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自朝会回来,怎么变成这个模样了?”

    风瑾的母亲听下仆说丈夫风仁下朝回来了,连忙出了正屋去迎接他。

    只一眼,她就发现自己丈夫在朝会上受了责难,心下一阵疼惜。

    若非责难,一项衣冠整洁的丈夫怎么从朝会回来,额头还带着些茶渍?

    “沧州孟郡早几月前就出了民乱,如今才一纸书信传入宫中,官家不震怒就怪了?!狈缛驶肴徊辉谝獾厮档?,接过夫人递来的帕子擦了一把脸,叹声道,“如今民乱难以抑制,波及沧州附近几郡,百姓流离失所,乱匪丛生,北疆三族又狮子大开口,官家自然要宣泄愤怒?!?br />
    风夫人容色一肃,愠怒道,“夫君好歹也是堂堂中书令,官家竟然连这点颜面都不给,此事传出去,夫君以后如何震慑百官?更遑论,沧州孟氏民乱一事,耳朵不聋、眼睛不瞎的,多少都知道一些,官家如今才得信,难道不是他自己的罪过?偏要拿夫君撒气!”

    风仁嗤了一声,他对如今天子的作为也十分看不上眼,不过自家夫人脾性爆裂,如此维护他,他心中还是觉得暖暖的,不由得抬手握住风夫人那双保养极好的细嫩柔荑。

    “为夫无碍,夫人还是勿要轻易动怒才好。怒则伤肝,为夫心疼着呢?!?br />
    风夫人没好气地睨了一眼风仁,抽出手嗔道,“孩子都要成家立业了,老的还这么不正经?!?br />
    “这都这么多年了,夫人还这般羞怯,倒衬得为夫举止不端了?!?br />
    风仁温和笑笑,夫妻俩携手回了正院。

    风夫人命下人备好热汤,让风仁能舒舒服服洗个澡,换一身干净的居家春衫。

    “唉,话虽如此……”风仁坐在桌案前,他家夫人正拿着绣花绷子在一旁细细绣着墨梅图,“官家这般作为,的确是寒了不少臣下的心。整日在上阳宫内笙歌不断,不关心外事……”

    当皇帝的,哪个不想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如今东庆皇帝一直实践后者,上阳宫是真正后宫佳丽三千,陛下还颁布宫令,命令宫中女子皆不得穿衬裤,方便他随时行乐,风仁每次进宫都不敢多瞧一眼,生怕看到辣眼睛的画面。

    若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这位皇帝还喜欢去大臣家中“小坐”,被玩弄的臣妻不知凡几。

    简直荒诞无比,比之官家的亲兄长,东庆前一任皇帝——庆炀帝来说,也惶不多让。

    登基多年,官家上朝次数,一年到头屈指可数。

    沉溺美人,无法自拔。

    风仁偶尔也会怀疑,如此纵欲,当真不会马上风,死在女人肚皮上?

    虽说如今世家当道,但这和皇帝沉溺声色、不理朝政也有莫大关系。

    世家权柄越大,越是掣肘皇权,皇帝越是无法享受君临天下的快感,处处被管辖,然后越是喜欢纵情声色,越是不理朝政……也没法理了……然后世家权柄越大……一个恶性循环。

    野心勃勃却又不喜欢管理朝政,想要打压世家拿回权利,却没这个本事。

    这天底下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

    如今东庆这位皇帝啊,除了比他兄长能生儿子,能夜御数女,也没别的能拿得出手的了。

    风仁心态平和,哪怕被皇帝喊去书房摔了一杯茶,如今也能气定神闲地跟自家夫人唠嗑。

    “管他呢!”风夫人不甚在意地说道,“他们疯疯癫癫,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瞧你,额头都磕破一道口子了……抹点儿药,这几天都得忌口,免得伤好留下疤痕?!?br />
    除了东庆第一代皇帝有点儿作为和雄心之外,其他几位都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若非风氏朝中不能缺人,她才不想让自家夫君当什么中书令。

    都说流水的皇帝,铁打的世家,风氏再怎么着,也落魄不到哪里去,管他皇室要不要作死。

    自家夫君早早便写了四五次折子,提醒官家沧州孟郡之事,不过人家皇帝忙着宠幸新宠,若非大事根本不想看见风仁,前年的折子还堆积着落灰呢,哪里会看风仁前几月写的折子?

    现在震怒?

    有什么用!

    “为夫担心怀瑜,他如今跟在四皇子身边,也不知道路上会不会碰见暴民……”

    “儿孙自有儿孙福,夫君不是常将这话挂在嘴边?怎么二郎才离开没几月,夫君就这么担心了?”风夫人将绣花绷子放在身旁,从桌案一脚拿出一封还封着的信。

    “怀瑜那孩子,平日里关心得太少……”接过信,一看,竟然是柳佘写给他的。

    风仁说道,他前几年才发现风瑾的状况,只是那时候性格已经形成雏形,想要纠正又怕适得其反,只怪他们夫妻太过看重长子,疼爱幼子,反而忽略了夹在其中的次子。

    “二郎都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了,夫君怎得比奴还要操心……柳郡守写了什么?”

    风仁一目十行地看完,低敛眉目,笑着道,“夫人方才还笑话为夫不正经,瞧瞧这人,这才叫不正经。好好一个郡守不当,跑来当媒人牵红线了……”

    风夫人也没有避讳,捡起信纸仔细瞧了一番,心中一动。

    “这个魏府大娘子……倒是没听说过……”因为风瑾的兄长已经定亲,现在该轮到他了,所以风夫人最近半年一直在相看适龄的士族贵女,正犹豫不决呢,“不知是什么脾性……”

    “查查不就知道了,能被柳佘瞧上眼的,恐怕不会太差?!狈缛仕档?,“河间魏氏……配怀瑜倒是堪堪可以……若是脾性不错,怀瑜又没有异议,倒是可以选她?!?br />
    风氏乃是高门大户,风瑾的兄长是袭宗的嫡长子,他的妻子就是未来的宗妇,自然要精挑细选,身份家世才学容貌都不能低,而轮到风瑾这个嫡次子,要求就没有那么严苛了。

    倒不是说对风瑾不好,而是怕妯娌身份相近,容易生出不该生出的心思,对家庭不好。

    所以,风瑾的妻子,身份地位反而其次,他们更加看重人品才学以及性情。

    要是一个泼辣刁钻有野心的,撺掇着风瑾和长兄争夺宗族家产,这可就不行了。

    家庭和睦,兄弟相亲,这才是兴盛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