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你教我怎么做,我学着?!?br />
    姜芃姬展颜一笑,将宽大的下摆卷到膝盖,然后用绳子固定,露出一双细白的小腿。

    至于大袖子则用臂绳绑起来,方便下地。

    【小小鬼】:噫,这个固定袖子的绳子,好像岛国的……

    【老司机联萌】:襻膊,又称臂绳,不是岛国所有。事实上华国古代的人民为了劳作方便,免得宽袖妨碍工作,也用绳子固定袖子。只是现在又没人穿宽袖大袍,自然用不到这东西。

    好吧,被科普一脸。

    姜芃姬在徐轲帮助下把袖子固定好,站在老佃户身边,认真听他教授如何收割谷物。

    毕竟和田地打了一辈子的交道,老佃户的经验十分丰富。

    别看他年纪大了,两鬓斑白,速度不比那些年轻壮年的小子慢,甚至还比人家快了一些,

    此时,徐轲敏锐地察觉到自家郎君的情绪有些古怪。

    他暗忖道,难道是郎君觉得太难了?

    之后的场景却刷新了他的三观和下限,被认定四肢不勤(有待商榷)、五谷不分的郎君,竟然只看了一遍,老佃户讲了一些注意事项,她就能有模有样地自己动手。

    “郎君悟性真高,可比小人那孙子聪慧多啦……”

    一时开心,老佃户夸奖她,等说完了之后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他孙子什么身份,眼前这位郎君什么身份,岂可比较?

    他孙子要是学不会这门手艺,估摸着要饿死,但郎君一辈子不知道谷物长什么样子,一样能锦衣玉食!想到这里,老佃户被吓得两股战战,双颊惨白,险些要双膝一软跪下来。

    却不防,姜芃姬反而露出十分开心的笑,对着他温声细语。

    “看了也不难,只是很多地方需要注意姿势和力量,不然的话长时间下去,全身都会痛?!?br />
    老佃户不知道什么姿势和力量拿捏,这些都是他一辈子干活积累摸索的经验。

    徐轲站在一旁,脸色稍稍好转。

    姜芃姬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老佃户说了冒犯的话,反而手脚麻利地将剩下来的稻子都割了。

    一刻钟之后,她坐在田埂上晃荡两条细白的腿,额头隐隐渗出一些薄汗。

    “郎君要不去敷些药……”

    徐轲手中拿着一瓶棕色小瓶子,里面装着化瘀止血的膏药。

    姜芃姬看看他的手,再看看自己小腿和足心被稻谷以及异物划伤的细小伤口,

    她明白过来,反而摇摇头,指着自己身边的地方,示意徐轲坐下来。

    “那位老农并非有意冒犯郎君……”

    徐轲对旁人情绪感知敏锐,对自家郎君的了解也慢慢加深,知道对方的心情不是很好。

    思来想去,似乎也唯有老佃户那句话冒犯人了,让对方不快。

    只是,徐轲这次可想错了。

    姜芃姬身上有很多缺点,任性妄为、肆意自负、嚣张桀骜……这似乎是这个时代世家子惯有的通病,然而姜芃姬和那些人不一样,她不会对无辜的弱者下手,更别说老农人并无恶意。

    “你这是再替人求情?”姜芃姬哑然失笑,道,“孝舆,求情的前提是你得了解事情始末,知道真相,不然求情不成,反而会火上浇油。我并没有因为那件事情生气……”

    徐轲认真道,“但郎君心情的确不愉快?!?br />
    姜芃姬笑了笑,反问他,“那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开心呢?”

    徐轲懵逼了。

    他甚至怀疑,对方心情不是不好,而是单纯借题发挥折腾他吧?

    徐轲拱手,双颊微红,“轲不明白,还请郎君明示?!?br />
    姜芃姬啧了一声,不答反问道,“你觉得我刚才收割谷物,有没有拖后腿?”

    徐轲:“……”

    果然是冲着他来的!

    没等徐轲懵逼完,姜芃姬又说,“别看我现在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其实也腰酸背痛。农活,不是说有一把子力气就能做的,不通省力诀窍,肯定会累得肌肉发胀,全身酸疼……”

    徐轲安静听她讲,瞧着对方的侧脸。

    讲真,他总觉得郎君的面容有些秀气过头了,好似女子。

    不过如今的风气就是这样,男子出门必要熏香,簪花傅粉,身着艳丽。

    一群妖娆贱货!

    自家郎君看着秀气一些也很正常,毕竟年纪还小,雌雄莫辩。

    等年纪大了,区别就大了。

    “太辛苦了?!?br />
    姜芃姬如今的身体素质在她眼里就是个渣渣,但放在同龄人乃至成年男子堆里,鹤立鸡群!

    这样的素质,干了一刻钟的农活,竟然也觉得有些疲倦了。

    她觉得有些得不偿失,付出的辛劳和收获的成果完全不成比例。

    只是,她这么想,其他人却觉得她十分能干,悟性高,不比那些经验老道的佃户差。

    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思想代沟太大了。

    “郎君无需如此辛苦?!毙扉鸬?。

    她的身份和那些佃户不一样,后者需要依存土地,她什么都不用做就能锦衣玉食。

    “你这么想可就错了?!苯M姬双手十指相抵,手肘支在膝盖上,“我亲身下地感受了一番,方觉得佃户辛苦,百姓勤劳耕作的付出和汗水与他们秋收的收获,完全不对等?!?br />
    徐轲暗暗纳罕,这世上不对等的事情多了去了。

    “若是家家户户能普及更加先进的农具,无需耗费多少气力就能收割完一亩田,不流半点儿汗水,提高效率……”姜芃姬嘴里低声喃喃,她脑子里知道的办法,根本无法在这个世界实施,只能折中想别的办法,“原本一个时辰才能收割的田,半盏茶的功夫就能弄完……”

    徐轲:“……”

    自家郎君……不是干农活干得脑子坏了吧?

    “我要回去想想,这里的事情你负责看着。借出去的部曲谁敢偷懒,回去让总教头操练死?!?br />
    姜芃姬仿佛有了什么想法,起身穿上放在一旁的木屐,根本不管徐轲。

    徐轲:“……”

    喂,别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吊着胃口好难受!

    他伸出尔康手,奈何郎君健步如飞,穿着那样的木屐走在田间,还能如履平地,就差飞了。

    挥一挥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徒留懵逼的徐轲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