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算柳府的三家粮铺,河间大小粮铺还有二十八家,昨日降价一次之后,今日全部采取光望的姿态,可见他们已经怀疑我们粮库的储粮。既然如此,何不诱哄他们过来买粮?”

    对于一家粮铺而言,几千石粮食数目很大,但二十八家练手的话,根本算不得什么。

    姜芃姬已经仔细做好预算,留下一部分用于限购,另一部分全部高价脱手给这些冤大头。

    徐轲:“……”

    蓦地,他有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寂寥。

    自家郎君太能干,当左膀右臂的自己好惆怅!

    “可……他们真的会这么做么?”

    徐轲到底对生意方面不了解,心下有些忐忑。

    其实姜芃姬知道也不多,毕竟她是基因战士出身,战斗才是她生活的主流,学习的技能和知识也多半向实用性战斗靠拢,但她生活的时代信息极度发达,耳濡目染总看会一些。

    不是内行,但依样画葫芦还是可以的,更别说远古时代对商业打压,她自然能玩转得过来。

    “自然会。哪怕我们不放出储量不够的风声,他们也已经暗暗试探了?!?br />
    做生意,姜芃姬就是个外行,但要说坑人,谋求利益最大化,她便是这一行的老祖宗!

    不管是远古时代还是她以前的时代,为将者,自来不是什么鲁莽无脑的人。

    相反,这些人多半大智若愚,看似粗苯,心里心眼儿多得是。

    姜芃姬能被老上司看中,从众多候选者中脱颖而出,成为军团长,统领一军,自然不俗。

    “让粮铺掌柜注意一些,将每一个购粮百姓的面容形貌记下来,还有他们购买的粮食?!苯M姬道,“若是所料不错,这些粮铺应该会派遣人手悄悄从咱们粮铺购粮,试探虚实?!?br />
    她继续说,“你要做的便是让一早准备的托散播流言,同时令粮铺掌柜和伙计暗中做戏?!?br />
    做戏?

    做什么戏?

    自然是暗搓搓谈粮仓储粮不太够,让掌柜询问主家下一步棋该如何走。

    只要他们过来购粮的人“无意间”听到这话,并且将其带回去,姜芃姬的目的就达到了。

    徐轲内心一叹,道,“喏,轲这就下去办?!?br />
    “嗯,去吧?!?br />
    别看徐轲年纪不大,但做事周全沉稳,将事情交给他,姜芃姬一向很放心。

    姜芃姬料事如神,晌午之后的确有好几位百姓购粮数额颇大,其中一人甚至买走了整一石!

    一石,若是其他时候,家中稍有余钱的百姓都买得起。

    可放在如今这个粮价飞涨的时候,一石可不得了。

    一直挨到了日暮西垂,柳府粮铺的伙计急急忙忙从侧门跑进粮铺,急得顾不得擦汗,眼神慌张地瞧着掌柜,似乎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禀报,却又碍于其他百姓在场,不好直说。

    掌柜见状,放下手中接待的客人,与伙计到一角低谈,隐隐能听到一千九百石、不够之类的字眼,粮铺内部喧闹非常,到处都是购粮的百姓,二者的谈话若非有心,很难听到。

    偏偏,这一批购粮的百姓之中,有不少“购粮者”全是其他粮铺的眼线。

    “你这话可是真的?”

    眼线回答,“是真的,真切听到他们说储粮不到一千九,继续这么卖下去,撑不住几天?!?br />
    前者听后,沉吟半响经,内心做了个决定。

    除了柳府三家粮铺,其他二十八家粮铺都指望着这次能大捞一笔,眼瞧着购粮的百姓都去了对手店铺,他们心里瞧着也着急,甚至有两家已经决定第二日也降价算了。

    乍一听到这个消息,纷纷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激动。

    一千九百石,分摊到二十八家粮铺也没多少。

    若是将柳府这一批粮食吃下,他们就能顺理成章继续涨价,依旧是盈利的。

    如今沧州民乱消息愈演愈烈,流民百姓不仅波及到了子???,甚至已经传到了河间,这正是大赚一笔的好时机,过了这村就没有这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岂能被柳府搅和黄了?

    一句话,买买买!

    于是,第三日,柳府名下三间粮铺迎来一大波购粮“百姓”,也带动真正的购粮者,让那些还想继续光望的百姓下定决心购买……他们都听到流言了,柳府便宜的粮食快没啦!

    现在再不买,以后只能去买价格上天的粮食了,买不起只能饿死。

    第三日,粮铺的生意达到了巅峰。

    直到粮铺关门,还有不少没有买到粮食的百姓在门口徘徊,掌柜和伙计只能温声细语地劝说他们离开,“今天的粮食卖完啦,还想买就明天再来吧,现在粮铺要打烊了?!?br />
    百姓面面相觑,心中却以为掌柜这话仅仅是敷衍他们的,心中失落无比。

    第四日,粮铺的生意依旧好,但不到晌午却打烊关门,这更加证实了粮铺粮食不足的传言。

    “哼,柳郡守治理一方有功,但在经商方面却是一窍不通,舍了西瓜丢芝麻,愚不可及?!?br />
    不少人心中暗笑,柳府的确是猛赚了一波,但也只是这样了。

    若是沉得住气,原本能赚五六倍,乃至更多的银钱!

    第五日,河间郡的粮铺像是商量好了,纷纷将自家粮铺的价格又往上调整。

    价格放在这里了,爱买不买,不买就等着一家子饿死吧。

    只是,预料中的客户却没有来,仔细询问之后,几家粮铺的掌柜,险些气出心脏病。

    原以为柳府的粮铺今天不会再开张了,但百姓却发现他们比平日里更早就开了铺子。

    “诶,这是啥?”

    百姓看着粮铺外头竖着的牌子,看不懂。

    “这是限购?!?br />
    此时,一名青色儒衫的男子手中握着羽扇,立在人群,不是亓官让还能是谁?

    “何为限购?”

    一百个百姓,九十九个文盲,哪里懂得什么限购。

    对于读书人,百姓都是尊敬的,纷纷给亓官让让出一条道,让他方便看到牌子。

    他从容上前,咬字清晰地念了一遍牌子上的内容,尔后又用百姓听得懂的方式解释一遍。

    “粮铺依旧开张,只是每位百姓一日最多只能买一家四口两日嚼用的粮食,多了不卖?!?br />
    限购?

    这种售卖方式,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不少百姓都觉得有些无法适应。

    若是这样,岂不是意味着他们每过两三天就得跑粮铺一趟?

    为何不能一次性就卖呢?

    弄得这么麻烦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