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提高竞争力,要么从商品本身、服务态度入手,要么从价格入手。

    如今的百姓只求糊口活命,那些高质量的服务都是虚的,花最少的钱喂饱肚子才是真的。

    因此,其他粮铺想要跟姜芃姬竞争,只能随之降价。

    一旦他们降价,姜芃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价格战一向很坑,占据优势的一方会越战越勇,跟在屁股后头效仿的,只能被牵着鼻子走。

    更别说,她根本不是以赚钱为主要目标。

    跟她胶着,绝对会被坑得不要不要的。

    准备的那几个托,其实就是为了混淆那些粮铺视听的棋子。

    “喏?!毙扉鹩ι卮?。

    姜芃姬放下掀开的车帘,收敛眉目,突然问他,“你觉得,此次风波是谁的锅?”

    徐轲:“锅?”

    “谁的过错?”

    姜芃姬又问了一句,貌似徐轲根本不理解“锅”的含义。

    徐轲认真思考,神色严肃。

    毕竟是自家郎君给他的考验,要是表现差劲,多少也会影响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分量。

    这段时间相处,足够让徐轲明白一个道理——郎君用人,根本不看其他条件,只看能力。

    若是自己在对方心中是一个无能的印象,以后也不会得到重用。

    只是,郎君这个问题太过宽泛,令徐轲有些拿捏不定。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姜芃姬问。

    徐轲连忙道,“轲无能,但对郎君这个问题,也有些许薄见。若从表面来看,应该是沧州孟氏之祸,连累河间百姓为生计发愁??勺邢干钕?,轲又觉得不应只是如此?!?br />
    姜芃姬不置可否,继续问,“还有么?”

    徐轲壮着胆子回答,“兴许……算是世家之祸……”

    姜芃姬视线飘到徐轲脸上,直播间的观众可以清晰看到徐轲表情僵硬铁青。

    【醉斩白蛇羹】:哈哈,主播别这样,你快把徐轲少年吓到了。

    【牛排肉丝细面】:不过徐轲少年也真是作死,主播现在的身份就是世家子,在人家世家中人面前,说这一切都是世家的锅……根本就是在找打,吃枣药丸。

    【老司机联萌】:#托腮,楼上这话可不对,主播对世家也很看不顺眼好么。

    “这个回答太过宽泛了,万金油的答案,可我想要知道的是更加详细的内情。你说是世家之祸,然后呢?”姜芃姬并非是因为徐轲的冒犯而生气,只是对他的回答感觉不满意。

    于是,徐轲傻乎乎地怔在原地。

    “这个问题的确有些为难你。你为何不想想,粮食为何能这么无止境地飞涨?府衙为何就不能针对这点采取措施,?;ぐ傩盏睦??整整涨了九倍!几家粮铺像是事先商量好,说涨价就涨价,你涨我也涨。填饱了他们的钱袋子,却逼得无数百姓只能无奈饿着肚子?”

    徐轲面色讪讪地道,“粮铺多半在大族名下,储粮丰富,而官府并没有类似的法典……”

    更加重要的是,当官的多半是这些世家大族出来的,人家会故意跟家族过不去?

    姜芃姬面色不善,哪怕抑制粮价有些战果,但她的心情还是好不起来。

    她心情好不了了,其他人也别想好。

    抱着这个念头,她是铁了心要占据接下来两月河间郡的粮食市场。

    “如果你是河间郡守,你想要拯救这些百姓,你又会怎么做?”

    姜芃姬丢出另一个考题,徐轲心中叫苦不迭。

    谁不知道河间郡守就是一个吉祥物,没有权没有势,只有一个名头,根本压制不了猖獗的世家?待在这个位子上,哪怕有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看着这一切也只能冷漠以待。

    不过,徐轲也并非常人,苦苦思索一番,心中有了一个很大胆的设想。

    他家郎君一贯不按常理出牌,思想更是天马行空,作风也狂放不羁。

    既然如此,他何尝不改一下思维方式,兴许能有不同的答案?

    灵光一闪,徐轲心中有了一个办法。

    “若轲是河间郡守,身边虎狼环饲,手中无权无势,仅有一个郡守的名讳,更加阻止不了飞涨的粮价……既然如此,何不鼓励粮铺商贾继续将粮食价格抬高,抬得越高越好?”

    姜芃姬眸色一亮,唇角噙着一抹淡笑。

    直播间的观众小伙伴看懵逼了。

    不是说要抑制粮价么,为何徐轲这个回答,反而得到主播的赞同?

    【老司机联萌】:我大概明白徐轲少年的主意了。鼓励粮价飞到天上,暗中派人去临近郡县宣传,鼓励那边的粮户将粮食运到河间售卖,供应大了,而需求不变,价格自然会降低。

    商贾追逐利益,这句话放到什么时代都是通用的。

    “不过,这个办法只能用一次?!?br />
    姜芃姬点点头,徐轲的回答让她很满意。

    怎么说也是她看好的内政人才,姜芃姬希望徐轲更加得用一些,毕竟……她现在太缺人了!

    再没办法招到合适的人手之前,只能让徐轲变得更加有用。

    同一时候,徐轲少年脊背一凉,隐隐有些不详的预感。

    再说其他粮铺,原本门口都徘徊着不少客人,哪怕未必会景点买,但都是潜在客户。

    不过半天时间,这些人突然全部消失了,这让预备赚大钱的粮铺掌柜万分懵逼。

    打发粮铺伙计出去打探消息,查一查到底怎么回事,然后很快就有回复。

    “谁这么大胆?”

    粮铺掌柜冒火,这是虎口夺食!

    伙计惴惴不安地说出粮铺背后的东家,他就沉默了。

    看似是粮铺之间的竞争,但要是闹得太没脸了,那就要牵扯到各自背后的势力。

    伙计纠结地问,“掌柜的,咱们怎么办?”

    “啧,还能怎么办?先这么着,我先去府里一趟,请示一下大管家?!?br />
    同一时间,河间郡不少粮铺掌柜都做出了同样的决定。

    粮铺属于赚不了大钱,却又很难亏本的生意,那些世家一开始也没将这点儿事情放在心上,让粮铺掌柜自己做主。

    那些掌柜回头一想,觉得少赚一些就少赚一些,反正也是赚,干脆降价到一样的价格。

    不曾想,姜芃姬前脚收到风声,后脚又降价两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