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姜芃姬开始采取措施的时候,粮价已经飞涨到和平时期的九倍有余,

    世家有自己的粮仓,储粮丰富,根本不愁吃喝,反而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将囤积在粮仓的陈年旧粮高价抛售出去,与之相反,百姓手中积蓄寥寥,眼瞧着一家子都要揭不开锅了。

    偏偏这个时候粮价涨势凶猛,不少人为此露出愁色。

    不少妇人在各家粮铺前面徘徊,眼巴巴等着粮食能再便宜一些,却不想每次都是涨价。

    “唉,再不买的话,家里那点儿积蓄,恐怕连一斗米都买不起了……”

    “……你还能买得起米,俺们家汉子前阵子摔断了腿,为了给他抓药已经花光了家里头的钱,今儿个还把唯一一只能下蛋母鸡宰了给他炖汤……真不知道,这日子可怎么过……”

    “也不知道发生啥事情,怎么粮食就这么贵了。再这样,家里的几个崽儿要饿肚子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哪怕她们都勤劳能干,手中没钱,家中没粮,家里几口人就要饿肚子,

    粮铺也不是善堂,价格哪里会因为她们穷就降下来?

    “这世道,一日比一日难过!”一名妇人叹了一声,说道,“前些阵子在城口茶肆帮忙洗碗赚零钱,听到几位军爷谈论,似乎是沧州什么郡地方,出了大乱子,离俺们又河间近……”

    距离近,意味着战火有可能燃烧到这里,也意味着将有无数背井离乡的流民流窜到这里。

    打仗什么的,哪家哪户听了不吓得打哆嗦?

    要是自家青年壮汉被征召当了兵,兴许就有去无回了。

    至于流民……人要是到了那种地步,烧杀抢掠,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兴许比匪寇打家劫舍还要狠,不少妇人光是想想都觉得全身颤抖。

    她们家中好歹有存银,此时还能去粮铺买粮食。

    其他更加贫穷的人家只能去山里挖野草、剥树皮寄,吃食还不如家中猪圈里头的老母猪,

    “要不再去其他粮铺看看?兴许有便宜一些的……”

    一名身穿深色麻衣的妇人迟疑地挽着菜篮,眼睛犹豫地望了眼不远处的粮铺。

    城内粮铺不少,货比三家,总有一家比较便宜。

    “早知道这样,早早就去买了……那时候觉得贵,谁知道粮价一日高过一日……”

    “可不是?之前俺家那口子还觉得俺头发长见识短,今年风调雨顺,粮食会比以前更加便宜,再等几天……现在可好了,愣是贵了那么多,也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过了……”

    几名妇人相携同走,嘴里有一句没一句地谈着。

    此时,一名身穿补丁粗衣的孩童嬉笑着从街口跑来,嘴里高声嚷嚷着。

    一名妇人抬手拦住那名孩童,细细问道,“诶,你刚才说啥了?”

    小孩儿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拦住了,十分自然地高声回答。

    “朱雀街狗尾巴胡同那家粮铺最便宜了,比其他铺子都要便宜了两成呢?!?br />
    “便宜两成是便宜多少?”

    小孩儿摇头,“不知道,粮铺东家这么说的,便宜两成!”

    毕竟只是顽童,徐轲知道那些孩子记不住粮价,干脆让他们记住最短的“广告”。

    几名妇人面面相觑。

    “要不去瞧瞧?”

    现在能省一文是一文,哪怕多绕大半座城也行。

    “去瞧瞧好了,那地方离这里不远?!?br />
    三言两语,几名妇人已经决定好了去处。

    为了更加吸引这些客户,姜芃姬特地将三家粮铺所处的区域划分成三份。

    以粮铺所处区域为中心向四周辐射,这块区域聘用的“移动广告”就会重点喊这家粮铺。

    等几位妇人赶到的时候,粮铺面前已经排起了长龙。

    一听旁边百姓的谈论,粮食价格依旧高,但的确比之前看过的几家粮铺便宜了不少。

    “这……便宜没好货,会不会他们卖的粮食生了虫子……或者掺了别的……”

    耳朵尖的,还能听到人群传来的讨论。

    立刻有人跳出来说,“之前有人买了两斗,看过了,白花花的,好着呢?!?br />
    对粮铺售卖粮食质量担忧的百姓岂止一位,这会儿听了,反而更加担心了。

    “这就奇了怪了……旁人都在涨,偏偏他们降……不都说商人黑心么……”

    一名排队买粮的汉子不干了,嚷嚷道,“你懂什么?不知道这家粮铺的东家是谁么?可是大名鼎鼎的浒郡郡守,听说浒郡那地方粮食多得能烂地上,卖得便宜怎么了,不爱买别买?!?br />
    “嘿,你这人说话怎么就那么冲?俺怎么知道这家粮铺的东家会是柳郡守……”

    普通百姓可能没有听过柳佘是谁,但提及浒郡郡守,第一印象就是有钱有粮,心还好。

    随着“广告”的推动,粮铺面前排起来的长队越来越长,不少晚来的百姓都担心自己买不上粮食,此时粮铺掌柜站了出来,对着人群作揖拱手,言明粮铺储粮绝对够!

    人群之外,姜芃姬和徐轲坐在马车内。

    后者望着人群,心中忧虑。

    购买粮食的人这么多,他真担心储备的粮不够。

    广告宣传的威力也超出了他的预料,排队购买粮食的人群还在增长。

    姜芃姬一眼就看出他的担心。

    平淡地道,“对于百姓来讲,如今的粮价还是太高了,他们绝大部分人还只是观望,不会大量购买,所以我们的储粮绝对能撑得下去。对了,之前让你准备的人,你准备了么?”

    徐轲拱手,“回禀郎君,轲已经安排妥当了?!?br />
    “嗯,等粮铺观望的百姓越来越多,你再让那些人出去?!?br />
    姜芃姬此次的目的是抑制粮价,而不是以如今的高价把手中的几千石粮食卖出去。

    她不仅让徐轲去聘用孩童和地痞流氓给粮铺做“移动广告”,走街串巷地吆喝,还让他准备了几个托,这些托自然不是糊弄购粮的百姓,而是动摇其他粮铺的掌柜。

    姜芃姬摆出了价格战,第一天就营造出储粮没有底线的假象,其他粮铺自然会紧张。

    没有百姓光顾,他们店铺里的高价粮食卖给谁?