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佘和风仁乃是君子之交,两人私底下关系很不错,一般都是谈谈文学理想,评论一下政事,很少会涉双方的工作内容……这般友情和相处模式也让风仁觉得轻松,关系自然差不了。

    “夫君时常说柳郡守是个浑人,如今一瞧,奴信了?!?br />
    风夫人满脸笑意地将信件收好。

    虽然是加密的信,但里面的内容却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地方。

    无非就是拉拉家常,叙述一下这几年的遭遇,表达一下思念之情,顺带做个媒,闲谈自己即将动身来上京,没个地方住,让风仁帮忙先安排一下,免得他到时候风餐露宿。

    内容诙谐幽默,根本不像是名满天下的柳郡守的口吻,更像是个没长大的大男孩儿。

    “呵呵,他还有更浑的……”风仁开口,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蓦地住了嘴,言语含糊地道,“……总之,这人不能只看表面。瞧着风光霁月,内里却是个混不吝色的……”

    风仁夫妇成婚多年,感情一日好过一日。

    两人又谈了一些内容,起身一块去用膳。

    与此同时,中书令风仁被皇帝斥责,甚至是摔了茶杯的事情也插了翅膀一般飞到了上京各个人家,那些背景家世一般的人人自危,朝中权柄颇大,腰杆子硬的则冷眼旁观。

    他们都以为风仁受了这般委屈,怎么说也会甩脸,抱病在家几天。

    殊不知,人家第二天照样该做什么做什么,除了额间那点儿痕迹,瞧不出半点儿不同。

    一些心理明清的老臣见了,不由得长吁短叹。

    官家这是把风仁彻底得罪了。

    中书令又如何?

    风氏满门上下,位极人臣者不计其数,人家还会看重一个中书令的位置?

    看似重用,实际上官家无时无刻不在忌惮风仁以及风氏。

    这般情况下,还能指望风氏能尽心尽力为国效忠?

    风仁始终未动怒,不是他脾气有多好,仅仅是因为不值得生气罢了。

    因为沧州孟郡的民乱,周边郡县多有波及,百姓哀嚎遍野,民不聊生。

    路上处处能见到衣衫褴褛,不少孟郡的流民携儿带女逃往其他郡县,也给当地带来了极大的安全隐患和治安问题,流寇更是趁机作乱,烧杀抢掠,无所不为。

    在这样一片大环境下,河间郡却显得有些格外平静。

    匪寇多半已经被姜芃姬收拾了,挑挑拣拣收编一部分人,这些人不仅没有成为隐患,反而为河间郡附近的安宁奉献了一份力量,当其他地方都沉浸在阴云之中,这里反而显得祥和。

    粮铺的限购进行得还算顺利,河间其他士族见领头人是柳府的,心中纵然有怨怒也不敢发泄出来,更加令人惊喜的是,不久之后魏府的粮铺也主动调整方针,以低廉价格对百姓限购。

    “他们倒是知道投桃报李……”

    柳佘得知这个消息,平淡一笑。

    姜芃姬眸子一转,问道,“父亲当真出面为静儿和怀瑜保媒了?”

    柳佘啧了一声,“不然呢?若是没有这样的乘龙快婿,魏府哪里会这么爽快?”

    姜芃姬推行限购的时候,魏府虽然没有落井下石,但也算冷眼旁观,如今才做出亲近的举动,这里头要是没什么PY交易,说出去都没人相信。

    “若是这样,我也放心了?;宠と似饭笾?,应该会好好对待静娴的?!?br />
    姜芃姬没想那么多,魏静娴嫁给风瑾,总比嫁给巫马君那个渣渣好吧?

    别的不说,风瑾的人品还是能信任的。

    柳佘暗暗摇头,自家闺女就是如此善良。以目前的情形来说,风瑾和魏静娴这桩婚事似乎很美好,但未来就……兴许自家闺女要承受双重伤害了……

    只是现在说这些还太早,谁知道未来会是个什么情形?

    柳佘跳过这个话题,对着姜芃姬道,“再过一月便是秋收时节,为父也要动身去上京面圣,你让你姨母给你准备好路上要用的东西。头一次出门,总该准备充分一些?!?br />
    “嗯?!?br />
    柳佘道,“部曲的人,你挑选一部分跟着,?;ぢ飞习踩?,另一部分安置在河间?!?br />
    姜芃姬如今的部曲规模已经扩展至一千五百人,这还是她精挑细选之后的结果。

    这一千五百人总不能全部拉走,顶多带个四五十跟着,其他人都要蹲守原地。

    姜芃姬点头,事实上她也不准备把这些人都暴露出来。这些部曲的素质参差不齐,每个人都需要好好打磨,沉下心来锻炼一番,哪怕柳佘不说,她也会这么做的。

    “父亲放心,我已经让孝舆去挑选合适的随从,其他人暂时留在河间,先由文证帮忙看照?!?br />
    虽然亓官让还没有正式入伙,但姜芃姬并不打算放着这么好的劳动力不用。

    徐轲肯定无法留下来,可孟浑还没有办法将一个千人部曲管理得井井有条,毕竟内政不是他的强项,加上他如今的身份比较敏感,需要避讳孟氏,很多时候是无法光明正大出现的。

    值得庆幸的是,亓官让留在河间,多多少少能接管徐轲的工作,她也不用担心部曲出问题。

    虽然是一个多月之后启程,各项事情已经开始准备。

    在交通和信息都不发达的远古时代,出一趟远门不容易。

    姜芃姬每天习惯性开直播,因为内容比较单一枯燥,她也没有碰见有趣的人或者事情,所以很多时候都是观众发弹幕自娱自乐,姜芃姬偶尔看弹幕打发时间,偶尔忙碌手上的正事。

    不知不觉,秋收临近,田野一片澄黄,到处都是劳作的农人和佃户。

    持续两月之久的限购也落下帷幕,粮价已经趋近正常,压抑在众人心头的石头终于搬开了,上至大人,下至小孩,纷纷露出轻松愉悦的笑容,暂时忘记外界的混乱。

    部曲人数稳定在一千五,平日里的主要任务就是训练,偶尔还有其他附加的内容。

    例如……农活。

    因为民乱没有得到有效遏制,外界的环境还是比较乱的,百姓都赶着收粮,生怕收得晚了,辛苦一年的农作物就要被糟践。只是每家每户的人手不足,收粮进度不快。

    姜芃姬偶然听到农庄佃户谈论这个事情,跟徐轲商量了一下,干脆把部曲的人全部租借出去做农活,力气大,吃苦耐操,每天只需要管饱就行。

    徐轲:“……”

    他真不想说自己认识这位画风清奇的郎君。

    更加清奇的是,郎君在田埂上看着佃户忙碌,竟然生出好奇心,也想下地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