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有便宜的粮食,但折腾什么限购,这就让不少百姓觉得排斥和厌恶。河间郡这个地方说大不大,但是说小也不小,为了一两天的口粮,特地跑一趟粮铺,实在是麻烦。

    “你们铺子是没有粮食了吧?有钱不赚,弄什么限购?”

    人群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对方身穿粗布麻衣,头发用秸秆绳捆扎,看似十分普通的农人。

    此时,围在粮铺面前的百姓像是得到了指点,忽然开窍了,叽叽喳喳地谈论开来。

    “没粮食就没粮食,这么折腾人做什么?你们家不卖,河间还有其他卖粮食的铺子。如今这个世道也不安全,出门老远一趟就是为了那么点儿口粮,要是碰见那些坏人咋办?”

    这话又说中了不少人的心思,心中忧虑更甚。

    是啊,为了那么点儿粮食,冒险出门老远,这不是害人么?

    “……就是,有粮食还是没粮食,给个准话。要是有,痛痛快快卖,要是没有,也别耽误俺们时间,俺们好去别家买。要是被你们耽搁时间,到时候粮食又涨了,你们铺子负责么?”

    “黑心挨千刀的,也没见你们卖得比别人便宜多少,尽折腾这些花样……到底卖不卖,不卖走人了!”人群响起不少尖刻的声音,一句句都指向粮铺,动摇百姓的心。

    亓官让老神在在立在一旁,旁人听不出来,但他却听得出那些挑拨离间的人,口气听似很冲却没有恶意……与其说是挑拨人群,还不如说是在炒热气氛,引导百姓视听。

    故而,他并没有站出来讲明限购的好处,而是唇角带着些许玩味,视线落向粮铺内。

    他倒是要看看,柳郎君到底还留了什么后手。

    眼瞧着诸多百姓已经被挑拨得火冒三丈,群情激昂,粮铺掌柜这才急急忙忙提着衣裳下摆,跨过门槛,脸上盛满了惶恐之色,对着人群做了一个圆揖,人群的吵闹声这才稍稍降温。

    “父老乡亲,小铺小本经营,能在河间这里站稳脚跟,全赖各位平日里关照?!?br />
    掌柜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不过百姓偏偏就喜欢听这样顺耳的好话,情绪再一次被安抚。

    “好话谁不会说,讲点儿实在的。你们这里有没有粮食,俺好不容易凑了钱过来,打算多买一些,你就折腾什么限购,诚心得罪人是吧!”人群不知道是谁开口,态度横得不行。

    掌柜忙得额头还带着热汗,苦笑着道,“乡亲们呐,这话可就诛心了。小铺弄这个限购,本是为了大伙儿好,怎么到你们嘴里,反而是找事儿呢?粮食,自然是有的,很充足……”

    “那你们弄什么限购?生意还做不做了!”

    掌柜话没有说完,又被那个声音打断了,此时人群隐隐有些同情掌柜。

    他的服务态度挺好啊,姿态放得也低,偏偏碰上脾气冲的,这会儿被逼得多可怜。

    “这生意自然是做的,但限购也不能不做?!闭乒裼质亲饕?,严肃深沉道,“如今世道不安稳,谁不想将自家米缸填得满满的?可近日来,粮价飞涨,乡亲们也看在眼里……”

    “知道自己卖得贵,也不知道便宜点儿卖,唬谁呢!”

    亓官让听着掌柜和托儿之间一来一往的对话,险些笑出声。

    柳郎君果然是个妙人,这般损的法子,对方都敢使出来。

    掌柜拍拍自己胸脯,对着人群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开门做生意,谁不想赚钱?”

    人群静静听着,掌柜内心早已经背下腹稿,说得慷慨激昂。

    “只是,商有商道,这般趁火打劫之举,小店也不屑去做??晌稳缃褚脖瓿稣獍愀甙旱募鄹??实在是不得已而为之!大家伙儿想想,要是小店依旧卖得廉价,到底是乡亲们买得多,还是那些趁机屯粮发财的人买的多?昨日小店并同其他两家,整整卖出了两千石……”

    卖出两千石?

    这个生意不错啊,既然还有那么多余粮,为啥不卖弄什么限购?

    众人听得一脸雾水,有些人却已经明白过来了。

    估摸着,这两千石多半是被那些屯粮的买走了,而不是被真正需要的百姓买走!

    “……若是按照这个速度卖下去,不出七八天,小店的粮库就要被搬空了……”掌柜这话说得有些发虚,别说七八天,估摸着连两三天都扛不住,“主家郎君思来想去,这才想出限购的法子,让真正需要的百姓能买到粮食。限购之后粮价比现在还会低一些……”

    花言巧语再多,也抵不过一句“限购之后粮价比现在还会低一些”!

    如今粮铺的粮食比平日里的确贵不少,但比那些动辄贵了九倍十倍的粮食却要便宜很多。

    咬咬牙,很多人家都能买得起。

    这么说,不少百姓的心开始动摇,偏向粮铺这边。

    掌柜趁机加了一把火,朗声道,“乡亲们,如今世道虽然艰难,但上天庇佑,今年应该能有小丰收。再过两三月,诸位也该着手准备秋收了,到时候粮食也能缓过来,大家不愁饿肚子。小店限购,说实在的,赚不到多少钱,但要是能让大家伙儿顺顺利利挨到那个时候,少赚一些就少赚一些,至少心里踏实,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在商言商,商有商道!”

    亓官让手中羽扇举起,掩住唇角勾起的弧度。

    柳郎君这一手,实在是漂亮。

    限购抑制粮价,换成旁人恐怕要被暗中折腾死,毕竟这一手触动了不少人的利益。

    只可惜,柳郎君本身也出身高贵,乃是柳府二房唯一的嫡子,

    只要柳佘不倒,河间的士族就要忌惮“他”。

    限购之举,让不少摩拳擦掌、准备赚大钱的黑心商贾亏损又如何?

    想要动柳羲,也得看看柳佘答不答应。

    柳府粮铺的生意依旧红火,购买粮食的百姓络绎不绝,

    对他们来讲,哪怕多赶一两个时辰的路,但只要能买到便宜的粮食,这些都是值得的……

    “这才是真正的生意人??!”

    不少百姓由衷发出感慨,特别当他们发现其他粮铺不降价反而又涨价的时候,更加钦佩了。

    “兰亭这才叫名利双收!”

    亓官让看了戏,回头就去柳府拜访姜芃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