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笑着道,“天时地利人和都在我这边,这次能成功,侥幸居多?!?br />
    亓官让赞同地点头,“这次的确侥幸?!?br />
    要是柳佘不在柳府而是在浒郡上任,姜芃姬想要成功,也要经受一番波折。

    不说暗杀这种粗暴的手段,寻常商业竞争之中,其他杀人不见血的脏手段多得是。

    那些见钱眼开,追逐利益的人,有的是法子把她的名声搞臭。

    哪怕姜芃姬初衷很好,但对手诚心要欺负她,她也得闹得满头包,限购根本推行不出去。

    究其根底,不过是百姓太容易愚弄了,听风就是雨,甚少有自己的判断能力。

    “按照这个态势,粮价应该不会比粮铺定出来的更高了?!苯M姬吃了一口茶,嘟囔道,“希望能平平安安撑到秋收,这样的话,百姓应该不至于闹出大规模的粮荒?!?br />
    “也不能因此而放松警惕,毕竟沧州孟郡的民乱已经波及河间等郡县,乱民如何安置,还是个极为头疼的问题?!比羰俏薹ㄔ际庑┝鞔艿陌傩?,当地的治安水准也会大幅度下降。

    姜芃姬眉梢一挑,笑着道,“那是河间郡守以及其他世族贵胄的问题,还轮不到我们忧心?!?br />
    亓官让噎了一下,也是,他俩都是一介白身,未有功名,烦这些事情做什么?

    姜芃姬道,“相较于这些,文证还是想想如何当新郎官吧。魏娘子还年幼,你多担待一些?!?br />
    “这是自然?!?br />
    亓官让容色缓和了些许,透着一股暖意。

    这边,姜芃姬揶揄打趣亓官让,后者始终见招拆招,另一边直播间却有些愁云惨淡。

    为何?

    因为姜芃姬这个主播太不按照常理出牌了。

    你说她从星际穿越古代当主播,大小也算是穿越女吧?

    按照一般穿越小说的套路,但凡身边人模人样的男人都会对她产生别样的情愫才对。

    男主可以只有一个,但是友爱的男配一定要从二排到正无穷!

    追了好几个月的直播,出现的男性就那么几个,其中比较看得上眼的就那么几个。

    亓官让竟然要结婚了!

    【无脑砸罐子啊】:不开森,我还以为亓官让会是主播CP,能擦出爱的火花,他们平时相处挺有感觉的……啊啊啊,没想到亓官让竟然真的要结婚了,站错CP好蛋疼啊。

    【嘿,你的益达】:我记得亓官让现在是二婚了吧,你们哪里看出他和主播般配?

    【食堂打饭阿姨】:#托腮,虽然我也挺喜欢这一款的,不过感觉亓官让并不适合主播,两个人的性格有部分重合的地方,臭味相投,当个损友还差不多……而且,主播年纪好小。

    对哦,虽然不知道主播以前几岁,但现在也就十二岁的样子,来年才十三。

    【春冽】: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举个栗子】:三年血赚,死刑不亏!

    【心若冰清】#托腮,虽然大叔萝莉恋不错,但是我更加心水青梅竹马啊,风瑾少年多好。

    【鸡年大吉吧】:我更加喜欢徐轲,忠犬和傲娇主人的CP我也是不嫌弃的。

    【再举个栗子】:按照你们这么说,那个叫韩彧的少年也不错啊,和主播组个欢喜冤家CP。

    连柳佘这个正统爸爸都没担心闺女婚事,直播间的小伙伴已经开始扒拉姜芃姬遇见过的各类男性,希望能用火眼金睛从这些人中间找出姜芃姬以后的另一半。

    【老司机联萌】:操那么多心干嘛,主播以后是嫁是娶还不一定呢。

    一语既出,震惊四座。

    直播间的观众纷纷反应过来,依照姜芃姬这个尿性,还真没必要担心这个。

    【老司机联萌】:依照我的看法,你们说的那几个和主播都不般配。首先就是年纪,他们比主播都要大几岁,按照古代这个早婚早育的尿性,等主播十七八岁了,他们不是结婚了就是老婆死了准备二婚,你们觉得主播是当小三呢,还是给人当继室填房呢?

    这个观众的发言让不少人都觉得心里不舒服,光是想想那种场景都觉得膈应。

    主播的优秀有目共睹,不少观众能热情追直播那么久,还不是为了姜芃姬本人的魅力?

    如果连这样的人都要当小三或者给人当继室,总觉得像是吃了隔夜的山珍海味一般。

    【老司机联萌】:主播还有好长的路要走啊,谈感情太早了。世界那么大,还会有更加优秀的人,干嘛要把眼光局限在仅有的几个人物上面?亓官让不会是主播CP的,只会是好友。

    虽然姜芃姬并没有将直播间观众的弹幕放在心上,但那位【老司机联萌】的确深得其心。

    一面留心弹幕的内容,一面跟亓官让谈笑风生。

    “再过些时候,兰亭要随柳郡守去上京了?”亓官让倏地说起这个话题,颇为遗憾地道,“原想着能邀请兰亭出席婚礼,如今一看,大概是无缘了?!?br />
    “嗯,该离开了,孟氏那边也要反应过来调查了。虽然我自负手脚干净,不留线索,但难保孟府不会怀疑到我头上?!苯M姬摇摇头,说,“不仅如此,父亲和魏渊先生已经举荐我去琅琊求学,迟早要离开这里……不过你和大娘子的婚礼,我人到不了,礼一定送到?!?br />
    风紧扯呼,该溜别的地方避一避风头。

    韩彧之前说了,姜芃姬此时去琅琊郡也会扑个空,因为渊镜先生要带着门下学子去上京参加考评,正巧柳佘又是这一届的总考评官,姜芃姬跟着他一起去上京,正好能碰见渊镜先生。

    亓官让感慨一句,“不知此次离别,何时才能相见?!?br />
    姜芃姬笑着说,“我需要你的时候?!?br />
    两人相视一笑,等那个时候,亓官让也要真正入伙搞事了。

    不过在那之前,她还得去物色其他人才。

    总不能靠徐轲一个人扛着吧,要是把人累病咋办?

    且不说河间郡其他被驴的粮铺掌柜如何暴跳如雷,经过一番宣传造势,河间郡的粮价已经渐渐稳定下来,虽然还是比平日里的昂贵,但普通百姓咬牙也能买得起,不至于全家饿死。

    在这种看似平静的表象下,一封加急书信传入了上阳宫,朝野震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