恨不得替代主播感受一下这样奢华的待遇。

    当然,这里也不乏比较理智的。

    【老司机联萌】:真酸!电视剧演的能相信?你们知道古代的交通有多不发达?不仅仅是交通工具,甚至连马路也是一样。像是驿站这种东西不可能遍地都是,出一趟远门,经常三五天看不到一个活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不多准备食物和水,准备饿死渴死?

    有条件的人家出远门,自然会考虑到方方面面,将一切突发情况都顾虑到。

    没有条件的人,那就只能背个包裹,带点管饱的干粮,一切轻装从简。

    速度慢不说,路上还会碰到各种危险。

    古代不像是观众所处的现代,现代高楼林立,极大压缩了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很多人猪肉没少吃却未曾见过猪跑,可古代不一样,动不动就有危险生物乱窜,家中经常有蛇类光顾。

    【毛茸茸的公鸡】:不是,楼上今天吃炸药了啊,不就是羡慕一句而已,至于这么跳?

    直播间的弹幕充斥着火药味,姜芃姬根本没有理会,半个身子依靠在凭几上小憩。

    还没有离开河间郡范围,马车震动幅度还在接受范围,但临近晌午,马车颠簸得厉害。

    直播间的观众都怀疑马车会不会这样颠簸着颠簸着,直接散开。

    【惊鸿游龙】:突然……不羡慕了,一会儿还能忍,时间一长,骨头架子都要被震散了。

    甚至有一些观众表示镜头这样震荡,看得他们眼睛疼,还有些犯呕。

    “已经出了官道?”

    姜芃姬抬手掀开车帘,外头的景色已经变成一片瑟瑟秋景。

    踏雪并没有坐在第三辆马车上,而是跟着姜芃姬一起。

    “算时间应该已经离开官道了,奴准备了垫子,您垫着就不会觉得颠簸得难受了?!?br />
    远古时代的交通为何那么闭塞?

    交通工具落后是一个原因,另一个重要原因便是这个时代的路不好。

    除了官道修得平稳一些,宽敞一些,其他地方甚至连“路”都没有。

    柳府的马车有比较先进的减震系统,现在也那么颠簸,普通的马车更别说了。

    “不用,我出去骑一会儿马?!?br />
    姜芃姬身体素质极好,但这样颠簸的马车也让人吃不消,更别说那些身娇体弱的古人了。

    柳佘看到姜芃姬骑着高头大马,顿时哑然。

    “顽皮,骑马小心一些?!?br />
    他叮嘱一句,坐马车其实比骑马更加难受,他以为自家闺女受不住颠簸才下车的。

    “嗯?!?br />
    姜芃姬骑着马,悠悠跟着车队,天边的太阳渐渐高悬,照在身上十分暖和。

    古代出行多有不便,所幸柳佘经验丰富,能准备的东西都已经准备了。

    柳佘掀开车帘,对着姜芃姬说道,“先停下来休整一下吧,吃点儿东西?!?br />
    “好?!?br />
    姜芃姬应了一句,通知车队原地休整,众人先吃一些再上路。

    “孝舆这脸色,可是生病了?”

    当徐轲扶着马车下来,青白的脸色引起她的关注。

    瞧瞧他的唇,干脆变成惨白了。

    徐轲这会儿觉得全身都要散架了,双脚踏在地上,双腿一软险些跪倒在地,偏偏在这样狼狈的时候,耳边还传来自家郎君略显揶揄的调笑,越发觉得生无可恋。

    花了大半天时间挺直腰杆子,徐轲勉强保持风度,对着姜芃姬作揖一笑。

    只是这个笑容……十分勉强。

    “那边架起篝火烧热水煮肉干,你等会儿去喝一些吧。要是马车太颠簸,骑马也行?!?br />
    姜芃姬并不担心徐轲不会骑马,须知君子六艺可是这个时代学子必须掌握的技能。

    徐轲拱手一谢,“多谢郎君?!?br />
    “谢什么,还不是你自己找的?”姜芃姬用调笑的目光将他上下打量,低声道,“昨儿个,寻梅去找你了吧?唉,若非你是木头性子,不懂女儿心思,这会儿路上还能有佳人作伴……”

    徐轲脸色一白,倏地又转成青色,连忙道,“郎君莫要误会,寻梅娘子并非……”

    在大户人家,郎君身边的贴身侍女多半都是小妾预备役,徐轲哪里敢肖想?

    “那么着急做什么?”姜芃姬凑近,嗤笑一声,“寻梅回来可是红了眼睛呢……”

    徐轲闭嘴不语。

    “我待她跟亲妹子一样,并没有其他想法。加上寻梅又有自己的小心思,未必愿意当高门大户的妾室……她很中意你?!苯M姬放开了话,听得徐轲脑袋越发低垂,“你的意思呢?”

    “轲……拒绝了寻梅姑娘?!?br />
    徐轲声如蚊呐,脸颊泛起些许红晕。

    “其实我也不看好寻梅的选择,你可不是什么良配?!?br />
    徐轲如今不怎么样,但以后的前途无量,姜芃姬对徐轲有信心,对她自己更有信心。

    如今这个时代的男人,初心依旧的太少太少了。

    发达之后抛弃糟糠原配,举着传宗接代借口纳妾养外室的还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